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想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找一个离我很近的人,那就是《消失的恋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海上人 时间:2020-05-22 09:04

    生命中总有某些事或某个人,让我们在一瞬间或不知不觉中发生改变。
    在此之前,三十六岁的林子晨从没想过有关改变的事。他有令人羡慕的稳定工作,收入高,车房俱全,还有一位漂亮的未婚妻。至少在别人眼里,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他自己也非常珍惜所拥有的一切,努力工作、恋爱,甚至已经开始筹备婚礼,人生的轨迹仿佛早已画出完美的曲线,直抵幸福彼岸。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却改变了一切。
    那是一个周末的早晨,下着秋雨,凉爽的风仿佛流水一样填满整个书房。林子晨起得很早,神采奕奕,他加班处理好公司的文件,正准备传给同事。电脑里的消息栏忽然闪了一下,一封未读电邮弹出窗口。发件人没有名称,电邮地址也很陌生,不过林子晨还是随手把邮件点开了。
    “我还活着。
    ——馨”
    林子晨仿佛被电击了一下,邮件里这短短一行字,让他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脑海里模模糊糊有一个背影:黑色的短发,蓝色的连衣裙,黄色的芦苇,金色的太阳,她一直在奔跑,那么轻快,那么飘逸,像一部电影,又像一幅凝固的油画。他试着想追上,却始终不可触及……馨,是你吗?馨!她终于回过头,他却闭上了眼。
    林子晨不敢记起却又不舍忘记:那张灿然的笑脸,那一双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常会嘟起的小嘴和微微翘起的鼻梁……为什么闭上了眼睛,我还能看见?
    一个柔软的身体抱住了林子晨,他不由一怔,慌张地关上了电脑和记忆的阀门。
    “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昨天加班太晚了,有点儿困……哦,公司有点儿急事,我要去处理一下。”
    林子晨转过身,脸上带着疲惫的笑,轻轻抱住未婚妻汪丽娟。
    “你呀,就是工作狂!”汪丽娟推开他去了卫生间,她有点儿不高兴,不过也习惯了。
    林子晨如释负重,从家里落荒而逃。
    雨水“噼噼啪啪”地落在街上,远处的高楼大厦看上去就像一张旧照片,路上的行人打着伞,低头匆匆走过。林子晨站在这个充满传奇的繁华都市里,第一次感到了茫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有一直往前走。
    他穿过马路,走进小巷,转过拐角,到尽头出来。他又走上天桥,然后下到地铁,上了列车,坐了几站路,又随着人流出来。路边的商场、行人、建筑,对林子晨而言都那么陌生,他仿佛突然之间来到了另一座城市。可他又不愿意停下来,只有不断地走着,在陌生的人群和建筑之中,他才可以不用想起那些既甜美又痛苦的往事。
    林子晨走进一个弄堂,左右两排都是老旧的房子。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多,旁边已是新的大楼和工地,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拆光,建起新的楼房。但这陈旧的弄堂让他停下了脚步。
    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林子晨问自己。老天就是这样,你越想逃避的,它越要你面对,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
    弄堂里,两个小孩一前一后地奔跑着。
    “晨晨哥,你跑慢点儿,我追不上你了。”小女孩气喘吁吁地边跑边叫。
    “这是男孩子玩的,你别跟着我了。”小男孩不耐烦地停下来,回过头说。
    “谁说只有男孩子能玩?我偏要去!”女孩也停下来,说得理直气壮。
    “不行就是不行!”小男孩说完掉头又跑。
    这次小女孩不追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男孩不得不又跑回来,围着小女孩手足无措。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带你去就是了。”男孩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小女孩一听,破涕而笑。
    一阵风吹来,男孩女孩都消失在弄堂里,只剩下浑身湿透的林子晨。他笑了,声音只有他自己听得见,原本他也是在笑自己。一封来历不明的电子邮件,就把自己弄得如此不堪,难道不可笑吗?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水,裹了裹外套,林子晨走到一处避雨的屋檐下。他拿出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又把那封邮件打开,飞快地用拇指在屏幕上按起来。
    “你是谁?不要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林子晨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然后点下“发送”。
    回复完邮件,林子晨感觉轻松了许多,他把手机塞进兜里往回走,可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
    既然来了,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那栋老房子?
    林子晨有些犹豫,想走可又迈不动脚,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转过身,往弄堂深处走去。
    “厚福里七号”,房牌已经生锈,但依然存在。他小时候跟着爸爸妈妈就住在这里,直到大学毕业,他们一家才从这里搬走。
    三层楼的老房子也还在,虽然看起来有些残破,但里面仍然住着好几户人家,不过这些后来的住户林子晨已经不认识了。
    “七号”的对面就是“二号”,她以前就住在这里。林子晨的心仿佛被什么扯了一下,瞬间又恍惚起来。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云海上人 时间:2020-05-22 09:05
    他想起多年前的一个葬礼,不是她的葬礼,而是她母亲的。
    那年冬天,整个厚福里都堆积着白色的雪和绸布,在“二号”这个小平房的两边,摆着各种颜色刺眼的花圈,门口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有哭的,有笑的,有闹的……不过究竟是什么人,他都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她。
    那天她一身的素白,白色的衣服,白色的孝,苍白的脸。奇怪的是,他不记得她流过眼泪,却记得她的眼睛,那双如湖水般的眼睛竟是那样空洞。如果她真的没有流泪,那么她流走的或者失去的,肯定比眼泪更珍贵。
    林子晨推开了“二号”的门,这里已是人去楼空,围墙也倒塌了大半,醒目的红色“拆”字刷在平房的外墙上。葬礼那天墙上也有字,黑色的挽联,写了什么他记不清了,不过他记得伯母的相片。
    那张相片被放大了数倍,高挂在屋子中间的大堂里,即使不走进去,也能清晰看到伯母慈祥的脸。
    她站在相片下面,面无表情,看着宾客们鞠躬、跪拜、磕头、哭泣……她既不握手,也不点头,就像一尊雕像,站在那里。不熟悉的人见她这样,“哼”一声也就出来了;熟悉的见了她,叹声气,摇摇头,也出来了。
    那天林子晨也站在同样的位置上,和现在一样,有些害怕,虽然怕的并不是同一样东西,但那天他确实胆怯了。他每次想起那天的情形,除了悔恨,就是鄙视,鄙视自己。
    她也看见了他。
    他走了过去,像那些宾客一样。
    她抱住了他,抱得紧紧的,把自己的头埋进他的胸膛。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抱她更紧,可那次他没有,有的只是手足无措和胡言乱语。
    “您有新的信息,您有新的信息……”兜里的手机提示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回忆。
    林子晨拿出手机,对方竟然又给他发来一封电邮。这次他没有犹豫,立刻点开邮件。
    里面是一张旧相片,山林、河谷、激流、巨石,石头上蹲着一个人,他望着奔腾而去的河流,留下背影,这个人就是林子晨。相片的下面,配着一首简短的小诗:
    你以为我蹲在这里
    为什么
    难道是思考
    我来自哪里
    又要去向哪里
    最终会回到哪里
    哪里都不是哪里
    我蹲在这里
    只是想
    哪里可以
    大便
    看到相片和小诗,林子晨笑着哭了。谁说笑的时候不能哭,哭的时候不能笑?
    相片是她拍的,诗是她写的,只有她才有这张相片,只有他们才知道这首庸俗的小诗。
    “李若馨,真的是你吗?十年了,这十年你去哪儿了?”林子晨手中的电话滑落到地上,溅起水花。
    有人畏惧死亡,有人赞美死亡,但无论你对死亡是何种态度,它总会不经意间来到你的身边,逃不开,躲不了,只是早晚的问题。
    十年前,林子晨的事业刚起步,他远比同龄人努力,一心扑在工作上,就像所有野心勃勃的男人一样,要征服全世界。他还记得,那年的七月一日是李若馨二十四岁生日,因为加班,他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餐厅。
    餐厅的名字叫“红色恋人”,紧靠在南湖边,全玻璃的结构,让每一位食客都可以尽情尽兴地欣赏湖景山色。
    李若馨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眼神在灯光的映衬下比星空还要璀璨、神秘,让人无法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处处透着一股与众不同,让人捉摸不透。这样的她有时会让林子晨手足无措,却也被深深吸引,她总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或快乐或悲伤,或激励或沮丧,或平静或愤怒……
    “Happy birthday!”林子晨悄悄从李若馨的身后抱住她。
    “早就看见你猥琐的背影,你又迟到了!”李若馨嘴上不饶人,可脸上还是露出灿然的笑容。
    林子晨尴尬地摸摸头,在李若馨的对面坐下,与其解释迟到的原因,不如拿出礼物更实际。
    “生日礼物,打开看看,喜欢吗?”
    “Suunto!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块表?”李若馨惊喜地拆开包装,立刻戴在了手上。
    “真是野丫头,哪有女孩子喜欢这种表的!”林子晨轻柔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你管我?哼!别以为送了礼物就没事,上次我们怎么说来着?再迟到,你就要接受惩罚!”李若馨笑着露出狰狞的面容。
    “好了,好了,怕你了,你想怎么罚?”林子晨故作轻松地问道。
    “在餐厅里裸奔一圈!”李若馨很认真地说道。
    “你……你说笑吧?”林子晨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额头冒出冷汗。
    “脱不脱?”
    “不脱……”
    “好,那我脱!”
    “祖宗,小祖宗,你不是来真的吧?”林子晨整个脸都白了,他立马越过隔在两人中间的桌子,拦住准备脱衣服的李若馨。
    “别激动,你犯错,本姑娘脱衣服?想得美!”李若馨把手从衣服扣上挪开,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子晨。
    “我……我真脱了……不脱裤子总行吧?”林子晨哭笑不得,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李若馨,手缓慢地在衣服前来回挪动。
    这次李若馨总算严肃地点了点头。
    每次想到餐厅里那“激动人心”的一幕,林子晨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但印象最深的不是自己的糗样,而是李若馨看着自己赤裸上身在餐厅里跑步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
    “子晨,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当然是,为什么这么问?”
    林子晨搂着李若馨在湖边漫步,灯影弥漫,把夜色中的湖水渲染得五颜六色。
    “我有个愿望。”
    “什么?”
    “我想让你陪我去西藏旅行。”
    “好啊,我订下周周末的机票……”
    “不是坐飞机,是坐车,一路向西,去看沿路所有我们想看的风景。”
    “等我工作稳定了,我陪你去。”
    “你不是有年假吗?”
    “我刚到公司不久,若现在就休年假,领导会有想法的……”
    “我想下周走,你来不来?”李若馨扬起头,看着林子晨问道。
    “我……”
    林子晨最终没有去,当时的他不明白什么更重要,等他明白的时候,却已经失去了机会。
    | 1楼 | | | | |
    作者:云海上人 时间:2020-05-22 09:05
    大约三十天后,他接到了李若馨朋友的电话,她们回程的时候遇到车祸,车被冲下奔腾的雅鲁藏布江,李若馨下落不明。
    当时林子晨疯了一样赶到出事的地方,后来连警方都放弃了,他还是继续找了几个月,但终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车三十三人,幸存五人,李若馨的好朋友赵露霞是其中之一,也是她打电话通知林子晨的。
    林子晨又发了几封电子邮件给对方,却再没得到回复,无论他写得如何激烈、痛苦、委屈、欣喜、哀求……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仿佛石沉大海。
    他愤怒却无奈,冷静下来后,又开始怀疑对方的身份,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多,折磨得他没有一天可以安眠。如果再找不到答案,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精神失常。
    他决定去找一个人。虽然这十年来,他有意无意都在避开她,但现在必须去找她——赵露霞。她是最后和李若馨在一起的人,除了她,林子晨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帮他。
    赵露霞在五六年前就离开了这座城市,嫁到了远方。林子晨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她的地址,他决定亲自走一趟,再问问当年发生的事情,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林子晨告诉未婚妻汪丽娟自己要出差两天。见他最近心事重重,精神也不太好,汪丽娟便劝他休息一段时间。看着眼前这个一直以来关心他爱护他的女人,他差点儿就点头同意了,但这时脑海里却闪出李若馨的笑脸。
    “没事的,做完这件事,我就好好休息几天。”
    告别汪丽娟,他登上了飞机。
    赵露霞的家并不难找,那是当地出名的高档住宅,闹中取静,靠山面湖。
    从机场出来林子晨便直奔赵露霞的家,到了小区门口,才决定先打个电话。
    “喂,哪位?”
    “我,是我,林子晨。”
    “……”电话那头忽然一阵沉默。“子晨,是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都挺好,我有点儿事想找你,你现在方便吗?”
    “什么事?方便,不过我已经不在武汉了……”
    “我知道,我现在就在你们家小区门口,如果方便,希望你能见我一面。”
    “啊?你在南京?” 电话那头,赵露霞的惊讶毫无掩饰。
    “嗯。”
    “……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出来。”
    在林子晨的记忆里,赵露霞总是穿着球鞋、牛仔裤和T恤,说话大大咧咧,满脑子都是同人、卡通之类的古怪玩意儿。她身边的男性朋友远远多过女性朋友,而李若馨是她极少数的闺蜜之一。然而现在迎面走来的赵露霞却差点儿让他认不出来,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一头长发,身段丰满,身上配戴的项链、珠宝和手表,无一不是名牌,活脱脱一个贵妇人。
    赵露霞虽然在电话里知道林子晨来了,但还是有些半信半疑,如今真在门口看到他,心中依旧难掩惊讶。
    “子晨,真没想到你会来……”赵露霞热情地打着招呼,但毕竟太久未见,热情中还是透着一股生疏。
    见到了赵露霞,林子晨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礼貌地听她滔滔不绝说着一些客套话。
    “你是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你该不是专门来找我的吧?”见林子晨一脸的心事,赵露霞直截了当地问道。
    林子晨尴尬地点点头。
    “阿霞,我确实有点儿事,要不我们去旁边的咖啡馆坐坐?”
    读书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也常去咖啡馆。在那里他们总能找到一帮朋友,一起游戏、庆祝,畅谈人生,幻想未来。时过境迁,如今再一起坐在咖啡馆,却已是另外一番景象和感觉了。
    这间咖啡馆在高档住宅区外面,白天基本没什么人,他们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拿铁?”林子晨记得李若馨和赵露霞都喜欢这个口味,而他自己因为喜欢喝甜味的摩卡而常常被她们讥笑。“只有软弱的人才喜欢喝甜咖啡!”李若馨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已经很久不喝咖啡了,帮我要杯果汁。”赵露霞拒绝了林子晨的提议。
    林子晨点点头,让服务员送来一杯摩卡和果汁。
    此时赵露霞也沉默了,两个人都心不在焉地喝了几口。
    “你的变化真大,我都差点儿认不出你来了。”林子晨先开口,打破了沉寂。
    “人都会变的,你似乎也不一样了。”赵露霞淡淡地笑道。
    “物是人非。”林子晨苦笑。
    “你来不是为了找我叙旧吧?”
    “我最近收到几封电邮。”林子晨终于鼓起勇气,他拿出手机,把那几封匿名的电子邮件找出来递给赵露霞看。
    赵露霞看过邮件后,沉默片刻,难掩怒气道:“恶作剧!”
    “那张相片她出发前是带在身上,而那首诗也只有我和她才知道,你说会不会……”
    “不会!”赵露霞粗暴地打断他的话,“你多大了?这种事也会相信?她如果真的活着,这十年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出现?有什么理由不出现?”
    林子晨从收到这些邮件开始就一直在想赵露霞所问的这些问题,甚至想的比她问的更多。理性告诉他这是恶作剧,可从感情上却放不下,他愿意相信这些问题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合理的原因,只是自己不知道答案而已。
    “我不知道,或者她失忆了,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但是我感觉她还活着,或许就在某个地方,只是她生我的气,不愿意见我……”
    “你疯了!”赵露霞站起来,不愿意继续聊下去。那次事故后,她的身体和心理都受到巨大的折磨,她不愿意去回忆或想起那些事情。
    “阿霞!”林子晨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准备离开的赵露霞,“帮帮我。”
    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林子晨,赵露霞的眼神里不是怜悯,而是愤怒。
    “帮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你就是浑蛋!懦夫!你为李若馨做过什么?她为你牺牲那么多,你为她做过什么?她母亲过世的时候你在哪里?她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她出事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去西藏那次,陪着她的人应该是你!我要是她,无论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不会再找你!晚了,人都死了,你再搞这些事出来有什么用?我问你,还有什么用?”
    积压在赵露霞心里多年的怨气、怒气和委屈,终于在这一刻随着眼泪一起喷发出来。
    林子晨无言以对,他可以解释,但他又能解释什么,解释给谁听?赵露霞有一点骂得很对,自己为她做得实在太少,他想弥补,可是人不在了,什么都没了。
    见赵露霞骂完,那股真性情还在,林子晨反而觉得欣慰。
    “你有没有查过电邮的来历?”赵露霞恢复了平静。
    “我专门让公司技术部的同事帮我查过,但对方使用的的匿名发送,而且是VPN代理,找不到IP地址,根本无法确认发件人是在哪里发的邮件。”
    “如果真是李若馨,她既然联系你,为什么又不露面?”
    对于这个问题,林子晨只能摇摇头。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想重新走一次你们当年的那段路……”
    “你……”赵露霞几乎无法相信听到的这句话,不过林子晨的眼神让她不得不放弃任何怀疑。
    “恩,不管最后我能不能找到李若馨,十年前我错过了,现在陪她走完这段路,这是十年后我唯一能做的。”
    “好吧,你想我怎么帮你?”赵露霞的眼眶有些湿润。
    “路书,当年你们的路书,还有你们去过哪些地方,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所有的细节。”林子晨把手机放回口袋,挺直了腰板,他这半辈子从没有勇气做一件超越理性的事,现在他却必须做,不做他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从赵露霞那里回来,林子晨更加确信自己要做些什么。不过开始这趟旅程之前,他还有两件事要安排,更准确地说,他必须对公司和汪丽娟都有个交代。
    GHP国际,世界五百强之一,一流的跨国投资集团,林子晨大学毕业后,几经波折才进入这家公司,从最底层的员工做起,现在成为部门经理,他大部分时间和青春都奉献给了这家公司。然而现在,他决定辞职。
    总经理Jon是前两年从美国空降来的,处事精干,公私分明,林子晨在工作上与他配合默契,两人私下也是朋友。辞职的事,于公于私,林子晨都需要先找Jon聊聊。
    “What?辞职?!”这个美国人大吃一惊,“你是打算跳槽到其他公司吗?”
    林子晨摇摇头:“Jon,辞职完全是因为我的私人原因。”
    “本来我不应该对你提前说,但是总公司已经打算升你做区域总监,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
    “我考虑得很清楚,有些事,我必须去做。”林子晨肯定的回答。
    “OK,我会帮你把辞职信交上去。”Jon无奈地摆摆手,“现在作为朋友,我还想多问一句,Why?”
    “Love。”
    | 2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海上人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2天 / 跨度31天】
    • 开贴:2020-05-22 09:04
    • 更新:2020-06-22 17:15
    • 阅读:1632 回复:437 楼主:400
    • 字数:约57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游记仙游峡湾210图 番茄焗大象 2014-09-09 10:07 416/151 32/49
    贴图無邪孩子最可愛 -2(转载)329图 hajve306 2018-04-04 10:19 8/372 217/3263
    其它忽然有流泪的感觉……338图 寻找君则 2020-06-28 23:39 284/1347 625/997
    游记人生第一次徒步旅行,会陆续更新379图 万能的咖喱 2016-05-07 20:46 1304/65 32/221
    游记[异域风采]一个农民眼里的越南130图 jiansenglee 2015-09-03 15:00 167/140 29/2278
    游记[人文地理]四海漂流。。。。走遍中国。。。893图 云天小白4 2011-09-17 15:11 210/948 290/516
    杂谈小叔想把孩子放我家 花蕊20090909 2011-10-06 12:53 1120/322 26/680
    游记中华小车闯西藏——单车双人单司机16天6565公里川藏青甘大回还544图 舞之翼W 2012-11-09 23:45 230/595 17/49
    时尚发点儿家里的小玩意儿吧,好看的不好看的,值钱的不值钱的341图 woth10 2008-07-03 23:27 1204/694 108/135
    情感◤ 一 个 女 孩 的 月 经 论 (替女孩说句话)◢ 121200523 2010-02-22 15:50 832/77 70/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