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换个标题重开,不知道怎么取标题】离婚后,还能相信游戏人间的上司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徘徊的2020 时间:2020-06-03 11:30
    找个树洞,吐吐迷茫~
    .......................................
    我今年27岁,18岁那年考大学来了现在的这个繁华无比的城市。
    19岁,遇到了前男友(应该说前夫吧),他比我大2岁,是我的学长。我们都不是本地人,来自同一个省份,不同城市,我们的老家,大概相隔车程4小时。他是一个富有活力、野心的人,长得不能说多帅,但确实挺有魅力的。
    20岁,我们第一次在一起。
    22岁,毕业,他已经在这里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也留了下来。
    我24岁那年,为了能够买房,我们先领了结婚证,在双方父母的支持下买了一间偏远的小公寓。
    他说:我们再努力一下,等你26岁的时候,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然后28岁你给我生一个可爱的宝宝。
    我以为我真的很幸运,很幸福。
    然而,25岁那年春天,一切都化为乌有。
    越来越晚归,越来越多的出差,一切不是没有征兆,只是我太信任他。
    直到有一次,在家的楼下,撞到一个女孩在他怀里哭得梨花带雨,他哄极其耐心。远远的看到我,把怀里的人护得更紧。
    接下来是一场历时半年左右的拉锯战,我想原谅他,我曾经极力的挽回,后来我知道我输在了哪里:我没有本地户口,我没有几套拆迁的房子,我也没有有能力的舅舅能够给他事业上的帮助。
    这套房子,是我们婚后的财产,当初购买的时候,双方父母已经几乎都倾其所有,给我们支付的首付,现在谁也拿不出钱来,支付对方费用。
    原本想卖了吧,分了一了百了!但是我爸妈在最后时候说:“如果你还要在这个城市,这房子爸爸给你留下吧!”
    爸爸卖了老家的公寓,又问我大伯他们借了一点,给我留下了这套房子。
    ........
    处理完一切,几乎是遍体鳞伤吧,还好有闺蜜,有朋友,又花了小半年的时间慢慢走了出来。
    公司领导也很好,前年年底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机会,把我推荐到了公司总部,虽然职位上,薪酬上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前景更好,也更稳定。
    刚到总部的时候,正好是要办年会,我其他事情一下子也没办法接手,年会的事情倒是正好,可以让我去执行。
    这个过程中,一直跟老总的助理接触,叫他T吧(特助嘛),比我大6岁,未婚。
    T有能力,同时他在公司也有很强的背景,风趣幽默,有点招蜂引蝶,办公室很多女孩都喜欢跟他打趣玩笑。
    我对他无感,
    真的无感,
    可是,莫名奇妙的,年会的那天晚上,我们就睡到了一起。
    早上醒来,他给我支付宝转了6K,说:我先走了,你再睡会儿,待会儿去退房结账。
    我说:好。
    我很迷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再后来,我们就保持着一个月,约2、3回的频率吧,前面几次,他一直都是离开时给我一笔钱,一般都是大几千。
    后来我有一次跟他说:太多了,你没必要给我那么多。
    他笑着说:那一次给就不是约P,是bao养了。
    我没接话,他说:行,回头再说吧。
    陆陆续续给,我不想他多想,不想过度牵扯,所以我都拿了。
    这样过了1年,今年过年回家,父母开始催我找朋友,疫情让我在家多待了好几天,父母与我促膝长谈,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能这样浑浑噩噩下去。
    回来上班,他去车站接我,我拒绝了,他问我怎么了,面对他我很心虚,我说:我不想了。
    他有点不依不饶,后来感觉就变味了,他约我谈心,吃饭,踏青,我有拒绝,有接受。
    现在我越来越看不清他,也看不清自己了。
    【等待审核吧】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徘徊的2020 时间:2020-06-03 11:36
    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六一儿童节,公司里有孩子的同时下午都放假了。
    我们办公室十来个人,就剩下4个。
    T下午到我们办公室来找我领导,扑了空,跟大家闲聊,他说:我请大家喝咖啡吧,辛苦大家坚守岗位。
    大家七嘴八舌地点单。
    大家问我:ZZ,你喝什么?
    我想说我不喝了。
    T说:Z,热巧克力吧!
    我想拒绝,他说:好了好了,我下单了啊!
    大家嘻嘻哈哈地谢他,他摆摆手,出去了。
    随后,他给我微信说:生理期,喝点巧克力比较好。
    我不知如何回答。
    他又说:晚上一起吃饭?
    我说:不了,不舒服。
    他说:好,那自己注意休息。 | 1楼 | | | | |
    作者:徘徊的2020 时间:2020-06-03 11:39
    18年底,我慢慢地走了出来。
    那段时间,妈妈比我还难过,她说: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连婚礼都没有办过,怎么就成二婚了!
    我原本也是活泼可爱又调皮的姑娘,那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都曾经拥有啊!可是那半年,我几乎忘了怎么笑。
    那时候,我的直属领导对于我的情况都知道,她一直安慰我说:没事,赶紧跟他分了,姐也给你找一个富二代,拆二代,气死他!
    18年底的时候,总部招人,鼓励底下公司优秀员工推荐,我领导说:ZZ,姐给你推荐了,你现在一个人还房贷,压力太大了,去总部,福利比我们下面好,一开始虽然涨薪不多,但以后肯定比现在好,你好好把握。
    我精心准备了,也被录取了。
    收到录取信息的那一天,我请领导吃了饭,领导说:这半年,你也成长了,以前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整天嘻嘻哈哈,傻乐呵,50%的精力放在工作上,50%的精力都在你那小家上。我还真不敢推荐你去总部。这半年,我甚至会以为你会一蹶不振,我都想,即使你工作出了纰漏,我也得给你兜着。没想到,你很有分寸,工作中一点也没有松懈,反而更出色,就这一点,能分清公私,能在工作中控制情绪,我觉得你就能去总部,别给我丢脸啊。
    我笑着对领导说:不工作怎么办,毕竟我现在得一个人还贷款啊。
    领导说:对,能这么想就行!
    那一次,总部我们部门招了2个人,一个是我,从底下分公司上去,一个社会招聘的。
    我去了没几天,领导就让我负责年会的事情。
    一切从简,也是几千号人的事情,下午大会,晚上晚餐,安排起来也不容易。
    特别是大会的内容,章程。
    需多次与大领导沟通,大领导多忙呀,所以真正处理的就是T。
    以前我就认识T,在分公司的时候见过,他跟我们分公司的领导关系很不错,几次见他们在办公室谈笑。
    T也记得我,对我也颇为照顾,他性格很活络,洒脱,处理公事头脑清晰,条理清楚。一直是单身的状态,经常是办公室女性的谈资。甚至把他评为我司第一钻石王老五。
    我对他没有任何想法。甚至因为他的某些地方感觉有点像我前男友(更想称前男友,而不是前夫,就当我自欺欺人吧),我有点厌恶他。
    这一个多月,我自认为没有对他释放什么暧昧的信号,他也没有显出对我有什么特殊的,毕竟,他对所有女性都很亲善,年纪大的部门领导,他都管人家叫姐姐,或者某大美女;年轻小的,他要用人的时候,称呼人家某小美女。
    | 2楼 | | | | |
    作者:徘徊的2020 时间:2020-06-03 11:39
    年会那天,特别忙,忙到昏天暗地,我踩着高跟鞋,到最后坐下吃饭时,小腿都肿了。
    我偷偷溜到老领导那边,吃了几口,偷个懒。
    老领导去给分公司领导敬酒,拖上了我,T也在那一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我也喝了一些。
    不记得细节了,只记得我的老领导在T面前夸我,T也说一直夸我能干。老领导跟T说要多多关照我,T说那是肯定的。我跟T碰了一杯,端起来准备喝,他压住了我手,自己喝了,然后说:女孩子少喝点,待会儿还要忙。
    我连声说谢谢。
    敬完酒回来,我不敢多留,赶紧又去忙。
    晚餐结束,送走领导,安顿好外地公司的同事,已经快11点了。
    我到饭店总台,与他们经理,确认所有的台账,一笔笔核对。
    数目众多,我拿着手机,摁着计算机。
    要拿回去,周一给领导签字,确认,请款。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轻笑,是T。
    我连忙直起身,问候:T总,您还没走。
    他说:算得清楚吗?
    我连忙点头,他说:错了。
    我疑惑,他说:你刚刚多乘了一个2。
    然后,他从我手里拿过账单,一会儿功夫帮我重算了一遍。
    帮我跟饭店因为一些软饮又砍价了一番,最后饭店重新打了流水,我收起来,放在包里。
    往外走得时候,T大步向前,而我因为一天小皮鞋,小腿酸胀,完全走不快。
    他走了两步,停下等我,问我:你领导他们呢?
    我说:她们去酒店那边了安排住宿了。
    他点点头没再说话。
    走出饭店的时候,被冷风吹得我一阵哆嗦。我坐领导车提前过来安排,当时把大衣脱在了她车里,这个点真的冻得我够呛。
    T看看我,说:外套呢?
    我说:忘在王总车里了。
    他手上挂着他的大衣,抖开,给我披上。我有点受宠若惊,他笑着说:我忘了衣服回来寻,原来是为了给你的。
    我想还给他,抬头的瞬间,他低眉浅笑,又拉拢了一下领口。
    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踩空了台阶,人往后仰,他顺手一带,我扑进他怀里,但是脚还是扭了。
    大概是酒精的作祟,我没在第一时间推开他,他也没放开我,他也喝了不少吧。
    得知我扭到后,他一直扶着我胳膊,他询问了我住哪里,说:这么远?
    他看向我们预定房间的酒店,说:预定的房间还有多的吗?
    他扶着我,半搂着我往那边去。
    我挣扎了一下,不知道当时自己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不想让公司其他人看到他扶着我,我说:应该没房间了,我不住那边。
    他可能理解错了,他忽然就笑了,四顾一番,转身,说:那换个酒店。
    酒精、冷风、大衣、怀抱……似乎每一个都是我的借口,我忘了我怎么说的,我只记得我还问了他:你车呢?
    他说:停着,我喝多了,不能酒驾。
    他把我安顿在酒店大堂门边的沙发上,问我要了身份证,去办理入住。
    我脑子不知是混沌的,还是清晰的,还在想,他只是给我开间房吧。
    过了一会儿,酒店服务员推了一辆轮椅出来,他一起走过来,扶我坐上去。我还说:你太夸张了。
    他笑眯眯地说:你不愿意去医院,我有什么办法。
    我们讨论过去医院吗?
    他推我去前台影像采集,问酒店要了冰块,推我上楼。
    进了房间,他给我冷敷,耐心细心。
    没有很肿,他做得无比认真。
    仿佛,我们之间很熟悉,很亲密……而我晕晕乎乎迷迷瞪瞪浑浑噩噩,很享受。
    一切顺利成章吧。
    第二天,我比他醒的早,可我不敢醒了,我那会儿才真的清醒。
    心中很懊恼,不知如何处理。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他坐起,附身靠近我,也许想看看我醒了没有,我一动也不敢动。
    他洗漱去了,我还是不敢动。
    等他洗漱完,他在床边穿衣服,悉悉缩缩,弄出很多声音,似乎故意吵醒我。
    我装不下去了,睁开眼睛,他正看着我。
    我不语,他不言,我投降,我鼓足勇气说:你好了吗?我去洗澡。
    他没说话,没让,我没勇气这样在他面前,离开被窝。
    他已收拾完毕,在我床边坐下,问我: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他问的是何意,心中有怒气,有悔恨,有不堪,又强装镇定,我说:想什么,又没让你负责。
    他莞尔一笑,说:喝多了?
    我说:大概吧。
    他说:脚还肿吗?
    说着去摸我脚,我赶紧缩起来,他说:挺灵活,看来没事。
    他低头吻了我脸颊,压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说:你再睡一会儿,我给你转了钱,我先走了,你晚点去退房。
    我木讷地点点头。
    他又说:没有负担吧,咱们……
    我抢了话头,我说:T总,我知道。
    他笑着没再说什么,安抚了我一番,走了。
    我拿起手机,发现他给我转了6K。后来前台退房,问我用信用卡预付款吗?我说不用,取消吧,我来结。 | 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徘徊的2020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2天 / 跨度32天】
    • 开贴:2020-06-03 11:30
    • 更新:2020-07-05 21:32
    • 阅读:934134 回复:5225 楼主:257
    • 字数:约118千字
    • 图片:2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