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外省人的帝都闯荡史

  • 首页
  • 上一页
  • 1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7-31 19:55
    可面对他丧失理智的报复,面对他不加掩饰的敌意和傲慢,我没有任何理由、关键是没有任何机会表示我的顺从、贡献我的忠诚。既然找不到这样的理由,我干脆就死杠到底,直面他的打击、迎接他的报复了。
    我倒是向周处长求助过。在他悠闲自在、情绪良好的一个下午,我以汇报工作的名义敲开了他的办公室,几句铺垫以后就开始诉苦,希望他干预一下。处长很热情很亲切,但他只想表示热情,却不想主持公道。因为“热情”基本上是一种表情资源、态度资源,这种资源的分配不会影响到既定的利害格局,匀给我一部分“热情”,不会影响他向别人付出同量甚至更多的热情。而“公道”就不同了,对它的界定和落实会直接导致人事布局、利害关系的调整。 | 247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7-31 20:23
    周处长当然无意整治我,但也没有多少兴趣支持我,他更重视与资深副手的关系。所以,他微笑着倾听了我的诉说,又微笑着对我进行了安抚,讲了一通艰难曲折对于一个人进步成长的重要意义,同时也委婉地对我进行了批评:一个巴掌拍不响,让我想想自己在性格方面、修养方面是不是也有什么欠缺!最后端出了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行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励志大菜招待我,让我将张处的挫磨报复理解成一种幸福,至少是未来的幸福,再不济也是幸福的一种先兆。 | 248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8-01 05:37
    我与周处长原本就很熟悉,但从不同的角度品评看待同一个人,得出的结论有时是完全不同的。必须说,他是一个热情、和气、优雅的绅士,但调到我们处以后,作为他的下属,我们也逐步了解了他绅士这一面以外的另外几重面孔。他是一个好人,人缘好,没架子,性情开朗达观,人在哪里,笑声就在哪里。但他却不是一个诚恳的人,更不是一个心肠悲悯的人。面对别人的喜事,他笑;面对他人的悲苦,他也笑。他只会笑,但从不动心。他的态度有多热情,他的心灵就有多冷漠。面对他的笑嘻嘻的表情时,有时我甚至感到张处长倒更可爱一些,老张至少还能够完整地展示自己的愤怒、嫉妒,还能够直截了当地实施报复,喜怒哀乐都在脸上,是个性情中人。 | 249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8-01 07:34
    张副处长的报复让我愤怒,但周处长的冷漠淡然,他的旁观者态度,更让我寒心。联想到焦处刘处主政时期我的春风得意,一时间是满心的感慨悲凉。但是我得说,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并不是我遭遇的全部。有人的地方固然就有猜忌算计,有人的地方却也有温暖同情。在我处于困境的时候,我也收获了不少朋友的友谊甚至友爱。一些平时往来不多的同事这个时候反而对我热情起来。有的执意拉我参与他们的饭局,频频敬酒;有的见面拉手时总要用力握那么几下,以示理解和声援。这样的友好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却是我面对和承受这些现实问题的心理支持,苍凉的心里也不时热浪翻腾。 | 250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8-02 16:14
    在这个困难时期,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来自一个女孩子的体贴关切。这段往事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但回忆起来仍然很温馨很陶醉。在老张提升为副处长的那一年,北京某大学中文专业硕士毕业的小程刚刚考到我们处,目睹了我被欺负被宰杀的整个过程,见证了我强打精神、强颜欢笑的各种细节,硬是把她的悲悯心一步步激活了。但作为一个职场新人,她又不敢公开表达,所以总是通过一切可能的间接方式,含蓄地向我传递她的同情勉慰。有时悄悄向我的桌上扔一袋小吃,有时让我评判、鉴赏一下她刚刚穿上的新衣服,有时向我“请教”一两个工作或生活中的小问题,通过放低自己,给我提供一个扮演师傅兄长的机会,让我弯曲的身躯暂时地舒展一下。这种间接渐进的表达过程,在一个清冷的下午实现了质变。 | 251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8-02 16:51
    那天临近下班的时候,办公室只剩下我跟她两个人,我们一边做事一边闲扯。但那天的话题老是磕磕绊绊、很不顺畅,气氛渐渐有些异样,不时陷入令人不安的静默。为走出这一窘境,我紧急想出了一个话题,抬头正要发问,发现她正斜靠着椅子默默地盯着我,刚与我的目光对接,眼角就盈出了一窝泪水。我有点不知所措,忙问:
    “你怎么了?不舒服?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她没有回应我的询问,一边轻轻擦眼一边说:
    “肖老师,你真……太懦弱了,你一个挺那个……挺好的人,怎么能让小人欺负成这样?你有什么可怕的?就不能反抗一下?”
    面对她的指责抱怨,我一时百味杂陈、百感交集,委屈、感动、惭愧、悲愤争相袭来,五脏六腑有如岩浆一样涌动翻腾,堵在胸口的硬结迅速融解,全身的热流直奔脑际,两眼顷刻之间蓄满泪水,任凭我使劲克制,还是滚滚而下,全然不顾我的难堪,一下子流了好多,好痛快啊!一个漂亮女孩子为我而哭、因为我的遭遇而哭,这应该是我败走麦城的一个副产品了,但这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副产品啊!我的男子汉气概复苏了,我的豪迈感悲壮感不可遏制、滔滔不绝地生发出来了!我要行动,我要抗争,我要发声! | 252楼 | | | | |
    作者:拒绝昵称 时间:2020-08-02 21:11
    恰好几天后我们处有一个业务研讨方面的会议,分管副司长老宁也参加,这是个好机会,我决定利用一下。那天的会差不多进行了一个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周处长作了小结,然后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句:“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有?”我马上坚定地回应:“有!我有些工作上的困惑,想向大家汇报请教一下。”处长愣了一下,但他无法阻止我说话,所以迟疑片刻后答应了。然后我就开始控诉,历数一个时期以来我的种种遭遇,质问张副处长我有什么错,你凭什么剥夺我工作的权利,你有什么权力对我实施精神虐待!我还质问周处长为什么无视我的遭遇,为什么不做主、不作为! | 253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拒绝昵称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33天 / 跨度35天】
    • 开贴:2020-06-28 10:44
    • 更新:2020-08-03 08:20
    • 阅读:10396 回复:349 楼主:222
    • 字数:约8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