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送魂记录》---为您讲述那些年我经历过的灵异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页码:
  • 作者:梁小道 时间:2020-06-06 21:23
    拿出电话,我说,你们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然后转身出了门.电话拨了过去,接通后,师父没好气的说:“小兔崽子,有屁快放,老子在和你二师父喝酒。”我一听二师父也在,他是个怪脾气,如果知道我不请安说不定他会不开心。我慌忙说:“那师父你把电话给二师父,我和他说几句再和你说。”师父把电话给了二师父,果然被一顿埋怨。我就听着,也不敢反驳,在这一方面我确实做得不够好。等二师父发完牢骚之后,我赶紧说道:“二师父,心里舒坦些了没,如果舒坦了,就把电话给我师父,我过阵子回去给您赔礼道歉。”

    电话再次回到师父手中,师父知道我有事找他,嘴里嚼着食物,呼呼的对我说:“快点说,别耽误我们大家的时间。”

    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把这次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都挑了些重点说,当我说到梦中梦然后出幻觉能幻化成事主室友的时候,师父赶紧打断了我,问到:“现在你的那个事主是不是不敢晒太阳?而且满屋里你的罗盘会乱转?”我说:“对。”

    师父说:“这个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就看你是怎么一个心态了,不过以我对你小子的了解,这个事情对你很复杂。”

    我说:“师父你就不能说明白点吗?”

    “好,我给你说明白点,你那个事主带了个阴魂回家,但是这种阴魂是要通过魂器带回去的,而且阴气这么重的阴魂,可能是哪个行内的师傅的,就说这么多,这件事情你能搞定。来,张坨子喝完这碗。”后面一句话肯定不是和我说的,而且那句话刚说完,电话那边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收起电话,我也有些无语,这也叫说明白点,但是师父本来也是这个风格,说话都含含糊糊,尤其是在我出师之后,更加只是随意指点一下,我知道这是为了我好,我也没想再多问,点上一支烟.开始思考其师父说的几句话来。

    他说的说明白点,无非就两个信息,其一:阴魂是圣洁通过魂器带回家的,其二,这个阴魂很有可能是出自某个行内人之手.而且阴差阳错的被圣洁拿到了那个魂器.(所谓魂器,是我和师父用来提供灵神附着之物.,一般没有固定的物件.)再想想圣洁的职业,我恍然大悟,很有可能是圣洁偷盗了一个行内人的魂器,而且上面正好有个灵神附着在上面,被圣洁带回来之后很有可能被擦掉或者撕掉了困魂符.所以造成灵神反噬成为阴魂,而且我觉得,那个魂器,本身应该是个阴邪之物.在脑海里整理完这些信息之后,那根烟也正好抽完了,推开他们家门,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我对着圣洁说:“你是偷到了你不该偷的东西,最近偷的还没有出手的你都给我拿出来,除了手机钱包之内的。”

    他红着脸,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他的房间,紧接着就听到推拉衣柜的声音,然后之间圣洁提出来衣柜黑色旅行包,放到茶几上。打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最多的是手机。还有一些首饰,手表之类的。最显眼的莫过于其中的一面铜镜了,那铜镜不大,也就两个手掌并拢般大小显得很是古朴沧桑,不像是近现代的东西,而且更本不能当镜子用,从镜面照的话,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而且仔细一看,上面确实有擦拭过的痕迹,铜镜的边缘还隐约有些残留的红色朱砂痕迹。明显上面是用朱砂画过符咒的。此时此刻,我基本确定这个东西就是师父说的那个魂器了。

    找到线索,我开始激动起来,手一横把茶几上所有的赃物一把全部扫到了地上,然后把铜镜放在茶几上。取出罗盘,平稳的放在铜镜之上。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指针疯狂的转动着,就好像磁场紊乱了一般。这个物件上的灵异反应是最大的。这个东西本来就阴气很重,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刚从墓穴里面出土不超过一年。用这个东西作为魂器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容易收魂,而且也会让魂感到很适应。但是也有个最大的弊端,那就是会快速的润养魂魄使其阴气快速加重。

    收起罗盘,拿着这个东西在手,感觉都是冰冷的,我转头望着圣洁,希望他能给我个解释。

    他看着手里的东西开口说道:“这个东西是前几天我在火车站一个中年男人的背包里面拿的。这个东西放在背包的最里层,一般来说,钱包现金这些贵重点东西都会被别人放到最里层,但是我没想到这次划开的却是这个东西,但是看着这个铜镜应该年代比较久远,以为是个古董,所以我也就没有丢掉,还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我问他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镜面上是不是有画了东西。他说:“是啊,上面有用红色的画笔画了一些东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清晰的铜镜,我想把镜子擦干净看看能不能照到自己。”我问他什么时候擦的,他说就在第一次见鬼的当天晚上,我那天一无所有,所以心情有点郁闷,就拿出了这个东西仔细研究,期望它真是个古董。”

    我说:“这东西是古董没有错,但是同时也是一个魂器,你房间里面的阴魂本来是被人用符咒困在里面的,但是一把符咒擦掉了,它自然就会出来找你麻烦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这个阴魂我也拿它没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到这个铜镜的主人。”

    其实办法是有,但是却很没有公德,那就是把阴魂困在这个房间里面,然后叫他们搬出去就行了。但是这样的办法只是换一个受害者而已,对解决这件事情毫无任何帮助。而且这个房子以后再也不能住人了,因为这个阴魂不会主动走。大家肯定会疑惑为什么我不能把它送走。其实道理很简单,那个铜镜的主人收它进去的时候用的是什么咒语和符咒我并不知道,而且它吸收了很多来自于铜镜的阴气,如果我没有相应的对策的话,是不能直接送走它的,甚至连喊魂出来都困难。就像是我的钥匙能开我的锁,但是我的钥匙却不一定就能打开别人的锁。铜镜的主人下的咒语和符咒只有他自己清楚。当我用来解这个咒的时候用的不是一个系统的,那自然也没什么效果。就算有,也是微乎其微的。

    我仔细看了看那面铜镜,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撰文没有署名。想从这上面找到线索联系到那个行内人显然是不行的,我问圣洁:“你还有没有偷了这个铜镜主人的其他东西。”

    圣洁在地面上翻了翻,拿出了三个钱包和一个手机说道:“记不清楚了,当时还拿了个手机还是钱包来着,反正就在这里面。”

    我说你做这一行的,应该知道怎么联系失主吧,你看看钱包里面有没有身份证或者电话名片什么的。然后一个一个打过去问,务必把这面铜镜的主人找到。

    圣洁显然有点犹豫,他说道:“这样会被人骂死的。”

    我说:“你连偷窃这种缺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还怕别人几句辱骂吗?况且,别人的辱骂比起做的事情来,简直就不值一提。你赶紧吧,去你房间联系,如果不想这个阴魂多陪你几天的话。”

    听完我说的,他慌忙跑进房间开始一个个联系。小陈也跟着走了进去。我又端起那个罗盘,仔细看了看,在上面简单的打了个手决,念了几句咒语,丝毫没有过多的反应,这就说明那个阴魂现在不在铜镜里面,而是在房间的某个地方,从罗盘转动的程度来看,说不定就在我身边坐着。想到这里,我也再没有心思研究那个铜镜。从我布包里面取出一对红烛,再拿出一个很久没有用到的简易油灯,和一些平时都用到的物品,准备摆一个困魂阵,虽然现在我在这里它不至于现身出来害人。但是这种阴气极重的阴魂,还是先控制住为好。免得出现意外,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摆好东西,插好红烛,往油灯座上倒了点香油,点上油灯,又点上一对红烛。然后把客厅的灯关上了,这个时候已经天黑了。当我关上灯的那一刹那,小陈和圣洁也打开了门,说找到了。但是对方把电话正好没电了,说回去充好电再联系我们。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对坐,示意他们返回方面,他们知趣的照做了,不但返回了房间,还带上了门,还打上了暗锁。显然被客厅里面的阵势给吓到了。我也不管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把这个阴魂困起来,我没有把他再次困在铜镜里面的能力,但是把它困在一个某一个地方一阵子我还是有把握的。<
    | | 201楼 | | | | |
    作者:梁小道 时间:2020-06-06 21:24
    我找了一个角落,用坟土铺出一块地方,然后把铜镜放在上面,点了九根短香。放了点贡品在旁边,然后用墨斗线把那个角落围了起来,留了一道口子。然后取出一张引魂符,贴在铜镜之上,手里又隐藏的捏了一张引魂符,就开始念咒引魂。

    这个困魂阵有个讲究,坟土用来提醒它已经是亡魂,而且这个角落才是它的归处,油灯是用来稳魂,只要油灯不灭,它就会安稳的呆在那个地方,不再到处撒阴气。这个困阵我没有用任何攻击性的东西,因为就算用了,效果也不是很好,反而会激怒它。所以唯一支撑这个阵法的因素就是那盏油灯,绝对不能灭。而且我点的是短香,这种香是古人常用的计量单位,香的燃烧时间只有五分钟,香灭阵失,也就是说,五分钟之内,我必须成功的把阴魂引进阵法之中,如若不能,不但困不住他,我也会受到阴魂的反噬。因为这个困魂阵没有成功困魂之前,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聚阴阵。

    当时摆出这个阵法的时候,我内心是很纠结的,我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安全,这让我很苦恼,我曾经也被阴魂反噬过,知道个中滋味,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我心中有一股强大的信念在支撑着我,那就是师父在电话里和我说的那句话:这件事情你能搞定。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走到阵法角落的对角,开始踏罡步念咒驱魂,说是驱魂,其实我只是在驱阴。我确定不了它的位置,但是我可以把房间里面的阴气慢慢驱走,只留下那个角落的阴气,它自然就会往困魂阵里面走。这是个笨办法,但是有是个能确保万无一失的办法,只是时间上面有点紧,好在房间不大,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九根短香已经灭了四根,好在成功的引魂进阵,总算松了一口气。封完阵之后,又往油灯槽里面添满了香油,这个灯也是特制的,一槽油可以持续一个时辰。也就是说,每隔一个半小时就要去添加一次油,如果时间过了灯芯就会烧的很短,再添油就不能添满了,只能添加一点点,如此循环下去,油灯很快就会熄灭。这种灯是不能中途添加灯芯的,因为灯芯是阴魂的聚焦点,一旦有变动就会引醒阴魂挣脱困阵,那一切就前功尽弃了,而且想要再次困魂也几乎不可能了。

    加完油灯,我有点虚弱的转身敲了敲圣洁的房门,顺口说了一句,开门吧。门打开之后我赶紧走了进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头倒在圣洁的床上,圣洁见我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哆哆嗦嗦的问我怎么样?是不是搞定了。小陈倒也灵泛,抓起我垂在床沿的双脚就开始轻轻捶打起来,手法倒也娴熟,想不到他还有这门手艺。

    我说着没事没事,等一下。然后闭目养神大概一刻钟左右,我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站起来问到:“那个师傅给你回电话过来了没?”圣洁摇摇头说没有。我说:“那就再等等,我外面摆了一个困魂的阵法,那个阴魂现在被我困在里面,但是那个阵法需要那个油灯来维持,那个油灯每隔九十分钟就需要添加一次香油,时间只能少不能多,如果灯熄灭了。那后果就严重了。”

    小陈这个时候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说道:“这么神奇,和电视里面演的一样啊。”我瞪了他一眼,叫他严肃点,然后起身说道,你们跟我出来,打开了客厅的灯,带他们走到那个角落指了指那个阵法说道:“那围住线不能动,那个油灯就是要添油的灯。你们……”我话还没说完,小陈又插嘴道:“那红蜡烛快燃完了,需要换吗?”

    我说不用,你们只需要维持好这个油灯不灭就好了。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圣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赶紧递给我说道:“是那个铜镜的主人.”我接过手机,直接按下免提,还没来得急开口,那边就传来一个讥讽的声音:“呵呵,你是不是快要疯了?不过你还算聪明,至少能找到我的电话,问我求助。你们这帮窃贼,活该遭报应!!哈哈哈”

    听完之后我也有点动容,是啊,这报应确实活该,只是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沉声回答道:“修道之人,应清心寡欲,不说效佛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但也不应纵魂伤人,你只知他人报应,却算不到纵容如此狠毒之阴魂缠一普通人,你会有何报应吗?”

    听我这么一说,对面显然楞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那个窃贼找的道友吧?难怪声音和他不一样。我本无心纵魂伤人,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那窃贼,所以逼不得已用了一些手段,希望他能主动找到我。”

    我说:“现在已经找到你了,道友是否能助我一二,送走这个阴魂呢,我不知道友咒语符咒如何,无法完全解决这件事情。还请道友帮个忙。”

    见我这么说,他也语气转好,立刻说道:“帮忙可以,但是我却不能把咒语符咒说与你听,你也知道行内规矩。希望你能体谅,我现在不在广州,明天早上我过来,下午左右能到,当然,此行所有费用都得由那个窃贼承担。”

    我说:“应该的,那明天见,等你电话。”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圣洁看着我,弱弱的问了一句:“刘哥,他要多少钱啊大概?你和我说一下,我好去筹钱。”小陈说:“筹什么钱啊,到时候你要不够我就先借给你。”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我现在回家了,你们两个记得不要让油灯熄灭,否则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只要油灯不灭,那个阴魂就不能拿你们怎么样。”当然,这话我说的有点重了,但是比起事情的严重性来,这也无可厚非。

    他们赶紧站起身来,圣洁说道:“刘哥,要么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吧,就在这里住,我把房间让给你,万一出什么差错,你也好及时补救。”小陈也在旁边附和道,是啊是啊!刘哥要么你睡我房间也可以。

    我说:“这是你们的劫,需要你们自己承担,如果这件事情你们还做不好的话,那也不值得我继续帮你们了,这道符,你们拿着添油灯的时候用,右手添油,左手捏住这道符。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我先走了,明天下午才过来。你们切记我所说的话,严格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明白了吗?”

    见他们点了点头,我这才拿起布包转身出了门去。

    回家之后,我也没在意,心里想着如果他们连这个事情都面对不好的话,那真的不值得我帮了,那晚,我睡得很早,因为那个困魂阵的缘故,我损伤很多,很需要休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这并不奇怪,我或多或少受了点阴气的影响,而且又走了很久的罡步,睡这么久完全正常,起床随便弄了点吃的,边吃边打开手机之后就看到了很多未接来电和短信.基本都是小陈的哥哥打来的,我把电话回拨了过去,老陈马上接起来电话并且语气很急的说了一句:“你在哪儿啊?他们两个找你都快找疯了。”

    “我在家,不是下午才来么,现在找我干嘛?”我有点疑惑的回答道。

    老陈说:“我把他电话发给你,你自己拨过去问问吧。”

    电话拨过去,我说了一句:喂。对面就传来小陈着急的声音:“刘哥,完蛋了完蛋了,你快过来,要完蛋了。”我蹭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膝盖撞到到桌角上传来很强的痛感,我强忍住疼痛赶紧问道:“是不是油灯灭了?圣洁现在怎么样?”

    那边的小城说:“不是,是你留下的香油快烧完了。刚刚加了最后一次,烧完就没有了。”我舒了一口气,揉了揉发疼的膝盖,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有就没有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完之后就挂上电话,吃完东西,收拾了一下,就赶往小陈的住处。

    进了屋,他们两个久旱逢甘露的一起迎了上来,一脸虚弱,显然两个人一晚上都没有睡,小陈和我说:“刘哥,你再不来就没油了。到时候,都得死。”我一阵狂汗,怎么会都得死?不过好像之前是我和他们说的,我也没拆穿,我点了点头,拿出那个罗盘,走到角落那个困魂阵边。看了看罗盘的反应,确定了那个阴魂还在阵中而且状态平缓。其实如果不加油的话,那个油灯至少也还能燃半个小时。我问那个铜镜的主人打电话过来没有。得到否定答案的时候,我又从布包里面拿出一小瓶香油,把灯槽灌满。拍了拍手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了下去说道:“给他打个电话吧,他说他下午会到广州。你们谁出去车站接他一下,这是你们应该做的。”

    圣洁慌忙拿出电话,然后拨了号码就把电话递给我,我赶紧手一推:“你自己去面对,如果你是真心悔过的话。”

    电话接通之后圣洁恭敬的说道:“喂,你好,请问您到哪儿了,我打个车去车站接您。”对面传来了淡淡的一句话:“到韶关了,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到广州南站,你爱接不接。你真的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完了吗?做好心理准备吧你,窃贼!”说完挂了电话,语气显得很是不和善。

    他这句话说出来,我听得有点莫名其妙,昨天通话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态度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莫非他还想搞什么事情不成?小陈和圣洁也有点心慌。都紧张的看着我,也没敢说话,但是他们和我一样肯定这个铜镜的主人来着不善。

    我也没说话,心里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压力,如果他来了硬是要控制阴魂搞一些事情的话,那我也没把握能保全他,因为那个阴魂确实是他的,如果是他养的,而且他道心不正的话,那这件事情真的就麻烦了。

    小陈看我一脸凝重,刚想开口我伸手制止了他,又沉思了一会儿我说道:“圣洁,你还是去接他,我先回趟家拿点东西,万一他来了之后要对你展开疯狂的报复,我也好友个准备,至少不要让他弄出人命或者直接把你弄成精神病。他快到了,你赶紧过去。我会在你们到家之前赶回来,小陈你还是在家里看着油灯别熄灭。”

    见我说的这么严肃,他们更加紧张起来,满口答应了下来,我们分头行动,下一刻,我和圣洁各自出了门,小陈留在屋内照看油灯

    PS 对不住大家了,明天我要出差去广东河源帮事主处理点事情,得过两天才能回来,后面我会补更,希望各位老爷理解。 | | 20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梁小道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天 / 跨度15天】
    • 开贴:2020-05-22 15:37
    • 更新:2020-06-06 21:24
    • 阅读:150484 回复:847 楼主:85
    • 字数:约269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