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闲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静守时岁不惊细水长流的日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4 17:09
    换了个版块写了一段时间的日记,感觉不是很良好。因为版块的地域性太明显了,我有种随时都有可能有人在暗处观察我的生活的不自在感,所以还是折回生活版吧,毕竟我记录的本就是生活的琐碎之事。
    取了一个不大气磅礴,但在我看来很文艺的帖名。不算是我生活的写照,只能算是我追求的目标,希望能通过审核。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4 19:10
    时光清浅,岁月绵长。
    镇楼图一张,冬日的某个黄昏。
    静谧、平和,蓝色的天幕之上,还有一颗明亮的星星。


    | | 1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4 19:19
    上班中,事情不多,无聊中。
    思绪天马行空,然后就想到了养鸡。网上找了一下,发现附近还真有人卖鸡崽,才几天大,不过价格不便宜:300块10只。我想还价300块买12只,不知道能不能成。
    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我下班回去带十几只鸡,叶哥会不会疯?另外,我们家珍珠(猫)会不会咬死他们?还有,这么小的鸡,晚上会不会冻死? | | 2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4 23:16
    鸡宝宝,没买。
    下班后转去超市溜了一圈,完了后,家里的冰箱是丰富了,但钱包却瘪了。
    花了近一千四,除了两盆紫色的大丽花外,就全部都是食物。最近逛街都是这个节奏,进了超市后,不把购物车填满,就不会出超市。今天情况有点特殊,不等东西买全,就落荒而逃了。因为在超市里听到至少有两个人咳嗽,而且是咳很历害的那种。
    看来以后还是少上大超市的好(自从新冠爆发以来,我都是去那种偏僻的小超市购物,今天心血来潮去了我们本地最大的超市,希望不会中招) | | 3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5 03:20
    晚饭的时候,跟叶哥说了养鸡的事,他的反应很激烈。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根本就照顾不好鸡,之前的鸡都能被你养死,现在就别瞎折腾了。
    他说的第二句话是:还十二只?你太疯狂了吧!到时每天生的鸡蛋哪吃得完?
    呃,好像我们也不能保证这十二只全是母的吧?
    不过冷静下来后,我有点小犹豫了。没别的,就是觉得时不时要跟鸡S打交道,有点恶心。 | | 4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5 13:17
    5月15日

    大清早,外面各种各种的鸟声,此起彼伏。我躺在床上,状态一个字:困!
    小半宿没睡,窝在被窝里,一边听着窗外传来的轰隆的拖拉机声一边刷着小说。有工人半夜在劳作,他是凌晨一点半过来的。突突的拖拉机声硬是把我从梦乡里拉出来了。那声音太大了,在静谧的夜里,无比的突兀。
    工人应该是在喷农药,每年的春天的夜晚,这样的声音总是会响起几回。听叶哥说,这喷农药是有讲究的,而且也有法律方面的限制。晚上喷撒的农药,夜露可以让它们很好的附着在植物上,从而达到最佳的灭虫灭草的效果。而且,晚上没有人外出活动,农药不会对人造成伤害。
    忽近忽远的拖拉机声,就这样响彻了半个夜晚,我也默默陪了半个夜晚。 | | 5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5 17:34
    无聊,网上瞎逛。
    逛着逛着就逛到了某拍卖网,然后就看到有人在拍卖皮草。
    心一动,就想起家里的一件毛皮大衣,跟一件狐皮马甲。婆婆留下来的,叶哥一直说那很贵重。毛皮大衣是买的,格陵兰的海豹皮毛做的,貌似当年婆婆花了大价钱;狐皮马甲是婆婆自己做的,我还曾利用剩下来的狐皮边角末料给自己DIY了一件围脖。
    以婆婆跟叶哥对其们的宝贝程度,我也一直以为这东西值不少钱。今天看到别人的拍卖广告后,也动了心思,想把海豹皮大衣给卖掉,换点零花钱使使。
    说干就干,本着知己知彼的态度,我查了一下市场价,结果失望地发现:几年前有人拍卖过同品牌同款毛皮大衣,拍卖网的评估价是1500,实际成交价才500。。。。。
    冒着泡泡的发财梦,一下子就被戳破了 :-( :-(
    | | 7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6 04:31
    下午跟叶哥接了孩子后,直接去回收站装种菜的免费营养土。
    欧泊说,"那我们要自己带铁锹去。"
    锹己经放在了放在后备箱里,叶哥今天上午打电话去回收站问了工作人员有没有营养土拉,工作人员说有,但现在不提供公用的锹,要自备。但欧泊没有看见车里的锹,也不知道叶哥打了电话。
    我逗他,"谁告诉你我们要自己带锹只?"
    他说,"我自己想的呀,如果别人用过的锹,我们接着用,那上面有病毒的话,我们不是有感染的风险么?"
    嗯,看着这孩子的防患意识还是挺强的。 | | 8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6 13:46
    5月16日

    五月的下半场开始了,日子过得真快。
    昨夜做了胡乱的梦一整夜,梦里有旧人旧事,也有新人新事。在叽喳的鸟鸣中醒来,外面风吹得呼呼做响,那风声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是的,这春天的风与秋冬时节刮的风不一样,听声响都能感觉到它的温度。
    风中还时不时传来咕咕的鸟叫声,应该是鸽子的声音。它让我一时思绪飘忽,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幼时每次下雨前,就会听到这种咕咕的鸟叫声。如今再听,莫名地就有一种亲切感。
    我想我有乡愁了。最近总是想吃虎皮尖椒,很平常的一道菜。然而一盘煎得外皮焦黄的、中间点缀着白的大蒜末、黑的豆豉的尖椒,如今都是我生命中一道可望却不可及的风景线。
    还有清炒藕片,腊肉炒蒜苔,芹菜香干肉丝。嗯,有很多年没有吃过了它们了。空心菜梗炒肉,也不错,不过炒时要撒几粒豆豉,味道就更鲜香了。。。。。
    好吧,不知道別人的乡愁是什么,反正我的乡愁主要是吃!

    | | 9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6 15:39
    刚在某个网评中看到有人提到《亚细亚的孤儿》,于是又把这首歌找来听了听。
    当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就喷涌而出。这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听这首歌,我总能哭到不能自已。
    只因为,无论我生活在哪里,我身上流淌的中国人的血液都是不会变的;只因为这首歌太有历史沧桑感,它的每一句歌词,听着听着,就让我满心爬满了疼痛。
    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去那里看看,看看那些散落在那里的同胞。 | | 10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6 16:47
    想种苦瓜,没种子怎么办?
    在亚超里买了一斤苦瓜,把一个个苦瓜都切开掏出里面的种子,然后挑出十二粒最饱满最老的种籽,剥去外膜晒干。
    不知道它们最后能不能长出苗来?

    | | 11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6 17:06
    狩猎的季节开始了,叶哥扛了把来福进山了。
    在打猎这事上,我之前是持反对态度的。有哪么几年了,我甚至给叶哥下了禁令:不准捕猎我们自己家附近的动物,因为看不了杀生。我不是个佛教徒,但这也不影响我有悲悯众生的情怀。
    叶哥很郁闷,说,动物长了腿,我不猎,跑去别人的地盘上,人家还是会猎。它们生为动物,免不了被猎杀的命运,不管是谁杀,结果都一样。
    再后来,关注在动物身上使用抗生素药物的问题。有人提出问题:那些用于猪、牛、鸡、鸭身上的药品,残留物最终的去向在哪里?答案:被人吃了。看后真心觉得挺恐慌的。
    我曾看过的一本小说里,女主有常说的一句经典台词:如果非要在死别人跟死自己之间进行选择,那么我选死别人。
    好像挺有道理的,所以在猎不猎动物的问题上,我也改变了自己的观点:一块肉总是要放冻柜里的,那么放自己家总是好过放别人家。 | | 12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6 18:48
    大风,不太想出远门。
    叶哥开着拖拉机在跟院里的一堆鹅卵石在奋斗。鹅卵石是前些天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应该是叶哥特意订来铺路的。
    我在菜园里拔了一会儿杂草,锄了一会地,然后进屋洗手做羹汤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好原材料做好吃的,只有前几天买了包糯米粉,想了想。炸麻丸吃吧,好歹它也是我曾经的一段记忆。

    | | 13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7 18:14
    5月17日 大风天气,晴朗

    十个废弃的打托用的木框架,准备刷上油漆后,用来种菜。
    原计划刷黑漆,因为黑色大气,摆在院子里,有现代的时尚感。拖上一段时间后放弃了黑漆,因为这种有颜色的漆,怕过一段时间后会掉很难看。以前试过白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买对适合室外用的白漆,反正是过了几年后,白色的漆皮一块一块掉,像秃子一样,很难看。
    今天决定用那种粽色的漆,涮上去像水一样,稍有点颜色。我估计可能不是漆,应该是桐油,反正防水防腐效果特别好。


    | | 14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7 18:15
    完工了一个,效果还行。

    | | 15楼 | | | |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时间:2020-05-17 18:26
    晒张我们家的古董皮卡车的靓照。
    曾经是公公的一辆战车,于叶哥有很深重的意义。因此尽管很破很破了,但是叶哥一直都舍不得丢弃它。家里报废及卖掉过几台车,但这辆车一直都在。
    八年前,叶哥决定不再让它上路时,只去车管所报废了车牌,把车子留下来了。
    如今,它仍在服役,不过只在自家的地盘上行走,不再上公用公路。

    | | 16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生命是盛开的花朵
    • 来自:天涯-生活那点事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52天】
    • 开贴:2020-05-14 17:09
    • 更新:2020-07-05 21:06
    • 阅读:3038 回复:217 楼主:174
    • 字数:约55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