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寄生者

  • 首页
  • 上一页
  • 1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17 16:28
    好几年前,我曾经为这条渠写过一首诗。
    《永固渠》
    永固渠边野草花,
    年年岁岁映我家。
    春涌滔滔黄河水,
    秋泛鳞鳞鲤鱼颊,
    十里稻花香胜酒,
    两岸柳荫碧如瑕。
    老农八十犹耕地,
    少年四岁即喂鸭,
    春种秋收辛勤事,
    谷麦瓜果堆仓瓦。
    有客远至迎入家,
    切瓜宰鸡煮鱼蛙,
    百样菜蔬捧入盘,
    甘甜浓香胜江南。
    夜来蚊大如土狗,
    更有蛙声冲天吼,
    远客惊诧难入眠,
    我自酣睡梦婵娟。
    渠边花谢又花开,
    任它岁岁与年年。
    流水今去明复来,
    人生半世无少年,
    此渠不似黄河水,
    此水却从黄河来。
    一轮明月照渠心,
    此月也曾照古人。
    若问永固渠边人,
    此渠犹胜桃花源。 | | 250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17 20:05
    《寄生者》这个标题是开始发帖时随手取的,后来一直想要改名为《低欲望生活》,天涯这个破系统改不了,但是读者请以《低欲望生活》的标题阅读,谢谢! 来自 | | | 251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18 11:23
    所以,我害怕我宁静而美丽的故乡有一天会不复存在,会被高楼和马路车流踩在脚下。我一想到这些,就会像少年时候一样忧伤而心痛。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这一天到来,我将成为真正的无根的游子,没有乡愁,没有深存于内心的向往和思念,没有了归途的希望!
    | | 252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19 12:47
    在乡下的日子,除了给母亲买了鞋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基本是不用花钱的。自己种的稻米和面,是每天的主食。西北农村,即使是在现在,大多还是常食以素菜为主的。地里的小白菜,水萝卜,小葱等各种青菜鲜嫩,野外的苦苦菜荠菜也是出门就可以收获一筐回来,再买一些同村乡邻大棚里种的西红柿,青椒之类的蔬菜,就是每天的饭菜了。
    除了和母亲一起给全家人做饭,剩下的日子就是到村后的山上去看一看,离我家很近的地方在修中兰高铁,是从宁夏的中卫市通往兰州市的,我想到明年的时候,我回家就可以乘坐高铁了。但是家里在山上的一块地也将不能再耕种,因为要被高铁站征收掉。 | | 253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19 13:03
    家乡的一切都在被现代化一点点的逼近吞噬,土地,房屋,甚至人。我的弟妹们现在都已经不会耕种土地,他们中间,好一些的读了大学在城市里工作,买了房子结婚生子,读书不好的,也辍学后去了城市打工,分散在全国各地,偶尔回家,也会匆匆离去,留下我的叔叔婶婶们在家里种一点儿土地,足够自己生活。 | | 254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0 15:12
    我留恋家乡的一切,简单的饭菜,除了鸟叫和蛙鸣之外宁静的夜晚和白天,没有一丝工业气息的空气。
    但是我已经不属于这里,还是要回到城市去的。我在家里待了几天后,还是告别母亲,回家了。 来自 | | | 255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0 20:57
    回到城市的生活依然孤单而无趣,与人疏离。唯一的好处就是生活会方便很多。不用像在老家时,三更半夜起来上厕所,一定要摇醒母亲陪伴我,因为我胆子小,害怕乡下空旷的黑暗,洗澡也温暖一些,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更好的了。 来自 | | | 256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0 21:07
    儿子已经回学校上课,大学总算开学了。这个漫长的假期让儿子懂得了学校的快乐时光,是多么珍贵,这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来自 | | | 257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1 21:43
    我的生活依然简单,重复,每天都是自己自己做饭,一碗粥,素菜,坚持了一年的清淡饮食已经让我的胃病完全好了。但是清粥素菜的生活却保留了下来。
    不过,再简单的生活也要有小奢侈,不然就是物质与灵魂的双重贫穷了。我理解的小奢侈,是读一本拍案叫绝的书,看一部让我彻夜难眠的电影,——我看过彻夜难眠的电影是《人鬼情未了》,那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从影碟机里看这部电影,电影结束之后我久久不能入睡,整个人被震撼和悲伤的情绪缠绕。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想起了我的父亲,父亲是在我七岁时死于铜矿矿难,事情发生时,不谙世事的我先是觉得周围都是乱哄哄的,我在这种混乱中茫然无措的走来走去,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等这种喧闹停止后,我见不到父亲,开始在脑海里想象这是一个骗局,是父亲联合所有人在和我捉迷藏,我一直在想,一定会有人告诉我,好了,没事了,你爸回来了,不骗你了……。但是这个骗局一直不结束,一直都不,于是在半年之后,我知道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看见我的父亲了,一想到这里,我就会胸口发闷,好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一样喘不上气来,那样痛苦的感觉持续了好多年。随着慢慢长大,我就对任何痛苦不觉得痛了,我生儿子的时候,医生曾经说我:这个女人的痛觉神经不太敏感。
    嗯,这是我为什么会看《人鬼情未了》彻夜难眠的原因,和爱情无关。
    当然,生活本身也是要有小奢侈的,我也会在清粥素菜之间奢侈一次。
    昨天,我亲自去市场挑选食材,买了一个四斤重的猪肘子,每斤14元,还算便宜,回家后细细清洗,然后做了红烧肘子,味道还不错。 来自 | | | 258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1 22:12


    来自 | | | 259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2 20:43
    我做的红烧猪肘的确可以和卤肉店里买的相媲美,凡吃过的人都这么说,我特意把做法细细写出来。
    做卤肉有两个关键要素,一是用各种味料祛腥入味,二是上色。 来自 | | | 260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2 22:18
    首先是炒糖色,糖色是保证卤肉颜色和味道的最主要要素,这个诀窍就在于糖和酱油的巧妙运用上,一定要是一半糖色一半酱油,只有这样,才不会太甜,色泽也会适中,不然糖色太多味道便会偏甜,酱油过重,颜色发黑,味道太咸。炒好糖色倒入酱油后,把绰过水的肉放进糖色酱油中,翻面煎炸一下后,再放葱姜蒜辣椒稍翻炒后,加水放调料,调料是祛腥入味的主要手段。在整个烹饪的过程中,肉要清洗干净,加味料恰当,所放调料也就是花椒,生姜,桂皮,八角,料酒之类,味道便不会差了,另外盐一定要在肉入锅时便一次加到位,不然后期加盐,盐味和肉是分离的。
    这就是一盘红烧肘子的正确做法。 来自 | | | 261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3 11:00
    除了自己动手做平日的饮食,作为一个极致低欲望生活者,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自己动手解决的。 来自 | | | 262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3 11:03
    近几年,因为头发里渐渐有了一些白发,请教一位中医好友,他让我用侧柏叶煮水洗头,洗了几次,白头发再没有多添,也就停了,毕竟这侧柏叶水洗头发黏糊糊的不太好打理。
    但是西北的春风多,天气干燥,头发未免干枯,我又找了一个偏方,以蜂蜜鸡蛋清加了网购的橄榄油三样,涂在头发上几个小时后洗掉,这样洗了多次后发质显然好多了。这番折腾下来,成本也就不过10余元钱,但是效果真的很好。
    来自 | | | 263楼 | | | | |
    作者:骆尘飞AA 时间:2020-05-23 14:12
    这几天,还是比较关心国家的两会召开的。
    在疫情后期,关于疫情过后的经济发展方向,有两种声音在经济界争论,一是大力发展新基建,另一种是保民生扩内需。我作为最普通的老百姓,当然是倾向于保民生的,为这个和媒体同行讨论时因为理解出现偏差,差点飚脏话。
    昨天两会召开,政府工作报告中,新基建大力发展,这是和世界抗衡的科技武器,保民生成为重中之重,符合各方预期。
    所以呢,为什么要关心政治和经济,因为虽然我什么都不是,在这个社会上,什么分量都没有,但是涓涓细流汇成大海,你的声音和思考,也是这个世界最微弱的声音啊。 来自 | | | 26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骆尘飞AA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3天 / 跨度180天】
    • 开贴:2019-12-01 11:43
    • 更新:2020-05-30 11:37
    • 阅读:8739 回复:370 楼主:214
    • 字数:约108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