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黑名单:复仇计划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9-01-23 12:56
    优雅的外表之下,有可能藏有一个残暴的灵魂,再残暴的人,或许会尚存些许怜悯,我们脸上的每一样面具都代表一个欲望,为了掩盖这些欲望,我们将灵魂和外表逐渐分离,变得格格不入,久而久之也就弄丢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为了什么而活,将来又是怎样的···········



    临近圣诞节,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的下的,起先只是稀稀落落的,半夜之后仿佛来了劲儿,白雪覆盖了整个露天世界,由于气候持续变暖,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雪几乎唤醒了这座城市原有的雪乡的记忆。
    物以稀为贵,就是因为不常下雪,才会让大街小巷的人对雪充满了疯狂和偏爱,在电影情节中,雪代表的不是气候,而是用来渲染气氛的浪漫,韩国利用雪花制造浪漫的手段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以韩国也叫会下雪的国家。
    在圣诞节的前一周,圣诞老人就开始在各行各业点燃起了欢悦气氛,商场门口竖立起二十多米高的圣诞树,当然是假的,上面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礼物,当然也是假的,理发店也不知道为了渲染气氛还是想借着圣诞节的效应发笔财,也在门口贴了两个白胡子的圣诞老人。
    圣诞节是从国外引进来的洋节,也成了很多老一辈指责年轻一辈崇洋媚外,麻木不仁的借口,圣诞老人也就无辜的成为他们眼里的妖魔鬼怪,但这关圣诞节什么事儿?它原本就只存在童话故事里的人物,给天真烂漫的孩子带来温暖和希望。
    黄杰瑞将手里的刀放到桌子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用纸巾将身上沾到的血擦掉,窗户外面传来孩子们在空地上相互追逐的欢声笑语声,有两个安静的用挖沙土的小铲子推雪人,配合的很好,脑袋和身体一样圆,看上去奇形怪状的,却也可爱,还有一个手里拿着冰糖葫芦,一边吃一边看着三个小男孩儿相互扔雪球。
    戴着帽子,鼻子很挺,鼻头冻得红红的,脸也红扑扑的,大人们三三两两的站在廊檐下面说话,白色的热气从不同的人嘴里源源不断的喷涌出来,不知说了什么笑话,都笑得前仰后合,粗糙又清浮,和孩子们清脆通透的声音完全相反,浸染了太多的世俗和尘埃,就像混合了黑炭的冰锥,那些芜秽和肮脏已经渗透进了冰层,剔除不掉。
    在门口,还有一条瘦骨嶙峋的狗,面对这么热闹的场景无动于衷,而和孩子们一起玩耍的还有一只宠物狗阿拉斯加,和人一样,穿着厚厚的脱衣服,为了渲染气氛,穿着和圣诞老人同款的衣服红色的,头上还戴了一个尖帽子,顶端还坠着一个毛球。
    流浪狗将身体蜷缩在一张薄薄的塑料板上瑟瑟发抖,那么可怜却无人问津,就连离它最近的几个人无动于衷,连看都不看一眼,仿佛像这种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死不足惜,他们一边嗑瓜子一边唾沫横飞侃侃而谈。
    这场雪给圣诞节神秘又浪漫的气氛推上了高潮,这个城市已经连续六年没过雪了,这些孩子的兴奋是因为第一次真切的看到了雪,而不是课本上描述的那样气候的一种表现方式,也都顾不上冷了,他的眼睛微微湿润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孩子们看,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刚好落在鲜红的葡萄酒里,就像雨滴落进了小水洼,嘀嗒一声,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出微弱却很悦耳的回音。 人打赏 233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9-01-24 22:50
    房间里开了地暖,被烫热的血散发出更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他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地上血肉模糊的女人,胸口还插了一把螺丝刀,他是照着人体解剖图将螺丝刀准确无误的插进她的心脏,除了胸口这个致命伤,女人的嘴被他用刀片向两边隔开,有点像电影中的面目狰狞又很变态的小丑。
    苏瑞杰档蹲下身,仔细打量他的作品,他将工具箱打开,拿出一只老虎钳,将她的嘴撬开,又拿出一把手术刀,他用老虎钳将她的舌头从嘴里用力的拽出来,随后用手术刀轻轻那么一划就切下来了,甚至都没有任何声音,就像在切猪肝那么干脆,大量的血从嘴里涌了出来,苏瑞杰坐在地上,仔细打量那条三寸不烂之舌。
    原来切下来之后也就这样,但它在主人活着的时候却混淆是非,能将黑的说成白的,精巧又圆滑,它比刀更可怕,因为它杀人不偿命,女人的眼睛睁的很大,苏瑞杰又拿出刀来,将她的眼珠子给挖了出来,拿在手里仔仔细细端详着,为什么这只眼珠子可以对错的事情视若无睹,这只眼看到的只有利欲,但凡对自己有益的,和那条舌头一样黑白颠倒。
    苏瑞杰又临危不乱的从工具箱里拿出一瓶没有标签的液体,打开,然后在女人血肉模糊的脸上倒了上去,顷刻间她的脸就皮肉翻腾,发出鱿鱼在铁板烧上发出的爆裂和肌肉在热油里挛缩的声音,她的脸变成血糊糊的一片,苏瑞杰又从工具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大包死老鼠,它们身体僵硬,眼睛睁的大大的,还没发臭,和她一样死不瞑目。
    苏瑞杰将女人的衣服扯下,胸口以下的部位已被剖开了,里面除了一个被螺丝刀完全贯穿的心脏外,其余的都被掏空了,他看了眼身后的盒子,上面沾着鲜红的血迹,里面放着从腹腔里切出来的两只肾脏以及完整的肝,他将瓶子里剩下的硫酸又都倒进了腹腔,一大股带着强烈腥气和臭气从口子里涌了出来,比先前的血液更粘稠,混合了大量器官溶液。
    他戴上胶皮手套,将死老鼠一只一只的塞进腹腔,一共塞了八只,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将里面的一只拿了出来,原来是多放了一只,即使是死老鼠都不能白白便宜她,苏瑞杰做完这一切后,又用针线将张开的胸腔缝合好,每一针每一线都很用心,嘴角露出满意却又悲壮的笑容,衣服也整理好。
    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庄重,好像死在地上的是他的恩人,他双腿并拢,双手自然的握在一起,对着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尸体恭恭敬敬鞠了一躬,折成九十度角,这个动作几乎纹丝不动凝固了将近二十秒,虔诚又真诚。
    他将手套脱下,打开手机,播放的是圣诞节的歌曲《铃儿叮当响》,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点上了一支烟,面容有些倦怠,在歌曲欢快的音乐中,右腿随着节奏打着拍,黑色的皮鞋上连续滴下了几泪眼泪,在灯光下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苏瑞杰提起装有器官的箱子,又将老虎钳上夹着的舌头和放在纸巾上的眼珠子包在一起,音乐播放完了之后,他拨打了110报警,随后大摇大摆的就离开了,他走到那条蜷缩在纸板上的流浪狗,将箱子放下,在别人异样的眼神下,他将包有舌头和眼珠子的纸包打开,眼珠子立刻就滚出来了,碰到一只高跟鞋面前,受到反力又往回弹了几下,流浪狗嗅到血腥味儿后,连同纸一起将舌头一起吞下了,又费力的爬起来。
    先是在眼珠子上小心的嗅了嗅,随后张嘴就咬住了,牙缝里还有些许黑色的汁液涌出来,先前还聊得热火朝天的人在看到这一幕后,吓得魂飞魄散,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瓜子,他们就像受惊的野狗,在未知的恐惧面前,将自己藏到最安全的地方,苏瑞杰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抱起那条流浪狗,那几个人躲进了门卫室,正小心翼翼的往外探望,没曾想苏瑞杰忽然踮起脚尖,那张眉开眼笑的脸忽然就出现在了玻璃上,穿高跟鞋的那个当场就被吓死了。
    苏瑞杰将流浪狗放到副驾驶的座位上,他若无其事的用手摸着它的脑袋,流浪狗不时的用舌头舔着嘴,湿漉漉的鼻子一吸一吸的,似乎又嗅到后面也有血腥味儿。 | 1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9-01-26 00:11
    苏瑞杰用温柔又耐心的声音说:“别贪心,刚才不是给你吃了点心么?你嫌不够?肚子又饿了?没关系,我回顺便给你捎一袋狗粮,牛肉味儿的,吃起来特别棒,可以帮你补充各种重要元素,就算是狗,也要补充营养的,因为你和人一样都经历着同行的时间,你最好忘了刚才吃人肉的味道,你知道为什么那条舌头那么好吃么?”
    狗似乎听懂了苏瑞杰的话,或许是因为害怕,他伸长了脖子往外面看,苏瑞杰脱下外套,盖在它的身上,又在扒开它的后腿,似乎在检查性别,他很高兴,“你还没有名字吧!叫你小念念好不好?怎么,嫌这个名字不好听?这可是这个世上最好听的名字,你别不识好歹哦,你是因为有了这个名字才会得到比其他狗更优越的条件,你最好不要顶着这个名字去做让我不高兴的事儿,比如说吃屎,我知道狗都改不了吃屎,但你现在不是一条狗了,你必须该掉这个有伤大雅的秉性,做一条高贵优雅的狗,小念念最乖了,最爱听我的话,小念念,你一定要很努力才能成为我最想看到的小念念。”
    流浪狗还是不安的东张西望,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得出来,苏瑞杰很高兴,终于得偿所愿,所以对于流浪狗不知所谓的表现也没恼火,还是很温和的说:“念念,你不说话,爸爸就当你答应喽。”
    到了别墅门口,苏瑞杰停下车,抱着流浪狗下来了,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忽然风风火火的拐着拐杖从门里走了出来,他看见苏瑞杰正站在门口的花园里,对着墙壁撒尿,就像狗很没涵养的对着任何东西撒尿一样,老头就是别墅的主人,房地产大亨苏达任,他气急败坏的用拐杖在苏瑞杰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两下,又看到那只可怜巴巴的流浪狗。
    或许他的样子太凶了,连狗都吓得屁滚尿流,流浪狗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掉头看看后面的人有没有追上来,还直哼哼,苏达任顾不上腿脚不灵活,步履蹒跚的就想追,苏瑞杰哈哈大笑,“爸,你和一条狗较什么劲儿,瞧你这个样子,像企鹅一样笨手笨脚的,这可是水泥路,不是你的席梦思,万一摔出个三长两短,我就得继承大业了,这不是你最不想看到的么?我是您儿子,却没那胆子谋权篡位!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太子不好好当太子,非要谋权篡位了!”
    “你非得我死了你才开心!我告诉你苏瑞杰,你要是再敢给我惹麻烦,我就把你废了!你别想从我这儿拿到一毛钱。”苏达任气得又要翻白眼,苏瑞杰将裤子的拉链拉起来,指着墙上的一大摊尿液,“这是我的房子,我怎么就不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标示自己的领土?用狗的方式就已经很含蓄了,听说古人都是用大便,我没那么做就已经给你面子了,别再吹胡子瞪眼的,医生不是嘱咐过你不要随便乱发脾气的么?血压要是居高不下,你随时有可能会挂到墙面上去。”
    “你这个不孝子!看我今天不打······”苏达任已经被他气到脑梗塞,原本腿脚很利索的,就是脑梗塞的后遗症,苏瑞杰冷笑一声,见自己老爸冲自己高高扬起了拐杖,却也面不改色,将自己的头伸到拐杖最易击打的地方说:“来,打!使劲打,你除了会这个还会什么呀!干打雷不下雨,我都急死了,当年是怎么把我妈打死的,现在你也怎么把我给打死!等我死了,你就不怕有人再盘算你的财产了!打呀!打呀!求你了!我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那条狗,它害怕还可以跑,我呢!往哪儿跑!地球那么大,哪儿能藏得了我?你还是我老爸么?我在你眼里是贼还是狗甚至什么也不是!”
    “你们几个,把他给我带进去,把那条狗····那条狗也给我找回来。”苏达任或许是心虚了,就将拐杖放了下来,用手去拍他儿子的肩膀,却被苏瑞杰猛地推开了,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苏达任还以为儿子要造反,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随后还将拐杖提了起来,苏瑞杰失魂落魄,将石头在手上颠了几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砸向了自己的脑袋,额角顿时就裂开了一条血肉模糊的大口子来,苏达任大惊失色,连忙让人过来包扎。 | 2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9-01-27 00:14
    苏瑞杰被人簇拥着进了别墅大门,苏达任也惊慌失措的跟着走,这可是他的心头肉,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的儿子,狠话一大堆,还不是因为他不争气才说的狠话,别人生儿子都是为了养老,而他却为了给自己惹麻烦,他在工作上势如破竹,但给儿子擦屁股的手艺和手段那也是首屈一指的,他前半身所有的努力和功名,甚至社会上左右逢源的有关系,冠冕堂皇的荣誉,最后都成为方便给自己儿子开脱罪名最好的阻燃剂。
    “瑞杰,你别和你爸爸对着干,何必惹他不高兴。”管家大叔是从小一直照顾苏瑞杰长大的人,听说和父亲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虽然踩着两样的起点,但苏达任在高中辍学之后就跟着叔叔学做生意了,之后顺风顺水,不到二十岁就混成了百万富翁,三十岁功成名就,财富累计到了上亿,到处都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但能做到他日进斗金的却独此一家。
    生意都做到了澳大利亚,还讨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事业爱情双丰收,人生也如日中天,但管家大叔就惨了,没有经商的头脑,也没有读书的天赋,资质平平,其貌不扬,一辈子没结婚,最后还是苏达任帮了他一把,给他一个大管家的职位,他平时也没时间照顾儿子,管家就相关于苏瑞杰的半个爸了。

    第二章 尸体
    “伯叔,你是和我爸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又是长辈,我刚才已经受够了他一顿教训,怎么,你还想端着苏家大管家的身份再来教训我?别忘了你是干什么的,我爸请你来是为了替他照顾这个家,也顺便教训我的,我不是你儿子,你有什么权利对我指手画脚的?凭什么!是我爸给你的权限么?他自个儿不会当爸,难道你还想示范给他看?数落起我来脸不红心不跳!”苏瑞杰走进了地下室,伯叔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小声的说:“苏少爷,是我多嘴了。”
    “说一句多嘴了就能将你的越权行为一笔勾销了?”苏瑞杰咄咄逼人的说,将毛巾甩在了肩膀上,还将夹进屁股里的内裤抠了出来,他忽然停住脚步,伯叔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小声嚅嗫的说:“少爷,对不起,是我多事了,以后再也不会越权。”
    伯叔说着立刻在自己的脸上左右开弓,连扇了两耳光,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似乎想征询什么,估计也差不多了,苏瑞杰漫不经心的瞪他一眼,“你别用那种眼神来看我,通融的次数多了,很容易让人不识抬举的人养成屡教不改的臭毛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这个人不喜欢较真,只要不触犯我的底线,很多小小不言的事儿我都没放在心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恰恰就有一些无耻之徒把我的这种不拘小节的心理当作了得寸进尺的资本,以为我还像以前那样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傻?以至于让你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
    “瑞杰,你····”伯叔百口莫辩,苏瑞杰拿起毛巾,将他额头上的汗轻轻擦了,“我让你停了么?现在打几巴掌就能敷衍了事了?”
    伯叔噼里啪啦打着巴掌,在空荡荡的地下室回荡出连续的回音,苏瑞杰听着清脆的巴掌声心满意足的往前面走,他忽然气急败坏的拿起桌上的易拉罐,扬手就向他砸去,伯叔躲闪不及,刚好在他额角上也砸出个口子,或许是他皮糙肉厚,并没有出太多的血,苏瑞杰从口袋里拿出创可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蹲下,他还在打自己的耳光,苏瑞杰将他的用按下,“等我给你处理好了伤口再打也不迟。”
    “瑞杰,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就不能消停一点?”苏达任从外面走了进来,地下室很大,虽然这儿的装潢富丽堂皇,但这儿的湿气重,又不见阳光,白天也得开着灯才能不显得阴暗,苏瑞杰不紧不慢的说:“家里这阵子····不是,一直以来,不是老会出现东西失窃的事儿么?我呆在这儿也没事儿,就在这些古怪的事情上用了点心思,没想到还真被我给查了了出来,爸,你知道你那个古董花瓶是被谁偷去的么?” | 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60天 / 跨度562天】
    • 开贴:2019-01-23 12:56
    • 更新:2020-08-07 13:31
    • 阅读:4193 回复:322 楼主:267
    • 字数:约44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美女老板的私人保镖》一个男人四个女人之间的感情纠葛。10图 何故惹轻风 2015-04-05 17:40 14/365 22/27
    八卦本人水瓶女。刚和天蝎男协议分手。进天涯散散心。129图 四叶草的心晴 2015-01-09 00:29 372/392 57/1369
    美食快到碗里来,拒绝不了的美食诱惑????280图 _Cindy_Y 2017-01-04 14:39 792/290 59/365
    情感焚心之恋1图 你看月亮在偷着哭2 2014-10-12 19:46 1419/368 96/217
    股票从股市小虾米到股海狂魔的真实经历2图 happy834 2009-12-06 22:07 1208/1201 269/400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风吹麦浪》连载4图 麦余子2 2014-04-01 13:16 4297/549 218/299
    舞文长篇小说《流年》第一部《骚动》(连载) 湖北李犁 2016-07-27 04:21 84/408 383/592
    杂谈中 国 情 报 战——你 所 不 知 道 的 隐 密 战 线 枪火之火4 2010-01-17 12:57 724/223 90/227
    八卦截图开八新《西游记》——恩爱师徒是怎样养成的(正常纯洁向)554图 聂师父和吴空 2012-04-28 14:01 630/565 32/41
    杂谈不是永动机的永动机机械装置517图 杲德隆 2018-08-13 10:39 703/758 480/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