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妖言水浒:水泊梁山那些基情燃烧的岁月 1166页更新(已出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20
    楔子

    幸福的草民都是相似的,不幸的草民各有各的不幸。

    有的是因为生逢乱世,有的是因为生逢盛世。

    有人说,水浒的时代跟今天有些相似。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个说法有些道理,因为那时候我/国就是一个山寨大国,现在依然是。

    我认为山寨这个词在今天应该算是个褒义词,它向世界雄辩地证明,中国人已经成了最接近神的种/族。

    因为不管上帝创造了什么,无论是汽车手/机Ipod还是羊肉/豆腐生鸡蛋,我们都能再仿造出一个出来。


    然而在以前,这可不是个好玩的概念。

    听过评书的人都知道,中国曾有这样一个时期:任何一个城市只要出了三环就遍地是山寨,每个上面都住着占山为王的强盗,其中比较著名的品牌有芒砀山、瓦岗寨、太行山、井冈山等等。

    水泊梁山也是其中之一。

    《水浒传》的艺术价值很高,个人认为在古典名著里面可以排第二位。
    排第一的当然是金/瓶/梅。
    早在看小人书的年纪,我就通读了水浒传。
    可惜的是我这人读书不仔细,对名著的理解老是停留在小人书的水平。
    比如有人从金/瓶/梅里看出了阶/级斗/争、封/建压/迫、下层矛盾......我就记住一个潘金莲。
    还有人看水浒一眼就从一百单八将里揪出了宋/江这个隐藏极深的特大号投降派,逮住丫的狠骂。
    我却只记住了林冲。
    在我眼里,这个人的命运才是水浒全篇的灵魂。
    不写林冲,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故事。





    预览和购买链接 http://yysh.dixiewpublishing.com/ 也可在欧美当地亚马逊网站搜索 yao yan shui hu 进行购买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23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北宋末年,林冲住在东京城。

    历史学家告诉我们,北宋是个好朝代。

    具体地说,它的文明发达程度在我国历史上可以排在第二位。

    排第一的当然是现在。

    这两个盛世是如此相似,以至于一个时代里有什么,另一个里面也肯定能找出相对应的东西。

    比如说,现代人出门开车,宋代人出门坐马车——虽然马车慢点,但在舒适程度上来讲两者是差不多的,更何况那年头不会有个“中草料”之类的单位三天两头告诉你他亏损了所以马料要涨/价。



    水泊梁山读者群号 155941255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24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现在的北京人晚上没事干可以去泡吧,宋代的东京人也有这样的去处,而且更方便。
    除了遍地的瓦舍勾栏,一座名叫“樊楼”的高级会所甚至坐落在皇城边上,非常好找——这充分说明了封建统治者有多么色欲熏心。
    你看天上人间离什么海就很远嘛。

    北宋稍微有点钱的人上街都会提着个鸟笼子,里面装的不是画眉百灵,而是信鸽。
    看见个什么新鲜事,比如说今儿个肉便宜,就写个纸条绑在鸟腿上,往空中一撒,没几分钟老婆就收到了——这跟现在我们玩短信是一样的。
    不过自打朝廷实行短信审查制度以后,街上鸽子肉价钱大减,但短信经常发出去收不到。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27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宋代人甚至还可以上网玩论坛——你还别不信。
    那年代的网吧在外观上跟今天有所不同,没有前台,没有空调,没有包厢座椅,当然了,连电脑也没有。
    当时上网的流程是这样的:先去门口网/管那里交钱领个竹片,然后看着竹片上的号码找到相应的位置,脱了裤子一蹲——你猜对了,宋代的网吧就是公共厕所。

    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古人蹲着解决了生理上的不快,顺手拿炭笔在隔板上写点东西发/泄一下心理上的不快;后来的人看见写得好的就点评几句,看见不好的就骂两句,看见不可思议的就出去传播两句——北宋的网络和论坛就是这样形成的。
    我们直到今天还在用上厕所的“上”来描述链接因特网的行为,就是为了表示不忘老祖/宗发明网络的丰功伟绩。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30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关于网络,古今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它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上面的管理和引导。
    公厕BBS在北宋问世不久,就有人向衙门反映,说上面经常有色/情反/动内容。
    大宋的领/导本着对子民身心健康负责的态度,想了很多办法来管理。

    开始的时候,朝/廷指派一些人拿着大毛刷去公厕巡查,看见隔板上有犯忌的内容就刷掉。
    这些人/大概就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批板主。
    板主们的工作强度很大,由五天一刷增/加到三天一刷,最后每天都不得不守在屎坑旁边,但对不良信息依然删一漏万。
    于是朝/廷又培养了一些厕评员,到各个公厕去写一些正面的、积极的言/论,比如说“今儿个老汉没便秘,全靠朝/廷亚/克/西”什么的,试图把论坛的风气引导到正路上来。
    然而厕评员的发言却只能让BBS的氛围更加暴/力——他们写出来的东西总是不到一分钟就被人识破,然后骂个狗血喷头。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33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再后来,有人终于想出了占领公厕论坛的杀手锏:实行入厕实名制。
    这个主意不可以说不好,但朝/廷却一直没有下决心实行。
    原因很简单,朝/廷怕真把老百/姓逼急了,从此不在厕所里写小字,转而到某工地去写大字——比如“莫道石/人一只眼”什么的。

    总之,大宋朝/廷花费了无数的金钱和心血,却始终没有占领公厕这个新时代的信息阵地。
    在很多人看来,这其实不是件坏事,林冲就是其中之一。
    多年以来,老百/姓都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每天早上打开京报,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钻到公厕,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连各级朝臣和公/务员也时常去蹲一下,了解一些同/僚对手的真/实动态。

    大观四年的一个下午,林冲蹲在大相国寺附近的某个厕所里,本来是想找找有没有下一批禁军教头评职称的传闻,不料却读到了一条触目惊心的消息:
    “大相国寺门口,禁军教头林某之妻被某衙内调/戏!速来打酱油!”
    更触目惊心的是下面几百条评论几乎众口一词:
    “该!让你当狗!”
    几乎要把他气死。
    例外的评论只有一条,偏偏林冲还看不懂。
    那人写的是“沙发”。

    不过林冲已经没有心情来搞懂这两个字的意思,他的当务之急是提上裤子去收拾敢惹自己老婆的王/八蛋。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34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1

    林冲遇到高衙内的那天是大宋大观四年(1110年)*三月二十八日,地点是东京大相国寺门前。

    当时正值庙会,有数百人围成一圈看热闹。

    圈子中心,林冲抓着高衙内的领子,举拳喝问:“连我的老婆都敢调/戏?!我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

    林冲这样报名,说明他真的怒了。

    平时他自我介绍时总是谦虚地说:“在下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咳咳…...林冲!”

    咳嗽后边是一些他觉得可以省略的内容:其实林冲的真/实职务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之一”。

    这个职位从字面上理解就可以了:为了训练驻守东京的两千来个禁军士兵,东京光教头就有八十万,成功地解决了首都很大一部分就业问题。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38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这事并不像听起来那么不可思议,看看禁军编制你就明白了。

    林冲上班的地方,东边有间办公室,挂着个牌子叫“洗脚办”。

    里面蹲着2000多个教头,专门负责禁军的洗脚问题。

    洗脚办后边还有间办公室,里面养着三千多个闲人,上/书“搓澡办”。

    搓澡办后边是按/摩办。

    按/摩办后边是梳头办——梳头办是个大部门,按每人二十根头发分成无数个班组……

    这样一罗列,我个人倒是觉得八十万教头好像还有点不够用的样子。


    “我爸是高俅!”

    然而高衙内只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比多少分贝的自我介绍都管用。

    “高俅”这个名字如同一声炸雷,把几百围观群众炸的一个不剩,只剩一头驴还茫然的站在原地。

    连林冲也虎躯一震,反射似的松了手。

    他终于想起,自己的只是八十万分之一。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43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这里还需要介绍点时代背景。

    据历史学家统计,在北宋的盛世里生活着大约一亿人。

    当然还有些细节历史学家一般人不告诉,比如说北宋的人口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富二代和他们的爹,一类是官二代和他们的爹。

    剩下的都不算人。

    假如剩下的人知道这一点,那么也许这个盛世能够持续时间长一点。

    因为那样的话,当他们遇到前两类人时,就会谦虚一些,摆正自己的位置,从而避免很多不自量力的奢望。

    可惜这个道理林冲明白得太晚了。


    高衙内报老爸的名字而不是自己的,说明这人的智商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低。

    他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来说, 跟二十多年前毫无二致——他的重要性依然只是体现在他是高俅JB里射出来的一个精虫。

    假如不是这一点,他连个JB都不是。

    当然,衙内受到威胁,不能光指望他拿出户口本来自救——碰上个不关心时事的不知道高俅是谁,他就完了。

    于是贴身跟班富安飞一般的跑进尚书省找高俅报信。

    富安在高府级别很低,没来过这里,不知道高俅值班的兵部在哪。

    幸好沿途有无数路牌带着箭头的路标,上/书:“有关衙门”。

    只要你在北宋生活过,就应该知道,“有关衙门”是大宋最神秘的机/构,神秘到有事的时候谁也找不到它的地步。

    富安沿着指示方向走到底,看到的是数座一模一样的建筑,大门紧闭,门口挂着一模一样的门牌,上/书:“我不是有关衙门”。

    他这才明白,原来“有关”是“有事就关门”的简写。

    他只好挨个大殿敲门:“搅扰则个!高殿帅在吗?”

    作者:暗黑山老妖 时间:2011-06-06 20:47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这里需要对宋王朝的朝/廷架构做些说明。

    当时的尚书省是名义上的行政机/构,分为六个部门:

    其中有负责修路搭桥然后再把它们拆掉的工部;

    有负责解释法律对什么品级的人不适用的刑部;

    有负责提拔一批贪/官然后再把他们换成另一批贪/官的吏部;

    有负责每年铸币上万亿从而引起通货膨/胀的户部;

    当然,还有负责维护稳定的兵部,

    以及宣布以上现象均不存在的礼部。

    在六部的共同努力下,北宋终于在灭/亡前20年宣布进入了盛世。


    由此可见,北宋的六部里面属着礼部最忙。

    偏偏富安第一个敲的就是礼部的门。

    当时给事中(办事员)们个个焦头烂额,忙着写稿子。

    什么“去年共铸钱四万亿文,通货膨/胀对百/姓生活影响不大”啊,“各路(省)大旱并非黄河大堤导致”啊,“去年共处分贪/赃官/员上万名,仅占朝/廷命官之百分之一点五,证明反/腐无用论毫无根据”啊,“吏部侍郎反驳我/国官/员过多论”,等等等等。

    就连领/导都没闲着,60多个侍郎(二把手)正群策群力写一篇重量级社评,“大宋岁赐成为世界经济发动机”。

    文中着重强调,大宋在崛起之后的今日,仍然坚持赐给周边国/家的岁币,证明了大宋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于是富安刚露头就被轰了出去,只好又原路跑回去。

    其实他本来不用费那么多事,高俅就在事发现场不远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暗黑山老妖3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60天 / 跨度1424天】
    • 开贴:2011-06-06 20:20
    • 更新:2015-04-30 21:37
    • 阅读:15011968 回复:144537 楼主:1123
    • 字数:约665千字
    • 图片:3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