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通天玉琮》系列中短篇小说,适合电影,题材有古墓历险,穿越,神话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8-09-25 10:00
    第一篇《通天玉琮之古墓魅影》
    (作者的话:玉琮是古代一种祭天礼器,通天这个词很常见。把通天和玉琮组合在一起,是梦蝶在小说《佛宝迷塔》里面第一次组合,是梦蝶首先组合使用,梦蝶享有专用权,禁止其他作者在神话、玄幻小说使用“通天玉琮”这个词,或者把这个词作为书名。《通天玉琮》系列中短篇小说。这个系列的灵魂,是关于爱、关于追寻《古墓魅影》里面没有所谓的好人,只有爱与追寻,大爱与牺牲。)

    系列盗墓小说第一篇《古墓魅影》,写作手法独特,是非常文艺的盗墓小说。很适合拍摄电影《通天玉琮之古墓魅影》前面2000字,好像散文一样的长长的引子,是这个系列的灵魂。
    前面交代一个特别的故事:木乃伊,被挖心成为木乃伊,它的身体和心脏分开,就有了身体的灵魂和心脏的灵魂。身体追寻心脏的灵魂,两千年追寻与轮回。最后,身体灵魂和心脏灵魂的末日之战。令人意想不到的结尾。
    关于爱、关于追寻、关于大爱。轮回,神秘,意外的结局。《古墓魅影》里面没有所谓的好人,只有爱与追寻,大爱与牺牲。

    现在已经写好三篇。这个系列所有的版权都在梦蝶手里,寻求电影合作。

    第二篇《通天玉琮之夜郎自大》。第三篇《通天玉琮之宋玉》暂命名。更新次序会在第一篇后,先更新第三篇。

    第一章(引子)
    深秋,荒芜高岗,野草已经枯萎。
    风,吹动枯草,瑟瑟作响。
    蓦地,一只受惊的寒鸦从枯草中冲起,飞向阴霾的天空。
    一辆六轮六驱奔驰越野车,停在高岗40多度的斜坡,停在乱石之中。一排穿着旗袍的美女,在风中瑟瑟发抖。看到奔驰车停住,一个美女急忙在车门下面铺上红毯,车门打开,一位四十多岁光脚穿着人字拖的男子下车。
    几家媒体的闪光灯对着人字拖男子拍照。
    两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西服的男子,跟在男人身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模特为男子撑起一把黑伞。
    人字拖男子背着手,走走看看这处荒芜高岗。
    人字拖男子点了点头:“好,古墓丽影主题度假村就建造在这里。”
    古墓丽影度假村?不错,这个男子就是心跳度假村集团董事长马虎。

    心跳度假村集团,以特色服务闻名于世。马虎董事长认为,每个人都有两个我,善和恶。大多数人会隐藏自己的恶,而特色度假村就是他们完全放纵自己,释放真实自己。
    比如他们的兰若寺主题度假村,很多的富豪或者特殊身份的人,想体验宁采臣,度假村里面有不同类型的小倩,人鬼情未了在真实演绎,是不是很心跳?
    也有女富豪或者知名女演员想做小倩,度假村里面会有不同的宁采臣,什么?你说这个是鸭,去,什么叫鸭,体验生活,感受生活。
    也有一些富豪或者特殊身份的人,梦想做皇帝,特色度假村满足你。
    有富豪有一些变态,甚至想做采花大盗,受虐和迫害,扭曲和玩弄。现实中不可能实现,怎么办?特色度假村满足你。当然,收费是天价。
    马虎董事长一直以有良心、有个性的收藏家面目面对社会和媒体。十几年前,马虎作为美籍华人,他花巨资拍得一件引人注目的文物,然后捐献给国家,赢得了爱国收藏家的称谓。其实马虎真实的身份是摸金校尉,他捐献的文物就是自己盗墓所得,然后自己在拍卖会自己买了,捐献国家,为自己镀金。
    他在国内建设特色度假村,其实是他大规模盗墓的幌子。


    第二章前尘往事
    (这一章的写作方法很特别,有一些文艺范,好像散文一样,是这个系列的灵魂。关于爱、关于追寻。读者朋友不要因为这一段写的比较另类,就不看了,下面有硬菜。)
    野草,荒芜高岗。
    没人知道,荒芜高岗是一座坟墓。
    高岗地下深处,阴冷空间。一具木乃伊,孤独等待着。
    几千年了,木乃伊等待着,它的灵魂感觉痛楚,那是被挖心的苦楚。
    过往都已经干枯,包括记忆,包括身体,包括挖去的心。
    每一暗夜,木乃伊会看到曾经的月亮,曾经的星星,以及月光下面的爱人。
    木乃伊梦想着出去,和月亮一起飞翔,就在璀璨的夜空中,飞翔。
    木乃伊梦想寻找被挖去的心,一起飞翔……
    野草,就在墓前。荒芜了,发芽了,枯黄了。然后,再荒芜了,发芽了,枯黄了……
    一年又一年,重复着,重复着。
    直到有一天,心的灵魂,回到躯体……
    心的灵魂?心可以有灵魂吗?心有灵。

    心的灵魂述说着……
    第一世,心化为蝴蝶,在庄子梦里,飞翔着,飞翔着。在天地间,飞翔在生死之外,飞翔在梦想之外,自由的飞翔。梦醒,飞翔鸟,吞下了心的灵魂,就是那一只蝴蝶……
    心的灵魂决定幻化,自己也是一只小鸟……
    第二世,心的灵魂幻化,成为一只自由鸟,在天地间飞翔,追寻另一只自由鸟。它不吃蝴蝶,只是飞翔,倦了,就停留在一棵菩提树上。一条蛇,游走着,在枝叶之间游走,自由鸟就此告别……
    第三世,灵蛇,游走于江湖之间,看着鱼儿的快乐。游走于无穷之间,看着春与夏的变换,夏与秋的更替。冬天来了,一条不冬眠的灵蛇,在风雪之间游走。大鹏,展翼,壮美,悲凉。在风雪之间,惊叹声中,饥不择食的大鹏吞食灵蛇。

    第四世,大鹏,高傲的飞翔……野兔,我的食物,高空中俯冲,折断了翅膀……
    第五世,野兔。
    第六世,白狐。风雪中,白狐舔舐着伤口,孤独的白狐,卧冰枕雪。累了,倦了,也只能睁着眼睛睡觉……
    流血的伤口染红了雪……
    春天,白狐睡得地方,长出了野草……
    第八世,人。
    一个头上戴着花环的少女,河边,独自吟唱:“忽闻仙风粉含春,无边光景终有因。且喜满园女儿醉,安知娇邪早入侵。谁入相思门?何论古来今。一夜梦无痕,笑意寻眉颦。合合分分,幻幻真真。不管那魔魔道道,不管那仙仙神神。着那荆钗布裙,卧看雨雪风云。花花草草,虫虫鸟鸟,虽也两相问,光阴渐觉少。携子之手,与子偕老,朝朝暮暮,暮暮朝朝……”
    一个少年看着少女,听着吟唱,一颗心已经痴了。他看着少女,爱在心中滋生。

    少女望着少年:“我们两个家族,仇恨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已经不知道为什么有仇恨?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离开吧!”
    少年:“不,我相信,爱有挣脱一切的力量,我们私奔吧!”
    少女摇头:“没有用,我们逃不脱命运,离开吧!”
    少年坚定:“没有你,毋宁死。”
    少女竟然微笑:“没有你,毋宁死!”
    少年:“我有毒酒,我们一起走。快乐,醉,离开。离开这个世界、离开纷争的一切、离开家族、离开尘世、离开人间。在无间世界里,我们一起快乐游走。”
    少女点头,两个人相对坐着、看着、笑着。痴痴地,无语,无言……
    少年端起酒杯,酒到唇边。
    少女:“等等,我,我先走,我害怕你走了,我没有勇气喝酒。”
    少年点头,自己,一个男人,应该承受更多。
    少女喝下了酒,微笑地躺在挖好的墓穴里……

    少年轻轻地将花瓣撒在少女身上。轻轻地,浅浅地,悄悄地,怕惊醒了沉睡的少女。少年看着,看着,流着泪,含着笑,端起酒杯……
    少女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而恐惧,死亡,那是死亡的样子,死神的样子。少年酒杯落地……这一刻,少年看到了死神,他感觉到恐惧。一个远去的身影,走着,走着……
    少女的灵魂等着,盼着,游荡着。可是,少年没有来。
    少年喝着酒,一天天变老。他没有了灵魂,没有了心。他走着,喝着酒,走着,他活着,他的心已经死去。他只有一副空皮囊,他背弃了爱人,活着的他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他坐在一座长满青草的坟前,喝着酒。风中,飘零地是他的白发,他的面容已经干枯,他的记忆已经干枯。曾经的歌声,飘过他耳边,在风中流逝,流逝的是……远去的身影,远去的心灵……他干枯的眼里有一滴泪水,流出。

    第九世,野草。生长在一座荒芜的高岗上面。发芽了,枯黄了,荒芜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有一天,一个人走过,在荒芜高岗前,留下了一滴泪。也许是眼睛进了沙、也许是看到了落花、也许是……一万个也许。这一滴流泪,跟灵魂没有关系,只是一滴泪,就在荒芜高岗。
    就是这一滴泪,野草,千年的野草,开花了。尽管不是绽放,但是开放了,黄黄的,淡淡的,浅浅的,小小的一朵,。开放着,迎着风,迎着雨,开放着……

    野草,第九世。野草想着那一个远去的身影,那一个留下一滴泪的身影。
    夜,有月,月半弯,应该是当时明月。月光中,菩提树下,有一个圣洁的声音:“孤独的孩子,两千年了。一切,两千年前就已经注定,那一具木乃伊,就在木乃伊的心和身体分开以后,就已经注定。你是木乃伊心的灵魂,木乃伊身体的灵魂一直寻找你,追随你。你是蝴蝶,他是小鸟。你是小鸟,他是灵蛇。你是灵蛇,他是大鹏……”
    野草在风中摇曳:“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我们一直追随,修行,我们难道不能成人?”
    观音菩萨:“第七世,你是兰若寺的小倩,他是宁采臣。他早你一世幻化成人,幻化成人第一世,他有热血、激情,但是你是妖,人鬼阴阳两隔,你们只能等来世。第八世,你是少女,他是少年……”
    野草:“我们都是人了,我们应该在一起。”

    观音菩萨:“人间到无间的轮回,人间到无间的追随。宿命,追随,他追随着你,从蝴蝶到小鸟,到灵蛇,他追随你,两千年了,他一直在追随你——他的心。第八世,你们都是人时候,他是第二世的人,已经多你在人间百年。人间,人间那,一切都可以改变。人可以无心,无心活着。什么尊严、什么爱情。活着,只为活着。所以他活着,无心,一生无心。痛苦,但是他活着,这就是人间的规则。宿命,轮回,都不在人间。这些只是无间的符号,无间的印记。存在与无间,存在于宗教,存在于梦想。”
    野草:“他现在在哪里?”
    观音菩萨:“你变成了野草,还是放不下他。他刚刚走过,留下了一滴泪,所以你开放。现在,他就在你脚下的空间,就在下面的古墓,想去看看吗?”
    野草:“我是一棵野草,偶然而开放。希望有人看到我开放,尽管不美丽, 也许不芬芳,但是开放了。我的躯体,我不知道和他这么近的距离?我不知道和他这么远的距离?我永远是一棵野草,不在有心、不再有灵魂、不再有爱、不再有恨、不再有梦想。”

    野草开放着,迎着风,开放。
    在阴冷的空间,木乃伊孤独的灵魂在飘荡。幻影,幻影,是什么?花?野草?还是一个流泪的身影?人间,无间,轮回,追随……
    孤独的灵魂游走着,在阴冷的空间。干枯的记忆里,刻着一个流泪身影。心痛,没有心?怎么会痛?是一种空洞的空,空洞的痛。那、那、那是我的心,我流泪的心,在开放,因为一滴泪水,在开放……
    孤独的灵魂,开放的心灵……
    人生,是什么?爱,是什么?一句话,爱所爱是爱,知所知是人生。
    花香,远去。
    灵魂,远去……

    人打赏 8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8-09-25 10:13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9天 / 跨度650天】
    • 开贴:2018-09-25 10:00
    • 更新:2020-07-06 21:06
    • 阅读:13121 回复:1623 楼主:142
    • 字数:约50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