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你们看了这么多小说,贫道跟你们讲点真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8 19:56
    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不是什么职业小说家,我是一名道士,中国道教正一派天师道的道人,四川道教在册的高功法师。

    因为我正式入道前的圈子很杂,我身边奇人异事总少不了,我接下来要讲的每件事,都是我入道前后的真实见闻,和在道家修行的亲身经历,一切真实可靠。在回忆和讲述的过程中,我力求从唯物和唯心两个方面,带大家从我这里,了解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另一面。

    鉴于敏感词汇和玄门秘密,隐去的部分大家自我脑补。

    今天是2017年12月13日,国难日,作为幸存者的后人,哀痛过去……缅怀未来……

    今天也是我来苍山深处修行的第七天。

    来深山里修行,一是为了远离红尘喧哗,静心修行道家功法,二个为了把这么多年,发生在我身边的奇闻异事写下来,给大家留个回忆。

    本来打算进山里第二天就动笔。没想到拖到今天,才开始写第一个字。

    有点磨蹭,但一个人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修行,不适应环境真没法。不小心会断水断粮不说,还容易打扰了其他朋友。

    其他朋友?没错。

    刚来的时候,为了确定水源的问题,我询问了这山里还有人家没。道友告诉我,除了进山时,离我这有20里的那个村子,我房后面山上还有个四五百人的村落,但村里人不喜欢出来,也不喜欢外人去打扰他们,让我别去惹麻烦。

    我想,这里是西南苗疆,有不少少数民族,他们的风俗习惯,我不一定清楚,那就不去打扰的好,反正我进山里修行就是图个清静,人多反而不好。于是就表示,我迫不得已是不会上去打扰人家的。

    但没两天的大风导致断水,让我这迫不得已提前了。因为我去山上几百米借水,可比去山下20里山路方便多了。

    邻居借个水,总应该不难吧,再说,我也是个修行人,应该不会让人讨厌。于是,我就拿着个水桶往山上去了。

    ……

    这一去,才知道,原来这四五百人的村子是个坟场,而这四五百的村民其实是……

    ……

    呵!弄了半天,我住坟地边上。而我道友口中的,不喜欢出来,也不喜欢外人的村民,真是给我开了个风趣而善意的玩笑。我知道,他这么说是为了我好,让我一个人在山里不多想。但我这个道士的胆子有多大了,他可能忘了。

    25岁以前,我是个不喜欢喝水的人,每天作为一个常人正常所需的水分,从饮食里获取就够了,我也从不喜欢吃蔬菜,水果也就夏天吃吃瓜类和葡萄,但肉是少不了的,我是个绝对的肉食主义者。曾经在新疆创下每天3斤肉,2斤烈酒的腐败生活。可好景不长,不规律的饮食习惯,让我25岁时得了胆结石,并成了无胆英雄,从此收敛了不少。

    说起割除胆囊这件事,我还是每每一声叹息。因为本就不该割掉,完全是遇到了庸医!

    胆囊炎和肾结石我是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发现有的。但胆囊炎是慢性,不碍事。25岁的时候,一次跟大学的烂兄烂弟,深夜喝啤酒吃烧烤完,回家躺床上不久,就深感不适。初期以为是肾结石,半夜站起来反复僵尸跳,跳了一晚也没见好转,第二天一早就到附近有名的**三医院挂号看病去了。

    给我看病的是个50多岁的女医师,看上去很和蔼,有名医的风范。检查完,给我诊断是胃炎,让我输液吃药就好。

    于是,我便听了这位医生的话,坚持输液吃药了三天。

    这三天,可真不好过,疼得是反反复复。

    到了第三天晚上,我那是快痛不欲生了,半夜就差没有风度的满地打滚了。凌晨1点,我打了车去了成都最好的医院挂了急诊,医生一诊断说是胆囊炎,而且非常严重,需要马上手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这一听就蒙了。

    “不是胃炎吗,怎么胆囊炎了?”

    这位男医生说,“那是误诊,你在哪个小诊所看的?”

    ……

    我沉默了片刻,问医生还有回旋的余地没。

    男医生说,“回旋可以,不在乎命就行。”

    我说:“那还是安排手术吧。”

    男医生皱了皱眉,说,“我们医院今天的手术床位,刚才一位急诊病人预定时就满了,你要手术得去其他医院。”

    我一听,这可麻烦,但也只好联系其他医院。

    整个成都认识的医院熟人的电话是都打完了,手术床位都安排满了。真不知道现代人怎么这么多病,抢着上病床。

    最后是在一位老同学的帮助下,联系到老家的医院,离我这里100里左右。于是,我就打了杜冷丁,去赶长途客车往老家走。

    没错,这位男医生给我打的是杜冷丁,你们说我是不是真运气?

    要不是碰上那位名医气质的女医生,也不会耽误我的治疗,更不可能严重到这个地步。

    一路上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我是把同车的乘客给吓着了,因为我不光脸色惨白,大汗淋淋,还一声不吭……

    到了医院,同学已经帮我把手术安排好,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说实在的,我那时已经不疼了,要不是走到这步,面子下不去,真不想进去被手术了。

    没两分钟,来了位年轻的女护士,让我把裤子全脱了。

    我说干啥。

    她说把那剃了。

    我大吃一惊,“我胆囊切除,剃我这干啥?!”

    她说是手术要求,必须剃,而且是她来。

    ……

    当时,我可是人生头一次“不知廉耻”了。

    心一横,剃吧!大老爷们,不怕看。

    剃完,在失落中的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是我第一次进手术室开刀,原本以为严肃的氛围,被医生护士的聊天给吹得灰飞烟灭。聊的都是昨晚打麻将的精彩场景。

    我同学在一旁安慰我说,“别怕,我陪着你。”

    我看了看她,心想,你是女的,我是光的,这陪下去,我岂不是亏大了。

    但看着她“无邪”的神情,想起这次全靠她帮忙,再想想刚才小护士不都那样了,也就不存在了。

    管他的,洒家豁出去了!

    麻醉医生问我,“局部麻醉,还是全身麻醉?”

    我问有什么不同。

    他说,“局部麻醉对身体影响小,全身麻醉影响大。”

    我问啥影响。

    他说,“全身麻醉对以后的记忆力会有影响。”

    我说,“那肯定是局部麻醉了,毕竟就切个胆囊吗,又不是全身动刀,我受得住。”

    说完,麻醉医生开始忙他的,我也跟旁边医生吹起牛来。

    吹了一会,麻醉医生跟我同学讲,“这麻药剂量对你同学不起作用,可能还是要全麻。”

    我一听,还没来得及问,我同学就跟我说,“刚才医生都给你加了量,确实对你没用,如果麻药不起作用,手术就无法进行,现在只能全麻。”

    我想,事到如今,我也就是案板上的鱼,随便你们宰割吧。

    便不耐烦地说,“好吧好吧,只要手术顺利就行。”说完继续跟刚才的医生吹牛。

    过了会,我发现医生和护士看上去都有点尴尬,我回头看了看我同学。

    麻醉医生问我同学道,“他是不是经常喝酒?”

    “对啊,他酒量好着呢。”我同学回答道。

    “怪不得,量还不够,还得加量。”麻醉医生说道。

    旁边的主刀医生问:“再加没事吧?”

    “没事,你看他哪有问题,我心里有数。”麻醉医生回答道。

    ……

    于是,我便在不知不觉的牛皮中睡着了……

    ……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病床上。听说取了三个依次大小,纯圆形的舍利子。哦不,是胆结石。还听说,我麻药的剂量已经可以麻到三头牛了……

    从此,我便升级成为无胆英雄,害怕两个字咋写的,也忘了。

    ……

    住坟地里修行,可能新朋友觉得一定是小说托词。但我此时此刻写下这些时,那真是在坟地里,闲暇时还开了直播,是在熊猫TV,房间名:“道行天下”。可惜现在熊猫也没了,王先生也不玩了,我们也都没玩的了。

    在山里修行时,想了很久,先讲哪件事情,最后觉得,还是从引发我走进道门的这件事,讲起吧。

    这从一次终身难忘——“鬼压床”。

    这一次的经历,完全颠覆了当时我还引以自豪的“唯物主义者”大师的身份,也完全打破了我二三十年所受的标准中国式教育而形成的知识结构,让我了解到了这个世界一直存在的另一面,也是被现代人类科学嘲笑和否定的另一面。 人打赏 3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8 22:58
    @一轉唳點 2020-06-08 21:05:44
    @玄明仙人 :本土豪赏1个 膜拜大神 (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福生无量天尊 | | 7楼 | | | | |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8 23:25
    @sjd5858 2020-06-08 23:17:23
    养肥了再看吧,,楼主啰嗦也还罢了,还懒。
    无胆无所谓,,别太监。
    -----------------------------
    你知道我写的东西被禁了多少回吗?从起点到头条,再到天涯,我是不断阉割内容,回避敏感词汇,才能把片段的事情让你们看见 | | 13楼 | | | | |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8 23:59
    改了七八遍,还是刚发出来就给我删了。刚听说晚上是机器人值班,那贫道就白天发吧。哪位朋友熟悉规则,可以指教,贫道刚弄天涯,确实整不过这个审核敏感词汇的机器人。?? 来自 | | | 19楼 | | | | |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9 09:07
    @aaaabbab 2020-06-09 08:56:48
    福生无量天尊!
    -----------------------------
    福生无量天尊 | | 27楼 | | | | |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9 09:08
    @吟游占卜师回来了 2020-06-09 00:38:24
    所以到底是真事还是小说嘛
    -----------------------------
    当年“熊猫直播”上万人见证了我在山里的修行,若不是有直播,可能贫道的命也折那个大山里了 | | 29楼 | | | | |
    作者:玄明仙人 时间:2020-06-09 09:43
    一切,都是从2008年5月12日开始的。

    2008年5月12日,中国汶川发生了里氏八级的大地震。当时贫道虽然已修行多年,但还未成为真正的道士,是一名文化工作者。

    因为当时我工作的特殊性,我一直过着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闲散生活。

    那天中午2点过,我还在蒙头大睡。

    突然,人不由自主的翻了个身。

    我莫名其妙,准备继续睡,可没等两秒钟,我又被翻了个身。

    “地震了!”脑海里的声音,让我第一时间冲到了卫生间,抱着墙角最重的日本三菱洗衣机,稳定自己。

    可这人,就像是洗衣机里的衣服,居然甩了起来,哐当哐当地。

    我当时心想,坚持一下,应该就会过去。

    可这一甩,估计大半分钟都过去了,还是没停。

    我想,这可坏了,再这么下去,我这房子说不定得垮,还是跑出去吧。按我平日的速度,跑下我住的这四楼,应该也就十几秒。

    可定神一想,“不行,我这还穿着‘火炮儿’(四川话:内裤),这跑出去万一被埋了,挖出来还是个光的,得穿裤子!”

    想到这,我立马跑到卧室,蹬上外裤,抓上衣服,再往外跑。

    可刚跑到洗漱间门口,又发现自己的隐形眼镜没戴。这可不好,我是中高度近视,不戴眼镜,跟瞎子无异。万一跑半路,被一个掉下的砖头儿砸死,不划算。

    想到这,我又返回洗漱间,把隐形眼镜抓紧戴上。

    这隐形眼镜戴完,估摸着,差不多两三分钟都过了,倒也没震了。我觉得,这会跑,可能也没必要了,索性不紧不慢地走到客厅。

    我这客厅啊,当时是一片狼藉,但也并不觉事儿大,可听到楼下的嘈杂声,再走到窗户边儿上一看,就真傻了眼。

    ……

    这满大街的人啊,跟世界末日一样,黑压压的,站满了整个街道。我想,我还是下楼吧,一个人在家,没看到这样的场景,确实还没那么害怕。这一看到了,别人的恐惧,多少,也加到自己头上了。

    下了楼,只见这满大街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啥的也有。隔壁洗浴中心,还有不少,根本就没穿的,也站在大街上。

    随即,我打了两个电话,分别给合住的嫂子,和一个女排教练大姐。

    这里说明一下,我这租的房子,是个大套三的房子,以前一个人独居,后来在成都创业的哥嫂,和她刚离异的闺蜜,一起搬了过来,我们三个人一人住一间,人气旺了,生活上也有个照顾。

    电话打了,可都打不通,这下觉得事大了。当时就想,这到底是多大的地震,成都难道就是震中吗?

    周围的人,都在焦急的打着电话,谁也不敢乱走,似乎都在等人。我呢,也担心合租的嫂子和女排大姐回来找不到我,干脆,也就坐在街边的花台上,继续挨个,打我的电话。

    估计,过了半个小时,我远在深圳的本家哥哥,打电话来了,从他的电话里,我知道是四川大地震了,而且是8级以上的大地震!真是闻所未闻!接着,再知道地震最厉害的,是川北一带。

    我当时一听川北一带,脑袋就有点蒙。

    那是我家的方向啊!

    再问问,最严重的几个地方,居然有我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三线小镇?

    ……

    天塌了的感觉,那是人生头一次,当时就是蒙了,人完全蒙了。

    第二天,我坐着另外一位老同学两口子的小车,匆匆地,往远在成都百公里外的那个小镇赶去。

    那一次赶回去,中途打了几个拦着我的人,我倒是记不住了,只记得谁拦着我,我就那句“我回去给家里人收尸,你要再敢挡我的道,老子连你一块收!”

    这句话,到现在想想,还挺是管用,估计当时我那个样子,也挺可怕。反正,我是顺利到了重灾区第一线。

    我曾经生活过的这个地方不大,是个国家有名的三线重镇,跟部队大院似的,几下子,就把所有的亲人都找到了。

    也许,是我外婆家从小信佛信道,很是虔诚,受到神灵垂爱,在那个死伤极其严重的大地震下,我外婆家,包括远亲,都没人遇难,最多就是伤残,这也算是不辛中的万辛了。

    当然,说到这里,请在这次大地震中,亲友遇难的各位朋友们原谅,原谅我又提这件事。贫道现在已经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道观,为你们离去的亲人,再多念念经,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早日开始新的生活。

    ……

    在确定了亲人和朋友都安全以后,我随着救护人员,将亲人都转移到德阳市的相关医院。

    在这一过程中,人性的百态让人沉默,有欣慰,也有愤怒,这里就暂且不提,改日与好友喝酒时,再骂几句,然后笑几声得了。

    我的老妈,是个传统妇女,大地震中受了些轻伤,但没有什么大碍,转移到德阳后,还想着偷偷搭顺风车回家,能拿点家里的东西,就拿点,毕竟大地震逃出命来的,身上啥也没有。

    但,这是我极不愿意的。因为活着命逃出来,那都是老天万分垂爱,这都还在余震不断,又往那个重灾区跑,不是找事吗?所以,在她第二次,想偷跑回去的时候,我追了上来,表示要么不去,要么我跟着一路。

    最后的结果,当然一路了,因为我这原生家庭的人都很倔。

    ……

    回到重灾区,回到那个像地狱一样的地方,是我一辈子都想屏蔽的回忆。

    因为太惨了,惨得超出大家的想象。我想,只有亲身第一时间在那里的人,才能明白我的意思。

    在陪我妈回家拿东西的时候,正好要经过我的母校,那所有名的省重点中学。

    第一次经过时,我听见了几声嚎叫,那是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嚎叫。或者说是惨叫,再或者,说是惨嚎。

    反正这种声音,我完全无法用文字形容,我也没想多留,继续往家走。

    当到了那个阳台和楼梯都垮了一半家中,我这妈的胆子,确实太大了。完全没有任何危机意识,执意往要垮塌的阳台上去拿香烟,丝毫不顾及会不会垮掉!

    在我愤怒的两次呵斥下,我这妈这才把自己的命当了回事,拿了几件东西,赶紧跟我下楼,离开这看上去随时要垮的房子。

    回去的时候,我又经过我的母校。虽然离她还有50多米,但那一声声嚎叫又传了过来。

    ……

    我知道那是父母找到自己孩子的叫声。

    我一咬牙,让我妈先回德阳,我留下来帮帮忙——毕竟这里曾是教育过我的学校。

    我妈知道我的想法,所以留下一句小心,就没拦我,匆忙赶回去,去照顾她该照顾的人了。

    看着我妈走了,我朝我的母校跑去。

    那是个已经垮塌完的中学,除了当年洪学智将军题字的校门,还有一半没夸,其他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我听到的那种嚎叫,是在一旁像死人一样坐着,等待着还埋在废墟下,自己孩子的父母,看见自己孩子被挖出来后,发出的。

    这种嚎叫,是我一辈子也不想再听到的,我相信也没有人愿意再听见,因为那是一种从骨子里嚎出来的声音,一种把自己生命嚎尽的声音。

    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级演员,可以演绎的出来。

    地震后的头几天,救援力量还没有完全跟上,我当时也不由自主的,成了第一线搬砖的自愿者。毕竟这样的大灾难,对于整个国家和民族都是个严峻的考验。

    我记得我挖出来的第一个学生是个男孩,身体已经僵硬,双手卷曲在脸的一旁,表情还停留在死去的那一刻,我默默地把他抬上了板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个触碰到死人,但在那个时候,我没有觉得一丝恐怖,反而从他的身体上感觉到了一阵异样,很是莫名其状,直到几个月后,我才明白,我感觉到的是什么。

    2008年的5月下旬和6月上旬,我基本上都在重灾区度过的。抬过多少死人,我已经记不清了。晚上累了,就地而睡的时候,旁边放着的也是遇难者的尸体,但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生死在那一刻,似乎都不是问题了。

    ……

    很快,到了6月中旬,我们伟大的国家,已经完全展开了各类灾后援助,我们这些自愿者也已经无用武之地,我也自然地回到自己成都的家里,开始恢复正常的生活。

    这里,还是很感叹祖国的伟大。试问在这样大的灾难下,哪个国家,可以这么快万众一心,让灾民一个月后就趋于安稳?

    ……

    天灾是结束了,但我的事才刚开始……
    | | 30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玄明仙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天 / 跨度26天】
    • 开贴:2020-06-08 19:56
    • 更新:2020-07-05 19:11
    • 阅读:40038 回复:1077 楼主:61
    • 字数:约82千字
    • 图片:3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