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田野考古将上古历史逼到了十分尴尬的角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28 23:04





    如果说三星堆的考古完全颠覆了中华文明中原起源论,哪怕就是拼命的东拉西扯说三星堆青铜器学的中原青铜器,但两者青铜器的成分都不相同,这让很多历史学家唯恐避之不及。

    那么随着陕西神木石峁古城的重见天日,再一次给我们熟悉的上古史打上一记响亮的耳光,而且石峁还出土了与三星堆青铜立人一模一样的石像。

    由现在出土的几个遗址上看,可以百分百证明了,由黄帝开始到尧舜禹,所谓的继承关系,所谓的天下共主,所谓的大一统全都是放屁,都是后来儒家重新编排的。

    这些证据首先从石峁与陶寺开始。 人打赏 1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28 23:13





    陶寺古城位于山西,其年代与石峁古城几乎一样,都是四千三百年至四千年存在的上古城市。

    陶寺发掘很多年了,刚挖出那会儿,那个欢呼,认为是证明了尧的都城,据说其陶片上还出现了尧的字样,当时认为此考古证明了上古史。

    但是当存在于同一时代的石峁古城发掘出来时,再没有人为陶寺欢呼了,换来的是一片沉默与思考。

    从两处遗址的关系上看,石峁古城无论是规模,技术,先进程度,完全凌驾与陶寺之上,而陶寺更像是石峁的下属城市。

    换句话讲,如果陶寺的主人是尧,那么石峁的主人就是尧的君主,那么称谓尧帝,就是十分荒唐的事,几乎可以说就是后人编造了一个身份强加上去的,这里不是说尧不存在,而是说考古来看只有尧统治的城市,而根本没有尧帝时代。


    | 1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28 23:17




    如果上古史是后人乱编的,那么是不是禹之前就没有历史了?当然不是,幸亏中国一直以来还有一本奇书,叫山海经,一直以来都被史学家排斥,认为是一部巫书,山海经里记录的上古帝系,几乎与所有史书都不一样,但是搞笑的是,考古却越来越证明山海经的真实性,这可以说打脸了三千多年来的史学家。

    接下来就接合考古和山海经,将上古历史重新再理一次。 | 2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29 23:11




    为华夏正名,这世上对华夏这两个字的来历解释搞笑的太多,真正的华夏始于穆天子传里天子的一个梦里,这个华夏古国在穆天子来看是历史,在我们来看是传说。

    穆天子所读到的相关历史资料我们是读不到的,但是历史上是存在一个华胥国,胥和夏在古书是其实是同一个字,而这个华胥氏的主要历史贡献是有感而孕生出了伏羲氏。

    伏羲氏是我们的人文始祖,在道藏里有比较详细的介绍,当时的人都是穿着兽皮,全身像野兽一样的臭味,是伏羲氏教会人们用麻制衣,结网捕鱼,才脱离了野兽的生活。

    这里有一个关键点就是结网捕鱼,要知道在农耕之前最可靠的食物来源就是鱼业,也就是说伏羲氏创造的华胥古国,是存在于长江流域一带,是顺江而居的群体。

    为什么这样一个原始的群体会让穆天子感叹呢?因为华胥国的创造了一个远超过黄帝时代的文明。 | 11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29 23:22
    三皇不过就是一个名头:

    三皇的说法有很多,非要去研究到底有哪三皇完全是没有必要的,顺着华胥国的特点,我们找到了文明的线索,当然这个线索不是通过记载不是通过想象,不是通过编造,而是通过考古证据来实现。

    想必很多人都没有听过湖南城头山遗址,这个遗址最早七千多年前,然后到六千多年前时开始有最原始的城墙,到五千多年前时开始出现完整的城市,从挖出来的首领骨骸取DNA验证,对比现代东亚人的DNA,发现他就是东亚人的先祖。

    有学者认为他就是传说中的伏羲氏,且不论他是不是伏羲氏,但他是整个全国来看出土的最古老的先祖了,由此也证明了华胥古国在长江 以南是正确的。

    然后安徽还有五千三百多年古城遗址,一直到五千年前的良渚古城,这都是华胥古国存在的证据,都是伏羲氏的后人去完成的壮举,那个文明程度比之当时同一时期还在住大棚的仰韶文化,至少先进了五百年,因为往北最早的城市,是四千三百多年的石峁古城。

    真正的华夏在山东?河南?中原?为什么不敢正视华夏的本身呢?因为这会将大量的史书扔进垃圾桶, 让大量的学史的人员从头开始,让学术出现大量的颠覆。 | 13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30 00:29
    伏羲没后,女娲代之,女娲氏是比伏羲氏更为神秘的人物,特别是山海经里的描述根本就不像是人,有一个版本中写到,有神十人,结女娲之肠,有版本是名曰女娲之肠,很多学者直接附会成这十人是女娲的后人,所以叫结女娲之肠。

    这就完全是在扯蛋,从古至今,提到某某是某某的后人都是什么生什么,而从来没听说什么结什么的肠子,这里的女娲与神有直接的关系,而且不太像人,更像是一个机器,由十个神在结管子。

    同样史书中记载的女娲也有多种名号,比如娲皇,比如灵娲,所以女娲很有可能是多种东西,人物,整合成的一个。

    并不是伏羲氏体系的统治结束后就是女娲来统治,而是伏羲氏是顺江而走的,伏羲这个族离开这个地方后,当地又来了新的部族,有可能是母系氏族,而这个氏族再此壮大,首领称之为女娲,女娲更多是生殖的代表。

    而母系氏族的壮大根本原因是进入到初级的农耕文明,而这个时候伏羲氏华夏古国已经开始建造初级的城墙了。
    | 15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30 15:22


    城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文明 支点:

    在湖南城头山遗址,可以说是打脸了整个史学界,因为七千多年前的遗址在其六千多年前开始就有了城墙的雏形,而同一时期,整个北方七千五百至五千年左右是仰韶文化,其势力范围从黄河中游一直到湖北北部。

    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五千年前的仰韶文化的复原图。



    为什么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岁月,连个城墙的影子都没有,其实这要从城墙的基本需求讲起:

    六千多年前的城墙并不需要技术,而是就地取材用石头围起来,从人类发展的历史趋势上看,从来不会发展出与生存无关的东西,也就是城墙的出现必然会有其出现的用途。

    这个用途有的猜是为了防野兽,别那么天真好吗?那个时代野兽是食物好不好,建立起来只有一个用途就是防止野蛮人来抢掠。

    而这个野蛮人在历史上有线索吗?当然有,就是华夏第一战的神农战斧遂,先前有网友提到如果长江以北地区出现了更古老的城市遗址呢?这里就分析一下为什么仰韶文化发展不起来城市。

    神农战斧遂,神农是农耕民族,斧遂是游猎民族,而整个仰韶文化都是以游猎为核心的文化,就如南方以鱼业为基础顺江而走,北方以草场为基础从游猎慢慢走向游牧。

    而游牧的性子就是一但生存出现问题时就要四处抢掠,因为常规食物保存的风险性太大, 经常一个天气变化就面临着要饿死,只有通过抢掠,而从考古遗址上看,仰韶的势力已经达到湖北北方,那么湖南城头山面临着北方野人的抢掠危险是完全有可能的。

    由于北方驯养猛兽的作战方式比之南方在青铜器出现之前有绝对的优势,于是城墙就在防止北方野人骚扰的前提下匆匆上马。

    为什么北方七千多年到五千年都没有城墙呢?他们需要城墙吗?挡路吗?他们四处劫掠而四处安家,只有南方防他们,没有他们防别人的。

    要论野蛮,谁比得过驯养虎豹熊罴的黄帝一系?




    | 17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6-30 15:33
    当年开发出仰韶文化时,因为年代可以定性为传说中了黄帝的时代 ,学术界也是高潮了一阵子,有了文化发源的证据了,问题是当同是五千多年的良渚古城发掘出来时,立马懵了,找不到北了,不是已经找到源头了吗?这良渚又是怎么回事,完全是成熟的文明城邦了,于是就有了当时学者的批判说良渚一定是一个外来文明,因为这颠覆了他们认为的华夏。






    可以对比一下五千年前的仰韶和五千年前的良渚,这下史学界的冷静了很久,怎么可能在哲江有一个比黄河文明高端得多的城市?但现实总是要面对的,在闹腾了十来年后,终于厚着脸皮向世界宣称,良渚古城证明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

    搞笑不,不过哲江还真不是华夏发源地,但是却是华胥古国的衍生文明,这个后面会用证据说明 。 | 19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7-01 00:17
    女娲的历史线索横跨了几个时代,第一个是伏羲氏之后,人类部落在农耕初期的群体大融合时期,因为在捕猎的时候,各部落之间为地盘是有流血冲突的,但是随着捕鱼的进步,这种冲突在逐渐减少,因为各部族都在不断的迁移。

    然而到了初步能够农耕时,有大片的土地,人口却显得不足,这个时候生殖的利益大过争斗和抢夺,这才有了各个部落放下恩怨,群体开始造人的时代,这就是女娲造人的历史解释。

    而女娲不仅是首领,也是一种图腾,代表生殖能力的图腾,这个在湖北石家河文化及其他地方也都有出土过。

    然而女娲又有补天的传说,又是人首蛇身的传说,个人认为上古时代女娲仅是一种标识,是一个很多形态组合的共同体,就比如说山东出土的女神像也认为是女娲, 而蛙图腾是遍布整个中国的。





    这也认为是女娲,所以女娲的历史记载,出土文物,传说,都无法准确的定义在某一个人或某一个时代,因为伏羲女娲的人首蛇身的画也许是很晚才出现,也可能是一种传说加工的创作而已,但是女娲之的神农时代却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时代。 | 23楼 | | | | |
    作者:向秋多吉 时间:2020-07-02 00:11
    神农尝百草并不是神话,神农氏的崛起是必然的,因为母系社会出现得很迅猛,但是推翻也是很快的,因为农耕的初期需要大量的人口,但是不过两百年后人口就已经足够,然后再一次出现地盘的争霸行为,这个时候又是从母系转向父系,因为男人少的部落是百分百会被吞并的。


    战国策里记载的华夏第一战就是神农伐补遂,补其实是斧,与遂是两个部落,这两个部落以制造石制器具为主,据史书上记载战争起因是一次贸易争端,神农氏是农耕成熟期,需要大量的工具,让斧遂定期上供,用粮食换工具,但是斧遂突然断供,神农氏讨伐之。

    具体发生过没有目前 没有出土证据,但是在神农氏演化成炎帝,炎帝的后人有出土遗址在湖南,而且炎帝就是指炎热地方的大帝,这个炎热之地就是长江以南的广大区域,这个区域在公元前两千多年时还出土有鳄鱼,大象的骨骸。

    而斧遂大约在山东,想想看在湖南的神农氏与山东的斧和遂发动了讨伐之战,这仅凭跑步去几乎不可能的,必然是有坐骑,而这个坐骑基本可以肯定不是马,那是什么呢?
    也许大家不相信,就是古时的大熊猫,古时大熊猫腿比现在的长不少,而且四川湖南湖北都有大量分布。

    线索 就是蚩尤坐骑就是大熊猫,而蚩尤就是炎帝下属的一个部落首领,这个后面要讲。

    这里就是说明一点,当时炎帝几乎是最强的部落,可以说谁不听话就打谁,争伐四方,可以说是第一代天下共主,但是还不能称之为天子。不过部落联盟制至少已经成型,并不是什么推举出来的,而是实力打出来的。

    至于斧和遂被打败之后去哪了,没交待,也没有历史线索和考古线索。但有一点可以了解,山东地区是出土了认为女娲的神像有地方,也就是也存在过初期农耕文明,但为什么消失了呢?原因就在于斧和遂是游猎民族,在没有食物时就抢,导致了北方的农耕几乎就不能成长 。 | 28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向秋多吉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46天】
    • 开贴:2020-06-28 23:04
    • 更新:2020-08-14 22:30
    • 阅读:136650 回复:2489 楼主:146
    • 字数:约96千字
    • 图片:17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