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灵异悬疑爱情小说《沉睡二十九天》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1
    两年后再次发贴,这次写的是一本现代灵异悬爱小说,全书十五万字,纯属吃饱了太撑,闲得无聊时的异想天开之作,不求爆红,若能博各位过客会心一笑,就算没有辜负灯下披星戴月的辛苦。
    本书没有涉及任何真实的地名和人名,如果偶尔击中了某些生活中的现实,纯属巧合,如果与某位读位朋友的三观不符,请绕道本贴,勿喷。
    本人水平有限,欢迎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如果大家觉得勉强还看得入眼,麻烦随手顶个贴。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3
    一 醒来

    殷童醒来的时候,觉得灯光格外的刺眼,除了头顶一盏大功率的LED灯外,床头还有一架摇臂式的床头灯,离床不远的地方,一架发着蓝紫色幽光的紫外线灯发出嗞嗞的声音。

    四面八方的灯光,在房间内漫射,让每一处阴暗都无处遁形,所见之处,一片耀眼的雪白。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壁,连略带发黄的天花板都成了一种暗沉的白色,让每一个沉淀在上面的污点格外清晰。

    殷童本能地产生一种想躲藏起来的念头,光照太过刺眼,让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有灼痛的感觉。

    自己这是怎么了,殷童忍着疼痛,从床上坐起,那一刻她发现全身轻飘飘的,好象不需要使用任何肌肉的力量,或者更确切的说,直挺挺地就坐了起来。

    头很疼,完全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
    | | 1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4
    她环顾四周,很快发现这个地方的不同寻常,到处都是仪器,狭窄的单人床铺边,放置着呼吸机,监护仪和各种抢救设备,并且这些仪器不停地发出声响,

    嘀嘀——嗒嗒——嘟——

    时长时短,或高或低,声音单调而有节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让殷童感觉说不出的烦闷和焦躁。

    和这些仪器相连的是各种电线和导管,象弯弯曲曲的小蛇,相互缠绕着连接到床头的面板上,床边还有两个输液吊架,挂着几个吊瓶和盐水袋,有白的有黄的,连着粗细不一的管子,连接到床铺的另一头。

    殷童突然醒悟过来,这不是普通的房间,而是一间病房,一间重症ICU病房。

    可是她怎么会到病房里来了?
    | | 2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5
    她抬了抬手,手臂轻得象不属于自己,奇怪的是,她在自己的手上没有看到任何插管,那么,这些输液的管子是连接到哪里去的?

    殷童猛然站了起来,没有用任何力气,象弹簧一样,一下子就站到了床尾。

    她惊讶不已,她是怎么隔着一尺多高的床板就直接翻过去的?

    但是很快她就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事情。

    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苍白的脸色,黯淡干裂的嘴唇,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象是睡沉的婴儿。

    虽然头部包裹着严实的白色纱布,殷童还是立刻就认了出来,这个丑陋无比、是男是女都看不出的人,就是自己,就是自己这个姓殷名童,年龄二十九,再过一周就要踏入婚姻殿堂的女人。

    殷童一片茫然,如果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是殷童,那她是谁?
    | | 3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6
    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就象科幻小说中的,有很多人曾经自称有去过另一个时空的经历,实际上也许是因缘巧合,因为开启了某个时间黑洞而经历了一场平行世界的旅行。

    难道这么离奇的事情也会发生到她身上?

    她伸手去推床上的自己,可是她的手刚接触到被单,就消失不见了,就象一滴水融入海洋一样,没有引起被单的任何变化,连一个褶皱都没有产生。

    她又试着去触碰那个人的头部,她记得被纱布包裹的地方曾经长着浓密的秀发,她曾无数次把手穿透其中,感觉丝绸般的爽滑,可是这次她却什么也没有感受到,她的手,轻盈无质,象是风,又象是雾,明明是存在的,却不能再对现实物体产生任何的影响。

    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殷童想要敲打自己的脑袋,可是她同样什么也没有摸到。
    | | 4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7
    她靠近床头的金属面板,想从那扭曲的镜像中,看一看自己的样子。

    依旧什么也没有。

    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个女医生,她戴着宽大的口罩,眼睛中看不出任何神色,她拿着记录本,走到病床边,将监护仪上的数字记录下来。

    从她的表情来看,似乎并没有发现除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外,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医生,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殷童向她询问。

    女医生没有表情,甚至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她迅速地往本子写着。

    这时她觉得耳朵边似乎吹过了一丝微风,耳朵有点发痒,她伸手揉了揉,把几缕头发捋到耳后。

    嗯,也许是房间里的层流净化设备出了些问题,这个地方不应该有风啊。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殷童又问了一遍。

    女医生充耳不闻,依旧十分专注地做着记录。
    | | 5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3 09:08
    殷童连喊了三遍后,终于放弃了,医院里的医生不可能是聋子,更不可能是瞎子。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自己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存在的东西。

    殷童本能地想去摇晃她,可是她的手没有在医生的衣服上造成一丝的外力影响,和刚才一样,手指触碰的地方,荡起了一圈象涟漪一样的波纹,然后消失不见,象投入石子的水面,涟漪过后再无波澜。

    她感受到了一丝恐惧,退回到病床边,试着去触碰别的东西,床单,围栏,甚至滴着点滴的导管,可是无一例外,她的手指都穿透了过去,根本握不住任何的东西。

    殷童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我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人,而是一个鬼魂?

    但是殷童很快又把这个想法否定掉了,因为连接着病床上的监护仪显示,心率为65,血压为92/58,以殷童略有的医学常识判断,虽然指数偏低,但绝不可能接近死亡。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 | 6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4 09:53
    @楼已 2020-05-24 08:36:47
    第一章节就让人有强烈追看的欲望
    -----------------------------
    谢谢朋友支持! | | 8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4 09:55
    二 车祸

    病房内LED的灯光强烈而刺眼,殷童的头似乎要炸裂开来,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讨厌灯光,出于本能,她想要躲藏起来。

    终于,在病床底下,她找到了可以躲避强光的地方。

    阴暗给了她一丝平静。

    女医生抄好记录后,走出病房,没过多久带着两个护士进来,护士把病人身上的监护仪拔掉,仅保留部分导管和静滴,然后推着病床走出了ICU病房。

    跟着病床一起出来的还有藏身于床底的殷童,第一次,她以这种特殊的角度观察世界,滚轮碾压过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每一步,护士的鞋底踩踏出微小的尘埃,地板上残留着拖把清洁过后的水渍。

    殷童并不觉得恐惧,只觉得好奇。

    这个曾经熟悉的世界,好象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又不是原来的样子,所有的画面似乎都被放大了,每一个细节都被清晰地显示出来,空中的尘埃,地上的发丝,被单上的纹理,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象被放大的帧格,一幕幕地展现在眼前。
    | | 9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4 09:56
    ICU病房厚重的大门一打开,过道里的喧哗声几乎是扑面而来,是殷童最熟悉的母亲的声音,只是比以前多了些干哑,带着焦燥和不安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我的女儿没有生命危险吧?”这是殷父的声音。

    女医生放低声调,尽量用和缓镇定的语气说,“她的生命体征已经平稳,虽然暂时还没有醒来,但已经脱离了危险,以后她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谢天谢地。”殷母抚着胸口,医生的话无异于宣判了两个人的重生。

    殷童从病床下钻出来,她没有听错,站在病床前的是她的父母,虽然距离殷童上一次看见他们时似乎苍老了十岁,但确实是他们。

    殷童象风一样的飞奔过去,她想拥抱住他们,现在的她太需要亲人的拥抱了。

    天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可是她的身体什么也没有碰到,并且因为她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冲到了过道口。

    殷童的母亲无视女儿的存在,她拉着医生问,“还没有醒来是什么意思,医生,距离手术不是已经过去一周了吗?”

    “车祸发生时病人撞击到了头部,引起了严重的颅内出血,我们对其进行了手术,手术是很成功的,但具体恢复情况还要看病人自身的状态,什么时候醒来现在还不好说。”

    医生的话相当委婉,保留了一切最好和最坏的可能。

    殷母还是不很明白,现在的她需要的是一个明确的答复,她追着问,“为什么不好说呢,一天两天还是一周,总得有个时间吧。”

    “先让病人休息一阵子吧,我们需要给病人检查过后才能下结论。”女医生在态度一直温婉着。

    殷父有点明白了,他问,“你的意思是,也有可能她永远都醒不过来?”

    那一刻,殷母差点要跌倒。

    女医生伸出手,搭出殷母的肩膀,温柔而有力的扶住,“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太早,你们要对病人充满希望,她自己才能有希望。”
    | | 10楼 | | | | |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4 09:57
    谈话还在继续,殷童却听不下去了,她的头象要炸裂开一样——

    车祸,手术,她们的对话让她突然想起了一切。

    那一场车祸,是的,记不清是在几天以前,她驾驶着她的红车宝莱,象往常一样驶在23号公路。

    夜已深,路面上一如继往的空旷,只是那天的月色很是不分明,那盏本就暗淡的路灯在经过昨天的一场暴雨后变得不堪重负,忽明忽暗的闪烁不定,让路面显得更加阴沉晦暗。

    殷童在经过一个丁字路口时,突然毫无征兆的,迎面而来的汽车亮起一束光束,强烈的灯光透过玻璃窗,象把利剑一样直射进来,殷童觉得眼前一片迷茫,她本能地眯起眼睛,按响喇叭,光束很快变成一团明晃晃的光球,逼近了宝莱。

    她急踩刹车,同时向右猛打方向盘,接着她就感到车身剧烈震动起来,一切都失去了掌握,天地开始旋转、翻滚,再旋转,直到陷入一片彻底的混沌,最后一丝光亮彻底暗淡下去——

    手术,重症监护室,昏迷——

    这么说她经历了一次车祸后,成了植物人,一具身体器官还在工作而大脑已经丧失意识的植物人?

    那现在的自己又是什么?

    一个问题还没有搞明白,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
    | | 11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宣娇2018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8天 / 跨度49天】
    • 开贴:2020-05-23 09:01
    • 更新:2020-07-11 09:36
    • 阅读:7919 回复:1481 楼主:284
    • 字数:约146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