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恶人》比恶人还恶的,是什么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时间:2020-06-21 19:02














    楔子

    郑市郊区,猫耳岗水库,据说是与南水北调有关联的水利工程,但凡有些事加上了“据说”,就会变得耐人寻味。就像这水库,淹死过人,据说就有了魂,一入夜就会听到刀锯骨头的声音,其实那是水库边上,杨树叶的声响。

    水库两侧,常年钓竿林立,白天撑着一排遮阳伞,晚上河面则是漂浮起一溜夜光浮,庞大的人流带动了水库周边的经济,使得这个偏僻的郊区拥有着它本不该有的繁华,反常的繁华如灯罩下黑暗的阴影,各类昆虫藏匿其中。

    水库北岸,一辆丰田霸道熄灭了大灯,车上走下两个中年人,一个体型微胖,略显秃顶,挺着个啤酒肚,一脸的横肉。另一个身材消瘦,眯着眼。

    “六哥,咱那个位置好像有人占了啊。”瘦子踮起脚往水库里边望。

    六哥往水边飞了一眼,扛起渔具,骂骂咧咧道:“靠他娘,谁坐那,让谁滚蛋。”

    六哥本名林光中,在郑市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在结拜兄弟中排行第六,故而被称为老六,年轻时曾手持五连发在囤张村与死对头枪战而出名,随着上边的大哥死的死抓的抓,他一步步坐上了老大的位置。

    早些年在郑市郊区他所盘踞的镇子上,每家每户都得按时缴纳保护费,私家运营车也得按时上缴,否则司机就会出事。那些年可谓风光无两,随着打黑除霸的实行,渐渐学会了收敛,可老虎藏起了爪子,它还是老虎,羊不敢惹。

    两人并排下到水库边,瘦子正欲上前递烟,林光中咣当一声撇下渔具包,骂道:“老子在这打的窝,凭啥你坐这?谁允许你坐这了。”

    那钓友一怔,转头正要发火,一见来人立马憋住了火气,赔笑道:“六哥,兄弟真不知道这是您的位置,我往边上靠靠。”他收起钓竿鱼护,提着钓椅往一边挪。

    这些年经过几轮的打黑除霸,挑头的基本都进去了,有的还吃了枪子,剩下这些要么有关系要么没证据。他虽不如当初土皇帝那般威风,横竖也算个地头蛇,即便树倒猢狲散,余威仍在,众人见了他还是会躲着点。

    “六哥,今晚这鱼口不好啊,坐这老半天了,不吃钩啊。”瘦子身旁的烟头扔了一地,眯着眼说。

    林光中翘起二郎腿,“钓鱼嘛,玩的就是耐性,你看看这帮人,不都空军(没钓到)么?”

    河岸两侧飘起一串串夜光浮,钓友都在耐性等待着鱼漂的晃动,如潜伏在黑夜中的杀手,静候猎物上钩,蚊虫的叮咬丝毫不能动摇他们的决心。

    夜深了,空气也凉了,林光中揉了揉肚子,说:“这半夜吃的烧烤不干净吧?我他妈这会肚子疼,拉一泡去,你去不?”

    瘦子调笑道:“六哥,可别被哪家寡妇拐跑了啊。”

    点上一支烟,瘦子裹紧了夹克衫,夜风吹的他眼睛有些干,他揉了揉眼,忽地瞥见林光中的鱼漂急促的晃动了几下,他一个箭步窜过去猛的收杆。

    “哗啦啦!”

    一条半斤多重的鲫鱼硬生生的被拽了上来。

    瘦子哈哈大笑道:“嚯!好家伙,这要回去煲汤一定补!”瘦子极其得意,心想着一会六哥回来不得夸我两句?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两个小时过去了。

    林光中始终没有回来,瘦子挠挠头皮,“这是掉坑里了?”他起身找遍了水库周边,最终在阴暗的杨树林里看见了林光中。

    此时的林光中裤子褪在了腿弯,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双目圆睁,脑袋被砸碎了,身下血流成河,右手自臂弯处被砍断,附近并未找到被砍下的半截手臂,推测凶手带离了现场。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时间:2020-06-21 19:04
    当地警方接到报警,立刻展开侦察,猫耳岗水库的西边很荒凉,没有摄像头,更没有目击证人,每一位钓友都是瞪大双眼,只顾看自己的鱼漂,哪里会四处张望。

    他们只对自己的猎物感兴趣。

    所以没人能提供任何消息。

    警方询问了河岸两边的每一位垂钓者,直至最后一位穿着黑色雨衣,带着近视眼镜的人。

    “喂,十一点半左右,有人说你去西边杨树林里了?”

    他似乎不想让屁股离开钓箱,只是侧了身子,说:“没去啊,我就是去西边那个渔具店里买了一包烟。”

    “什么烟?”

    “十渠啊”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红旗渠,托在手心。

    “当时你看没看见有谁进了杨树林?”

    他微笑着摇摇头,身子就扭了回去,平视湖水中的夜光鱼漂,眼角余光洒在了对岸——林光中之前坐过的位置上。一根无人的鱼竿下,闪烁着荧光的鱼漂如舞台上的提线木偶,左晃右跳。

    警车扬长而去,他竟情不自禁的咧开了嘴。

    “你会死,你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接下来都会死。”

    “怒火野蛮生长了十年,我压了十年,我只想在释放怒火的那一刻,让你看看地狱对罪人的惩罚,是何等的壮观啊!”

    夜深了,鱼漂更亮了,钓箱里残存的一丝余温逐渐消散了。 | | 1楼 | | | | |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时间:2020-06-21 19:04
    第一章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臧克家。

    两年后,2006年8月12日。郑市,更严厉的打黑除恶实行了。

    太阳如爆裂的原子弹,空气中弥漫着灼人的气浪,大地蒸腾出的热气扭曲了远方的高楼,扭曲了这座城市。

    歪歪斜斜的人影快速从天桥上穿过,从未有人驻足观看天桥上写满的打黑除恶标语,倒是在天桥底下的阴影处,盘腿坐着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的拾荒者,不似其他拾荒者那般浑然天成的邋遢,他身上有一股怪怪的感觉。

    可能是他那副近视镜吧,让他看起来像个颇有学问的……乞丐。他抬头凝视打黑除恶标语,尔后拿起旁边的手机,两根拇指快速捣弄,似乎发了一条短信。

    旁边矗立着一个黄色垃圾箱,他的同伴趴在垃圾箱口,探头往里看看,再伸手翻翻,摸出一个芬达饮料瓶。他正准备往嘴里倒,却摇了摇瓶子,回头问:“复生哥,还有一口呢,苹果味的,你喝吗?”

    “黑子,太热了,晚上再找吧。”复生说。

    黑子仰脖,咕咚一大口,喉结晃了两下后,又把舌尖从瓶口里塞进去,像一条爬虫似的奋力蠕动,这才把瓶子扔地上,踩扁,说:“我快存够钱了。”

    复生问:“你存钱干什么,还是去城中村找那个小珍吗?”

    “对呀!”黑子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又黑又憨,虽说体格强壮,但智商跟不上年纪,他不想朝九晚五,被别人吆五喝六,这就是他拾荒的理由。他将饮料瓶塞进身后的肥料袋里,指着天桥上,“复生哥!你看那个女的,裙子比小珍的还短,我都能看见她的屁股蛋儿!” | | 2楼 | | | | |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时间:2020-06-21 19:04
    复生吭哧笑了,严格来讲是勉强把面部肌肉挤出了笑的样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道深可及骨的刀疤,从他的颧骨一直砍到下巴,嘴唇合不严,有一个大豁口,两颗后槽牙露在外边。

    “这些都是在附近上班的,我每天带你来这里,就是因为写字楼里有很多这样的人,每天都会消耗大量的饮料,光捡瓶子就能让你赚不少钱。”复生双手环扣在膝盖上说道。

    黑子笑容可掬,说:“复生哥,你对我最好了,我以前在别的地方,他们都打我,拿烟头烫我,不让我在那里捡瓶子,只有你带着我发财。”

    “他们都说我是傻子,我才不傻呢!”

    烈日强光一点点吞噬着阴影,两人又一点点的往阴影里挪移,躁动的钢铁森林里,似乎只剩天桥底下这一片避暑的池塘。

    复生说:“那个小珍是骗你钱的,不要再去找她了。”

    “不!”黑子倔强道:“她每次都愿意让我摸她的手,但我必须先洗干净。她的手可嫩了,一水水的!”

    “只让你摸手吗?”

    “摸腚也可以,她说,得加钱……”黑子挠挠头。

    复生突然来了兴致,问:“你每次去脚屋,都跟她干什么了?”

    黑子舔舔嘴唇,凑到复生跟前,“洗脸啊!她们店门上写着呢,洗头洗面泰式保健,全套35元。”

    “她每次都会给我洗脸,还给我按摩,她说这是最正宗的泰式保健!”黑子脸上挂着笑,思绪也早就飘到了城中村的脚屋里。

    破坏一个痴人的美梦是可恨的。复生只是笑,不多说什么。

    “整个城中村里只有小珍不嫌弃我,我说我想跟她生小孩。”

    复生大笑,问:“那她怎么说的?” | | 3楼 | | | | |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时间:2020-06-21 19:05
    黑子兴奋道:“复生哥,她就跟你一样,也是这么笑的,笑的可开心了!”黑子坐的更直了,“她说她老家有个习俗,得拿出一万一,我才能跟她生小孩,他们那叫做万里挑一。”

    “所以,你每天顶着大日头去捡瓶子,挣来的钱都给她了?”

    “对,她都给我存着呢,存够一万一,我就可以跟她生小孩!”黑子嘿嘿笑着,黝黑的脸颊冒着红光,颇有些不好意思。

    复生不再说话,目光飘向远方,黑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问:“复生哥,你老看那条红布干啥啊,那几个字念啥?”

    “首恶必办,首奸必除。”

    黑子一拍大腿,“这好哇!妈卖批的,早就该收拾他们了,复生哥,你听说了吗?那个林老六的儿媳妇和孙子,失踪了!”

    复生点点头,又掏出手机看看屏幕,黑子说:“他真孬啊!前两年他们晚上喝酒,把酒瓶扔到路上,我想去捡,他们用脚踩住我的手,让我喊爷,喊爷才给。”

    “你喊了?”

    “喊了啊。”黑子说:“我喊完爷,他们还是没给,又让我喊爹,我不想喊,但是我怕他们打我,我还是喊了。他们又让我学狗叫,还说我学的不像。”

    “这还不算啥,有个卖馒头的,从那路过,那几个人就在街上拦住卖馒头的,尿在他的三轮车上,就尿在馒头上!那个卖馒头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们走了以后,卖馒头的就哭了。”

    “妈卖批,那个林老六,前两年钓鱼的时候被杀了,右手都被砍下来了,死的真好啊,到现在都没查出来谁是凶手呢,这一回最好让他全家都杀了!”

    复生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红旗渠香烟,点燃一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尔后又低头回复了一条短信。

    “黑子,想挣钱吗?大钱。”

    “有钱我就能跟珍珍生孩子了,哥,咱这次去哪捡瓶子?能挣多少!”

    复生摘下近视镜,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十五万。” | | 4楼 | | | | |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时间:2020-06-21 19:05
    郑市街头巷尾已经议论开了,背地里都说林老六活着的时候惹了太多仇家,当年一个妇女多嘴说了他两句坏话。他带着十几个弟兄,拿着枪在大半夜冲进她家里,逼迫他们下跪,敲诈了几万块钱。

    那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所有积蓄。

    此类霸凌事件层出不穷,可以说林光中的名声,除了好事什么都敢做。97之前,他在郑市基本上是横着走,严打一来,倒是赶紧低调装乌龟,直至两年前被人谋杀在猫耳岗水库,右手被砍,到现在尸体都火化下葬了,愣是没找到右胳膊在哪。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这叫死无全尸,是不能入轮回的。

    如今林光中的儿媳妇和他刚刚四岁多的孙子,吃过晚饭在小区外的林荫道上散步时,神秘失踪,排查各个路口的监控,调查每一个可疑人物,但并没有任何收获。

    林家人本不想事情闹大,原则上来说,人口失踪不超过二十四小时是不具备立案条件的,为了扩大搜寻范围,只能登报了,谁能提供重要线索,奖励十万。林光中虽然死了,他活着的时候可没少捞黑钱,他儿子的家底还是很殷实的。

    百姓热议,说这一次绑架林家媳妇和孩子的,十有八九就是当年杀死林光中的凶手。让他年轻时得罪那么多仇家,现在好了?人家找上门报仇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对母子八成凶多吉少了。

    郑市公安局,一个三十六七岁,衣着光鲜的男子咆哮道:“快帮我找啊!”

    刑警白冲起身,安抚道:“林先生,您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加大了警力搜索,包括您给的资料以及十万现金都公布了出去,如有线索会立刻通知您的。”

    林奇指着白冲的脸,“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快他妈给我找!”

    刑侦副队长曹凯旋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林先生,我理解你焦灼的心情,但也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说话方式!” | | 5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堂前雁本尊AAA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天 / 跨度7天】
    • 开贴:2020-06-21 19:02
    • 更新:2020-06-28 20:02
    • 阅读:196584 回复:1884 楼主:193
    • 字数:约159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