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所有的故事从2020/3/31开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3-31 07:27
    自己的序,逛天涯久了一直就想点什么,给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留点什么。就看我能不能坚持…
    昨天也就是30号,下午外出被冻的不行,乍暖还寒的广州这种冷让我感觉承受不了,骨头缝隙都感觉到了凉飕飕。回来后就拿出暖风机,自己待好自己哈,扛不住就不抗,不由得想起前些日子天冷就问老公要不要加被子,他说:不用,广州冷不了几天。好吧随便,结果第二天他就感冒打喷嚏,女儿就数落他:这么大年纪了还扛什么扛?我说是啊,广州冷不了几天,关键是你能抗住那几天吗?…不由让我想起了我的妈,我的妈就是性格倔犟喔,天冷打电话回家,妈,你要开空调,取暖器,天冷,不要扛啊,妈总是说:没事没事我不怕冷,开什么空调啊…结果也是,不是感冒了就是不舒服了,所以说“扛” 人打赏 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3-31 23:44
    看到自己的帖子了,接上回说啊
    刚才再微信朋友圈看到老家的一个亲戚发的动态,就发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她说“童年的回忆”童年我们可是守着那条河生活的地方,河和我们的家只隔了一天长长的埂也叫圩吧?然后我就回复点赞,然后干脆私聊,然后就回忆小时候,不是怕打扰她休息我不知道要跟她叫多久,亲戚加上从小在一起长大的玩伴,时隔今日怎么能不亲切!
    未来几天广州都是雨天,最怕这种春雨时节了。阴冷加回南天,我是怕冷,前三天吹电扇,今晚就离不开暖风机了。
    我们生于七十年代,那个时代的家庭孩子多而且贫穷,大多数都是贫穷的,但是谁也没有看不起谁家,一个院子住着,吃饭都是端着饭碗串门的,至今我的下巴都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好在正在下巴不抬头别人是发现不了的,没有毁容啦。那就是小的时候端着饭碗串门在人家门坎上摔跤,跌碎了饭碗然后就趴在上去留下来的… 来自 | | 1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1 00:00
    刚开始学写对这个流程不太熟悉,可能有错字排版有问题,…换行有时候手机点击不了。总之错误可能很多,也就是想到哪里就写哪里。
    白天还没怎么过就又到了夜里了。下午一点起床,然后就看股票三点后遛狗洗衣服,老公下班做的饭,然后再玩玩手机,洗澡,陪孩子聊聊天就到深夜了。这个时间好像才是我的白天。精神也特别的好,上天涯来逛逛,看看我收藏的几个楼主帖子。房间因为开着暖气,温暖而干燥,感觉很舒服的样子,我的狗也在床下享受着温暖的睡眠。股市最近有人说“一会是lcu,一会是KTV”还看到了:缩衣节食去炒股,蓬头垢面度余生,求横幅…我想说,活着就好??
    乱了思绪,昨夜想开帖感觉有很多话想说想写,今晚突然就觉得文字苍白,没有要表述的欲望咯,那就算了,今天就这么过了。在过五分钟就是四月了,四月祝一切都好起来,大家都平安快乐,我们一起去看花。
    很想念那首“四月的纪念”,二十岁,我爬出了青春的沼泽,像一把伤痕累累的六铉琴,暗哑在流浪的主题里………孤独,为什么你总是孤独?太阳暖融融的,照着你,也照着我。… 来自 | | 2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1 21:48
    今天四月的第一天
    今天是西方人的愚人节,在疫情的影响下没有看到关于他们节日的欢乐和搞笑的活动。
    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希望大家四月安好,五月安好…一直都安好!四月的纪念
    (男)二十二岁,我爬出青春的沼泽,象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
    喑哑在流浪的主题里,你来了——
    (女)我走向你
    (男)象风铃草一样亮晶晶的眼神
    (女)你说你喜欢我的眼睛
    (男)擦试着我裸露的孤独
    (女)孤独,你为什么总是孤独?
    (男)真的
    (女)真的吗?
    (男)第一次
    (女)第一次吗?
    (男)太阳暖茸茸的手
    (女)暖茸茸的
    (男)轻轻的
    (女)轻轻的
    (男)碰着我了
    (女)碰着你了吗?
    (男)于是往事再也没有冻结的愿望
    (女)冻结的愿望吗?
    (男)我捧起我的歌
    (女)捧起你的歌
    (男)捧起一串串曾被辜负的音符
    (女)捧起一串串曾被辜负的音符
    (男)走进一个春日的黄昏
    (女)一个黄昏,一个没有皱纹的黄昏
    (男)和黄昏里不再失约的车站
    (女)不再失约,永远不再失约
    (男)四月的那个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
    (女)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那个夜晚很平静
    (男)我用沼泽的经历交换了你过去的故事
    (女)谁都无法遗忘,沼泽那么泥泞,故事那么忧伤
    (男)这时候你在我的视网膜里潮湿起来
    (女)我翻着膝盖上一本诗集,一本惠特曼的诗集
    (男)我看见你是一只洁白的飞鸟
    (女)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男)我知道美丽的笼子囚禁了你也养育了你绵绵的孤寂和优美的沉静
    (女)是的,囚禁了我,也养育了我
    (男)我知道你没有料到会突然在一个早晨开始第一次放飞,而且第一
    次放飞就碰到下雨
    (女)是的,第一次放飞就碰到下雨
    (男)我知道雨水打湿了羽毛,沉重的翅膀也忧伤了你的心
    (女)是的,雨水忧伤了我的心
    (男)没有发现吧
    (女)你在看着我吗?
    (男)我湿热的脉搏上正在升起一个无法诉说的冲动
    (女)真想抬起眼睛看看你
    (男)可你没有抬头
    (女)没有抬头,我还在翻着惠特曼的诗集
    (男)是的,我知道我并不是岩石,并不是堤坝
    (女)不是岩石,不是堤坝
    (男)并不是可以依靠的坚实的大树
    (女)也不是坚实的大树
    (男)可是如果你愿意
    (女)你说如果我愿意
    (男)我会的,我会勇敢地以我并不宽阔的肩膀和一颗高原培植出来的忠实的心,
    为你撑起一快永远没有委屈的天空
    (女)你说如果我原意
    (男)是的,如果——
    (合) 我愿意!
    也就是在今天就突然想到了这首悲伤忧郁的爱情诗歌,六七十年代的我们可能朗诵过她。这是一首值得再次朗诵的爱情诗。每个年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那个年代的歌曲和诗歌。
    找到朗诵视频听了一遍又一遍。 来自 | | 5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1 22:48
    今天狗友介绍了一家新开的“狗镇”环境好,面积大,这是寄养的好地方只是价格也真不便宜。
    楼上的一对小年轻夫妻跟我是老乡,小夫妻养了两条柯基,出差,回家都是自己开车带着,很不方便。终于找到了满意的寄养地方。试试发些图片上来

















    来自 | | 6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2 02:46
    今后不管春夏秋冬,冷了就取暖器,热了就电风扇。
    人间冷暖自知,不需要恪守秋冬,春夏 来自 | | 7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2 04:05
    她出生在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江南小镇。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女孩,她的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父母有工作,只是孩子多了即便是有工资收入的家庭也是感觉贫困。当她懂事后妈妈就告诉她,父亲准备把她送到乡下的,乡下那户人家没有孩子,都说好了满月就抱走,乡下人来了也抱走了孩子,但是母亲心里不忍又把她抱了回来。母亲讲这话的时候怕她心里怨恨父亲就又说:大姨(母亲的几个从小在一起玩的几个阿姨都比她大,所以我们家孩子都叫大姨,那个年月人与人真的很亲很亲来往也亲密)家,老四也是丫头她就把给农村人了,现在还在农村(和母亲这样的对话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最后知道大姨家女儿长大了自己找回了父母家),母亲要让我知道那个时候家庭困难,送一两个孩子出去是很正常的。若干年后她自己跟自己对话:如果当初母亲狠狠心就把我送人了呢,那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也许会比现在好吧…? 来自 | | 8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2 04:42
    七十年代的小镇很热闹,她的外公外婆在镇里开茶馆,她的母亲没有告诉过她童年怎么苦过,怎么饿过,而且她的母亲还上过学。现在她跟母亲对话就会觉得母亲是真的没有受过苦,所以跟父亲结婚后反而让自己吃了苦,所以几个孩子都在母亲的埋怨和父亲的争吵里过来的,在姊妹聊天里还经常开玩笑说:四啊,昨晚我做梦妈妈又跟爸爸吵架了,妈妈离家出走了我们找啊找…真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但是母亲很勤劳很忙碌,孩子每天吃喝穿衣上学都是要钱的,父母工资往往是提前预支提前用完,每次父母吵架孩子们都会跑去外婆外公家,然后外公就会拿着一个大磁喷,用他的围裙(那时叫围腰子)包裹着瓷盆,瓷盆里是我们孩子最爱的热腾腾的锅贴饺。…对于外公外婆孩子们记忆犹新,可怜的外公外婆在孩子们尚未懂的报答没有能力报答的时候就去了,去了天堂。她跟我时常说着她记忆里的外公外婆,说着她母亲的种种,怨怨的语气透露出对母亲的不满。但是现实里对待母亲还是孝顺的。尽可能的让母亲快乐少操心。
    她的心痛和心病都是父亲,父亲的离去是她一辈子也抹不去的痛。
    她的父亲
    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很严肃的一个人,父亲的瘦弱在她映像里就是身体不好,父亲在她出生的那一年胃切除了三分之二。所以她看到的父亲就是一直很瘦很瘦。父亲五官好看,坚挺的鼻梁,浓眉大眼,在单位是一名会计,父亲的父亲也就是他的爷爷,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里被打成了右派入狱,出来时候也是暮年之人,当时农场每月还发工资给他。父亲受他父亲的连累从一个市里搭配回了小镇上,靠着自己考上了一个单位的会计。到了该结婚的年纪,朋友介绍认识了她的母亲。母亲也是五官端正配的上父亲的,后来虽然女方的母亲认为男方家庭不太好,长的瘦弱,但是对方有工作也就没太阻挠,她的父亲和母亲就开始了生孩子养孩子的家庭生活。母亲脾气暴躁,父亲一味忍让,从来不跟她的母亲大吵大闹。总是沉默。沉默的让家庭缺少了很多的温暖…暴躁,让家庭失去了应该有的欢乐。失去的很多很多…年过半百的她和我谈及往事,和她的原生家庭依然会悲从中来黯然神伤久久不能平静。 来自 | | 9楼 | | | | |
    作者:安悠幕西 时间:2020-04-02 04:58
    她和她的故事就这么胡乱写下去吧,事情一大半全部是真实的,活着的人还活着所以肯定会穿插一点现在的生活和现代的故事。故事不知道会存续写到什么时候。想一点写一点,即使没人看就给自己看吧。
    昨夜睡的早,两点醒来吃了一点东西便觉得已经是白天了。无厘头的文字让自己也很迷惑,纵然不再年轻也是向往明天会更好的。
    疫情在持续,国内好些了,国外不太平多少影响我们的生活,外出不再随意,自由不再任性。每个人都尽可能的少出门少添乱。健康是我们这个年龄十分看重的事情,我们对于金钱对于爱情和友情都可能看淡看透,但是对自己的健康是很在意的了。 来自 | | 10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安悠幕西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81天 / 跨度98天】
    • 开贴:2020-03-31 07:27
    • 更新:2020-07-07 23:11
    • 阅读:5343 回复:364 楼主:263
    • 字数:约82千字
    • 图片:22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