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外省人的帝都闯荡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0:44
    本帖的原初形态(大约五六万字的片断),几年前曾在经坛发过,并得到了一些朋友的鼓励肯定。这次将其进行了系统化的整理,篇幅将扩充到30万字,在此与感兴趣的朋友作进一步的交流,并寻求以纸媒方式出版。假如有老朋友偶然看到这个帖子,难免会有似曾相识之感。故特做以上说明,敬请鉴谅。 人打赏 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0:49
    本帖是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
    作品主人公“我”,担任某行业报副总编,在竞争正局级社长的过程中落败。因年龄关系,以后再无提升的可能,“我”的“仕途”就此止步于副局。从此,“我”只能在仕途的这一天花板下面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平静地等待退休的那一天。
    “我”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某省会城市的一所高校任教。身为重点大学毕业生,“我”倒是有点小聪明、小成就,但由于心胸的“小格局”,小成就反倒了大障碍,为人清高自傲、不可一世,遭到了一些老同志的嫉恨不满,因而受到整肃,被迫改行做了教务行政工作,却又在无意中陷入了校领导权力角逐的漩涡,作为牺牲品被抛了出来,一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不料坏事变成了好事,在老领导教研部常主任的鼎力推荐下,“我”意外调入北京,在某国家局新组建的法规司任职,由此见识了五彩缤纷、炫丽多姿的职场“风景”——体会了与女处长密切合作的甜美与苦涩,见识了形形色色的饭局以及饭局政治,品尝了枯坐冷板凳的复杂滋味,经历了“送礼”迷局中的挣扎与解脱,参与了莫测高深的民意测验与尴尬的“拉票”过程,涉略了“表态政治学”的奇妙人生,感悟了三流本科院校管理实践中的酸甜苦辣……在此期间,“我”先后陷入与漂亮女处长、年轻女同事、美女老师等都市女性的情感旋涡,在灵与肉、情与理、爱与欲冲突和挣扎的过程中,历尽心灵的拷问。
    作者通过对“我”的职场经历的回顾和展示,认真反思了一系列社会学意义上的深层问题:我们的人才选拔机制在一些地方、一些单位是如何由“选优”变异为“汰优”的?“选优动机”向“汰优结果”的演进,多大程度上来自具体流程和规则设计上的欠缺,多大程度上来自文化精神的左右,多大程度上又来自一些既得利益者旨在维护一己私利的恶意操作?多少重大决策的科学内涵、进步意蕴在执行过程中被层层消解、中和、抵销、改造?
    | 1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0:56
    引子 寂静的午后

    今天是我56岁生日。身为小人物,从来没把自己的生日当回事。老婆有时倒是会记起这个日子,兴之所至时也会走走吹蜡烛、吃蛋糕之类的程式,我也没必要生硬推拒,草草配合一下了事。今年的生日她也没忘,早几天就提出要过一下,为了让她高兴,我态度也比较积极,甚至特意休了一天。
    生日的午饭是老婆精心烹制的一大盆手擀汤面。柔顺细长的面条,被葱花、松茸、鲍鱼片、菠菜叶、羊肉丝、土豆条簇拥着,浸泡在色香味俱全的汤汁儿里,虽然有些不三不四、不伦不类,归不到拉面、烩面、炸酱面、刀削面任何一种师出有名的面条系列,但营养和口感却一点不含糊,热气腾腾的香气一下子让我食欲大开。我吸吸溜溜小试几口之后,再也克制不住,顾不得烫嘴,风卷残云般地将一大盆面条吞下去了,其贪婪陶醉之状,直逼陈佩斯朱时茂的“吃面”经典。我心满意足地打了几个饱嗝,抚了抚圆鼓鼓的肚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一边感叹着生活的美好,一边回到卧室关上房门,打算美美睡它一觉,从容自在地消消食。 | 2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0:59
    但躺下之后却很久睡不着。碾转反侧,渐渐有些烦躁,于是操起手机给她发了个短信:“刚刚吃完生日面,情绪小有波动,不能成眠。”然后就开始期待她的回复,不时抬腕看看手表。但好半天没有任何音讯。终于按捺不住,直接摁响了她的号码。于是,谭维维《笨蛋》那激越奔放的旋律立刻在耳畔轰响起来:
    点了灯就会亮
    关了灯就会暗
    谁活得不耐烦
    哪里来的感叹
    聚就聚散就散
    谁曾说独自莫凭栏
    笨蛋
    可是,“笨蛋”重复了三次,电话还是不通。我不由得疑惑起来,强把自己从谭维维激昂的旋律中拉回到现实——她为什么不接电话?是真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是有事来不及接,还是假装来不及接?我没能晋职升官对她的打击看来不小,她不高兴了,恨上我了,连过渡一下都等不及就拉开距离了!致于如此吗?我有点疑惑,有点警惕,有点神经过敏胡思乱想,当然也略微有点伤感! | 3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1:08
    就在前几天,我在本系统一个正局级位置的竞争中落败,艰辛、曲折的职场之路就此给我关上了上升的大门。56岁的生日,于是也就成了我的仕途到达“峰顶”的里程碑、纪念日,尽管这“峰顶”不过是个一览无余的小土丘。按照我们这个系统的政策,年满56岁后,副局级公务员虽然可以继续干下去直到60岁退休,但是升个一官半职的可能就不复存在了,所以这副局“小土丘”就成了我个人事业的制高点,从今往后,我就只能在这个高度上日复一日地重复自己,直到四年后退休。因此,这个不算巍峨的“小土丘”也就成了我此生所能达到的最大的高度。 | 4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1:17
    说实话,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虽然身边不少我不敢敬畏甚至无法认同的聪明人儿已经位居正局、副部乃至更高的位置,这样的人还将源源不断继续升迁,但这个群体中的许多精英甚至匡世大才早在正处副处的位置上就失声、遁形了。比起他们来,我已经走得比较高比较远,人生际遇已经相当不差了。但不论现实境遇如何,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走得更高更远的梦想,当锐不可挡的56岁生日一举击碎我的梦想的时候,一时有些落寞、有些苦闷、有些伤感,也是合乎情理的。我得承认我一时的确有些苦闷,我不能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宠辱不惊的智者、圣人,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必须得按照普通人的尺度把握自己、要求自己进而原谅自己。 | 5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1:43
    但梦想的破灭却给了我另外一个补偿:从今往后我没有包袱了,我的自由度更大了,我不必再戴着面具(有些时候除外)、夹着尾巴做人了,我可以无所顾忌地说些自己想说的话了。自由说话的第一件事,就是写篇文字网上发发,追忆一下自己职场上的一些经历。回顾这些经历,于己而论,是一种总结消遣;于人而论,或许也不无益处。因为我个人的经历,一定意义上讲也是我们这个群体的共同经历,作为一个有一定普遍意义的个案和标本,解剖、分析、评判一下,对于认识、思考、辨析和改进我们的环境、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世道人心,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借鉴意义。
    这几段文字,就算是这篇文字的一个引言吧! | 6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2:16
    第一章 尖利的“天花板”

    我目前任职的这个单位是某部级机构直属的一家行业报纸。这家报纸基本上是领导讲话的汇编本、领导活动的记录册,面目相当尴尬,发行量一直就不大,在网络媒体的的冲击下,这些年更是每况愈下、惨淡经营,尽管有这家还算显赫的大单位的行政背景,每期也只能发个七八千份;有效发行量更是低得可怜,相当比例的报纸据说直接就从收发室进了废纸间。
    但维持经营着这家报纸的报社,行政规格却不低,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正局级事业单位,下辖六七个处级单位,有四、五十号采编人员,还有为这几十号采编人员服务的同等数量的行政后勤人员。我是这家报社分管业务的副总编辑,因为是从机关调过来的,按照有关规定,仍保留了副局级公务员的各种待遇。参加工作以来,我先后经历过七八个单位、十几个岗位,就是在这个单位、这个位置上,我走上了“仕途”的高峰、同时也到达了“仕途”的天花板。 | 8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3:16
    就在几个月前,我倾尽全部的智慧和心力,参加了我们社唯一的正局级岗位——社长兼总编的竞争。对于这次毕其功于一役的竞争,起初我是抱着一种审慎乐观的态度的,多次不由自主地构想了我荣升社长后的施政方略、改革蓝图,甚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进入幻想状态,提前体验了作为“一把手”发号施令、调兵遣将的美好滋味,品尝了一呼百应、一言九鼎的甜蜜感觉。这固然是幻想,但这幻想的产生是有原因的: | 9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3:35
    其一,这个位置的职责要求与我的专业背景、职业经历高度契合。虽然部委主管的行业报纸基本上就是一种公开发行的“内部简报”,以刊登领导讲话、报道领导活动、解释部门政策为主,既没什么新闻特色,也没多少可读性,除了部里的有关干部、本社领导、责任编辑和作者可能会翻翻,估计也不会有更多的读者了,这是许多体制内报纸的共同命运,只不过是我们***报的这一特色更加突出。但它毕竟是有刊号、有编制、有队伍、有正规工作流程的一个新闻单位,将业务工作和管理工作搞得像那么回事、将这几张纸质印刷品办得像个报纸,多少还是需要一些专业素养的。而在报社的管理层,我恰恰是具备这种职业素养唯一的一个人。 | 10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4:51
    我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毕业的大学生,学校的牌子也比较响亮,专业背景应该算是过硬的,从事某一重要部门新闻管理工作的时间有六七年,担任这家报社的业务副职也有五六年的历史了,在权威刊物上发表过有关新闻业务的多篇论文,其中的几篇还获得了业内大奖。我所在的这个系统内具备这一专业优势的副局级干部,也就那么三五个人,而机关主要业务部门的副局级领导比如副司长们,即使无条件给人家奉送这个机会,人家也未必愿意过来,这个单位毕竟是个边缘性的直属单位,人家更愿意在机关内部晋升。 | 11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6-28 16:08
    本帖(本书)名称及各章标题

    《一个外省人的京城闯荡史(漂泊史)》(暂名)

    引 子 寂静的午后
    第一章 尖利的“天花板”
    第二章 无知者无畏
    第三章 外省人进京
    第四章 民意测验
    第五章 饭局风景线
    第六章 托尔斯泰的“馈赠”
    第七章 我的部下
    第八章 表态
    第九章 送礼
    第十章 美女老师
    第十一章 申办“二级学院”始末
    第十二章 招标风波
    | 12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拒绝昵称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33天 / 跨度35天】
    • 开贴:2020-06-28 10:44
    • 更新:2020-08-03 08:20
    • 阅读:10396 回复:349 楼主:222
    • 字数:约8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