看看十库kksk.org

人到中年,是不是特别想修复一些遗憾?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17 17:44
    时过境迁

    现在才算真的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在一家知名房地产企业奋斗到了大区一把手的位置上,微信上发消息告诉我。虽说有点意外他会跟我分享这个消息,但依旧说了恭喜和点赞的话,而后他却告诉我,他曾经喜欢我,希望在今日功成名就的喜悦加持下,能放肆一把,告诉我。

    还记得多年前,在校园里,我们同是学生组织的干部,多次在一起出席各种校际活动,他也曾暗示过,如果有一天,他是否可以追求我。但是,他说这话时,加了很多很多的限定和假设,种种试探性的言辞都在向我传递着,他“进可攻、退可守”的精明。我当时也许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太往心里去。而且,不久之后,他就有了女朋友,还邀了我们几个常在一起的朋友吃饭唱歌,仿佛那些说过的话,早已烟消云散。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他旧事重提。也许,就像他说的,这是一把放肆。于我而言,波澜不惊地遗忘,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在我看来,这也许依旧是一场“精明”——时过境迁,旧事重提有意思吗?

    但是今天,自己因故人心起波澜时才发现,有些事,真的是会意难平的。

    遗憾也许是人到中年,最不喜欢摊在一边不予理睬的事情。梦里、心里,总会惦记着,明知道什么都做不了,改变不了,却偏偏想要做些什么,去平复胸中暗涌的波涛。

    终于,还是打开了那个从来都没有一句对白的微信框。试探着去留言,期待得到对方的回复。

    难道,我这也是一种“精明”吗?

    但此刻,我自觉是很诚恳的。虽说那一句思念,永远说不出口。虽说,键盘的每一次敲击声,都让人想哭。 人打赏 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17 22:23
    看留言可能有人误会了。结构应该是:他想她,她想他,他不是他。 来自 | | 6楼 | | | | |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18 00:02
    看来我说的还不够明白,还是被误会了。本人并没有为事业有成的老同学动心,也不会为他时过境迁的表白打动,甚至一开始还有点不齿对方在现在才来表白的做法,认为对方过于“精明”。但后来反观自己,也另有让自己意难平的人,也会因为思念而想要去跟对方和解倾诉,当然最后不该说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口。只是似乎更能理解中年表白的老同学了而已。也许,他也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精明”,只是一样意难平而已。 来自 | | 12楼 | | | | |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18 13:10
    初恋的微信很多年前就加了,但从来没说过一句话,互不打扰的默契维持得很好,本来内心一直很坚定,不打扰是对大家负责…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平静的心再起浪潮。

    理智还是在的,主动联系了一下,但也只是问问父母身体,孩子读书好不好一类的,然后也就无话可说,沉默了。估计下一次联系也遥遥无期了吧。中年人的感情也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放在心里咂摸一下吧…

    不过想修复一些遗憾的心还是在的,这里澄清一下,修复不是要颠覆。算算这几年,也做了一些修复之事吧。例如,主动去敬老院看望了年轻时候跟家里断绝关系的爷爷;为啥断绝说来话长,就不展开了;把老家快变成危房的小楼重新修葺一新,让早年离异独自生活的父亲生活过的更舒适一些;再比如跟之前很讨厌的情敌握手言和;跟曾经有过龃龉的领导开诚布公聊开一些事…当然还有很多遗憾一时半会儿似乎也没法修复,但开始尝试修复后,心情却平和了很多…大约要走向不惑了吧… 来自 | | 18楼 | | | | |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19 10:01
    人真的很奇怪,虽说从小受的教育都是粪土金钱,但成人的规则里面,权贵总是自带光环,这大约是成年人不自觉的奴颜媚骨。

    想起另一个少年时期的追求者,因为比我年长,总是把我当小孩子看待,但这种看待并不全是照顾,很多时候是糊弄。年少时候很厌烦他身上的社会气质,觉得他太过圆滑,不知道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因此一直故意与之保持距离。

    大学毕业后他去了帝都发展,后来也结婚生子,生活美满。某一年出差帝都,他来酒店接我吃饭,司机立在路边老远见我就替我打开了车门,他坐在车里热情招呼,一时之间不是让人没有感概的,但交流之后年少时的感受却再度袭来。还是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感到怀疑。

    人跟人之间,就是这么奇怪。 来自 | | 20楼 | | | | |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20 11:09
    现在的生活平平淡淡,虽说没有达到财富自由的地步,但想买什么,想去哪儿,基本上都能靠自己实现,并没有觉得钱不够花。
    按道理,应该要知足的。
    但可能现在社会都比较浮躁和没有安全感吧。眼下的生活虽说还算如意,但心里总是不踏实,所以也总是感觉有种无形的压力笼罩着自己。这种压力现在也有一个比较通用的名称,那就是“中年危机”。
    感情上的遗憾,只是危机中占比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人生在世的意义,生命的最佳形态等等终极追问,更是久久盘亘在心中的难解之题。人说四十不惑,我这个奔四的人还在迷雾中探寻。要好的领导谈心时跟我说,她也有同样的困惑,没法解答,而且她也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我,不会到了四十就不惑的。
    更有意思的事情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了一个命运主义的人,对“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样的说辞,越来越表示怀疑。

    | 22楼 | | | | |
    作者:啊猫猫A 时间:2020-04-20 11:39
    读中学的时候,曾有一个非常要好的闺蜜,长得漂亮、也非常有才,在班上她是“圣女”级的人物,一开始非常欣赏甚至有点崇拜她,但可能挨得太近后会消解崇高,几年朋友做下来,慢慢发现对方也有不少的缺点。比如她对每一个人都非常的照顾,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她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人,但私下里,她却经常跟我抱怨,帮助了某某,某某却不知道感激,而且,还会用她惯有的幽默去嘲笑别人。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反感,她口齿伶俐,讲出来的话都非常有趣,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高级段子手。但后来看到一句话,觉得很能说明那种感受。——幽默是幽谁的默?应该是幽自己的默,如果拿别人去开玩笑,那就不是幽默了。
    现在回想,可能最开始跟她的嫌隙就是这样出现的。那时候并不是很会掩藏自己意见,慢慢和她开始有了争执和言语上的冲撞。但怎么说呢?虽说对她有很多的意见,但其实心里还是很看重这个朋友的,只是这份友情却渐渐成了我个人的一厢情愿。
    青春期的不稳定之处还不仅仅在于友情,少男少女之间懵懂爱慕的种子也开始萌生,而这种夹缝中生长的种子,对不稳定的友情更是毁灭性的。一个我们都不可能喜欢的男生,彻底搅黄了这份渐行渐远的友谊。那个暗中表白自己的男生,做了她的同桌,坐在前两排,每天和你的“朋友”在你面前上演交头接耳,谈笑生风,那种滋味,对一个青春期的女生而言的确是很难承受的。然而你不高兴,还说不出来什么,只能闷在心里。
    高考在即,每天被这种嫉妒、愤懑折磨着,寝食难安,170的身高,暴瘦至100斤,每天还要鼓励自己,加油。久而久之,这种得不到纾解的负面情绪演变成了对她的恨意。
    高考结束后,同学之间都留了很多照片做纪念,某天傍晚在家里阳台上翻看这些照片,翻到了她的,一阵阵厌恶涌上心头,于是突然产生了一个很恶毒的想法,提笔在她的照片背面写下了三个字“诅咒你”,甚至心里还默默念到,愿意拿出一年的生命来诅咒她。
    照片被点燃后,瞬间化为乌有,还荡起了一溜回旋的黑烟,然而当时并没有一丝风。如果说点燃照片前,我并不相信这个诅咒有任何卵用的话,这一溜回旋的黑烟,却忽然让我觉得害怕了。只得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也就是泄愤而已,不会真的发生什么的。
    那一年高考,我考得差强人意,过了重本线7分,但最后却掉档了,最后被调剂到了一个二本院校。而更令我惊讶的是,她连二本线都没有过。于是,这个诅咒后来变成了我的心病,虽说依旧将信将疑,但终究变成了心里的一个事儿。难道,她是真的被我的诅咒影响了吗?
    好的是,第二年她复读后考了一所很好的大学,这让我心里平静了一些。后来一别好多年,再重逢时,她已经打算结婚了,老公是她大学期间认识的网友,两人一起毕业后到南方来工作,我正巧工作两年后也考到南方来读研究生,于是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再后来,我结婚,她正巧怀孕,夫妻俩甜甜蜜蜜来参加了我的婚礼。好像过去的那点点事情,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波澜。
    大约在她小孩2岁多的时候,有一天,她突然在微信群里告诉我们几个中学时期的朋友,她单身了,我的心随之一紧,又想起了那一溜回旋的黑烟。不安感驱使我开始在网上查询那些莫须有的神佛之事,以及是否有方法解除诅咒。网上查到的消息,各式各样,但大多数都说到诅咒会有反噬,尤其是拿生命做饵的诅咒,是特别容易招惹邪祟的。如果接单的是过路仙家,可能还好,但如果是邪祟,那就惨了。总之,虽然半信半疑,但网上那些东西看得人毛骨悚然。回想起这些年,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感觉反噬可能真的存在。
    父母在我高考后经历了旷日持久的婚变,终于在我读研那一年离婚了。某一日父亲很坚定地跟我说,感觉我家房子下面压了东西,他觉得肯定是之前建房子的时候,没有深挖地基导致的。父亲描述的方位,好巧,正好是我当年焚烧照片的地方……
    不久后有机会跟她当面深聊了一次,得知她离婚的种种狗血,想想她少女时期的骄傲,深感同情。但其实,当时我自己也过得很不好,孩子刚刚出世,家庭成员关系复杂,夫妻关系也非常紧张。
    直至去年,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首先,协调好父母的意见,决定重盖老家的旧楼。毕竟关于这个房屋的产权归属协调起来也并不是意见容易的事。这次的重盖,一方面是要给父亲更好的居住环境,另一方面,也想要证明一下,屋底下是不是真的像我父亲所说,埋着什么东西?其次,解除那个诅咒。其实我并不知道怎么解除,唯一想到的办法,可能就是再找张她的照片,背后写上“解除诅咒”,以同样的手法再操作一次。说来也巧,老家房子翻修,我回家去整理学生时代留下的书籍照片,在一堆旧照片里,竟然找到一张与之前烧掉的照片一模一样的照片。(可能她送了我两张)
    拿到照片的时候,老家的房子已经拆了,我没能鼓起勇气在那一片残砖败瓦之间,找到当年烧照片的原地,我把照片带回了南方我现在所在的城市。在哪里烧呢?我想了好久。
    最后,我趁着某月初一,提议全家人一起去拜佛,然后找借口支开家人,在佛堂的大雄宝殿背后,点燃了那张只有1寸大的照片。那天天气很热,但是风很大。照片点燃就熄灭,点燃就熄灭,重复了将近5次,都只烧着了一个角,令人觉得无比诡异。大雄宝殿旁边有打扫垃圾的清洁人员,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感觉她不停在向我张望,我蹲在地上,再尝试了5-6次,还是一样的效果,背后也捂出了一身汗。照这个速度,估计一个上午也烧不完这张小一寸的照片。
    然后,我只好若无其事地收起东西,站起来去了大雄宝殿台阶下面的洗手间,心想,在这里应该就好烧了吧。诡异的时,没有一丝一毫的风,但照片依旧烧的非常艰难,那个慢慢燃烧的速度,跟第一次我在家里阳台上烧照片的速度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终于,照片快烧到我的手了,我不得不吹熄了它,然后想用卫生纸包起来,扔到便池里,让它自行烧完最后那一点。最后那一点究竟有没有烧完,我不知道,因为包起来的卫生纸很快就在便池里熄灭了,我按下冲水阀,冲走了它们。心里并没有一丝的释然。
    大约半年后,老家的房子挖地基,往下挖了很深,附近邻居都说没见过这样挖地基的。事实上,什么也没有挖到。

    从佛寺回来,我给她发了条微信,说:“昨晚做了个梦,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就记得要告诉你,接下来你会好运爆棚。”她笑,说你好歹要告诉我一个股票代码。

    关于年少时的嫉妒、愤懑、不安、内疚,这个时候,才算消停了。接下来会怎样,反噬还会在不?我也不知道。 | 2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啊猫猫A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24天 / 跨度39天】
    • 开贴:2020-04-17 17:44
    • 更新:2020-05-26 17:54
    • 阅读:5045 回复:323 楼主:69
    • 字数:约35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