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再生人复仇记 (科幻,热点,悬疑)

  • 首页
  • 上一页
  • 29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7-31 06:15
    朋友,早安!



    | 872楼 | | | |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8-01 06:14
    侗族民族文化节



    | 883楼 | | | |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8-01 16:07
    汪纹毕业于中南大学医学院附属卫校,与钱适他们算得上是“远房校友”。她平时工作卖力,把病人当客人一般对待,把业务当功课一样完成,没几年就当上了护士长,深得廖道主任的赞赏和栽培,曾是钱博士工作上的搭档和帮手。骆洋与她的接近不仅出于业务上的合作关系,还因为其长相有些像他母亲,爱慕之意不言而喻。护士长对再生人的研究也颇有兴趣:积累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对金升的情况尤为关注和好奇。眼下怎么会变成凶神恶煞般的面目呢?
    金升想从远去的记忆中寻找相关隐情和线索:但那时的女护士影像几乎是清一色的白衣白帽白口罩;现在碰到的护士长多为染烫的金发和时髦的衣装……
    汪纹见孩子磨磨蹭蹭、咕咕哝哝,问:“金升,你好像还想不通,是吗?”
    “是的。老话说‘笑里藏刀,死得冤枉。’朋友为什么会朝朋友开枪?天使为什么成了杀手?”
    “呵呵!你问问裴芬,为什么要把毒丸当成仙丹?人生不就图一时之快嘛!”
    “我也想图一时之快,但不能让人家承担痛苦,甚至于永生的痛苦。”
    “那倒未必。当你贪图的快乐,与人家的痛苦同时存在,难道你去放弃本能得到幸福的机会?”
    “是的。不应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那我告诉你,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因为你活在人家的感受中。你的任何收获、成绩、成功都会让人嫉妒、憎恨,以至于辱骂、诅咒,难道你会放弃、会改弦易辙?“汪纹说得激动起来,”其实你,当然不是你,我说那个钱博士,占有裴芬,校花,给不少人带去痛苦,甚至于痛不欲生,为什么他不去放弃?”
    金升似乎听出话音,辩道:“这不是在偷换概念吗?我指的不应给他人带来痛苦,是有悖做人的良心、有违法律的规定,那些巧取豪夺、不择手段,比如窃取、掠夺、谋杀、制毒贩毒、做贼作匪,丧尽天良的行为。”
    听到“偷换概念”,她才相信这是钱适以前的口头禅,便反唇相讥:“只能说,这个概念的解释权在你权威专家口中。”也是汪纹以前用来反诘的话。
    金升觉得她说话的腔调很熟悉,却无法观察其表情,说:“当然,我认为这不仅是法律的概念,更是道德的范畴。”
    汪纹一直留心这孩子是否真的具有钱适记忆,但起码有一点难以相信:他好像丢失了曾经与护士长时常接触联系的记忆?于是问:“你说自己前世是适博士,怎么不记得一直在你身边工作的同事呢?”
    金升知道指的是她自己,机灵的说:“我只瞧见一双大眼睛很迷人,很熟悉,后来才想起是躲闪在白色当中的眼神:本以为是天使的目光,洋溢着对病人和医务工作的热爱;哪儿知道,隐藏着那么多仇恨,那么大的杀性!”
    汪纹讪笑道:“你没听说爱有多深,恨有多深吗?你既然看到恨有多深了,难道不知道爱有多深吗?”
    “不是又偷换概念、混淆逻辑了吗?”
    “说的是实话。可惜你,当然是钱适目空一切,哪儿有我小护士……”
    应谙在前面不耐烦地吼叫。她又推了下金升,嚷道:“叫什么叫,亡命之徒还以为是老大吗?你这里路熟,干嘛不开电灯?难道地下的灯会亮到地上去吗?”
    老大停住,压低喉咙:“你不是也来过吗?快到下水道了,迷路会走到江里去的。”
    | 892楼 | | | |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8-02 06:31
    朋友,早安!



    | 897楼 | | | |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8-02 07:46
    @银露梅 2020-07-27 19:00:26
    带着清凉来顶贴o(* ̄︶ ̄*)o
    -----------------------------
    感谢露梅给力!周末愉快! | 900楼 | | | |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8-02 08:14
    @园田梦人 2020-07-28 07:55:17
    看望,支持佳作!
    -----------------------------
    感谢田园支持!周末愉快! | 901楼 | | | | |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8-02 17:44
    金升听了更加清楚,汪纹与应谙早有结交:一个被害人的帮手与被害人的凶手勾结,意味着什么?着实让人毛骨悚然!这难道是由爱而来的恨吗?显然十分荒唐!孩子扫视一片摸黑的地道,脑际间仿佛穿过漆黑的隧道变得明亮起来,却感到胸中沉闷、喘不过气来。他意识到又想起了前世的弥留之际:自己的神志变得清醒,身子躺在病床上,挂杆吊着液袋,连着输液管,一滴一滴流入手上的静脉,却无半点力气;对了,这双眼睛来了,是裹在白色中的眼睛瞟了几下,用戴着手术套的双手把管针拔掉,滴液停止了……
    应谙又吆喝催促,汪纹也推了一下:金升的忆想嘎然而止。老大狂躁的声音仍在洞中回响!这次大意失荆州,使其境内经营多年的“毒都”毁于一旦:货物损毁没收算是小事,人逃出来最为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况境外还有不小的黑产业。所以特别挂心青面:他一向忠心耿耿,两肋插刀,如果被逮进去,说不定会招出其他罄竹难书的罪状。
    青面带了小股褐衣人在牵制警方,想为老大逃离争取时间。他们凭着复杂的大楼结构与缉毒警迂回:褐衣人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亏得两个保镖把警长等引开,青面才带伤逃到董事长室,打开密室进入。他是除老大外几个能够进出绝密通道的人。对血腥现场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没有想到修面、冯或也躺在血泊之中,他迅速关回铁门,抱起门口的非非叫了几声,不见气息,随手放回地上;急忙开出保险柜,把自己手机放进去,发现里面的可卡因没有被老大带走!正想拿来,铁门外响起密集的枪声和撞击声。“糟糕,警察找到密室了。”他随即关上保险柜,启动密室电梯,也逃进暗道。
    警长带侯生等在董事长室搜索会儿,发现密室的入口,用枪械、锤子打不开,采用微型爆破将其叩开:小小的房间,尸体横陈,血流遍地,惨不忍睹。盛坦马上指导对现场进行证据固定和必要的保护,一边组织对伤者及时抢救。
    躺在门边的“漂亮骡子”,充当了这次“引蟒行动”的“诱饵”作用,其身世遭遇又那么的不幸,尤其让人感到内疚和不安。警长拔通手机传令下去,小葛、小尹领着夏带匆匆上来。孩子看到亲娘斜躺在门旁,满地鲜血,便两膝一跪,想抱她起来,却缺少力气,“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警长召来担架,由小葛、小尹等随同,送上急救车抢救。
    另一个让盛坦忧虑的是骆洋,虽然与他只一面之交,觉得这个医师既有专业人士的严谨作风,又有充满爱心的道德操守,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本想这次行动之后,听听他对再生人研究有什么新发现,在刑侦领域是否存在其应用的现实性?但愿好人一生平安!正气消解劫数!
    警长对今天的行动虽有较为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出乎意料之外:无论是停车场的遭遇战,还是密室留下的血腥场面,造成的伤亡情况是近年来少有的。可见,这帮毒黑团伙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更感到棘手的是:金升被毒枭与那个身份不清的女人劫持,目前完全失联,如果再有什么不测,作为行动牵头人,责任难以推卸……
    在密室里,他们找到了暗道电梯门,却因指纹识别装置而无法打开进入。盛坦思考:只要出口在商城内是插翅难飞的,如果连通地道和下水道就很难说。看来情况非常复杂,后果难料,他马上请示支队与局里,夜里能否调动附近派出所警力支持,扩大搜索范围,甚至设卡和宵禁。 | 90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9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新红楼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77天】
    • 开贴:2020-05-17 12:35
    • 更新:2020-08-03 10:25
    • 阅读:5890 回复:1139 楼主:177
    • 字数:约123千字
    • 图片:7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