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证--警花卧底边城,不得不说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3
    ----爱易逝,情难结
    1火车
    苏力的小半生中坐过无数次火车,却难得坐过这么清静的。整洁的车辆里,疏疏朗朗的都是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人们。走廊过道里没有一个闲杂人员,你不必担心叫卖的餐车来时,必须适时的缩回无处摆放的双脚。座位很空。有的人干脆躺在三人的座位上,全当给自己买了个硬卧。
    空气不错。人少了也就没有那种浑浊得令人作呕的汗臭的酸腐味。窗外不断掠去的不再是形色各异的大山,荒凉是一望无垠的平原的专属。因为这片平原没有绿,只有苍苍茫茫的一片黄沙。黄的尽头是沙,沙的尽头还是黄。并没有传说中的胡杨、骆驼、奔腾的野生动物、绚目的海市蜃楼……
    人打赏 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4
    这趟列车总共行驶多长时间,全程是多长,他全都不知道。他在西南某小镇执行任务时,突然接到首长电话,要他飞回西安,然后赶上这趟列车。当他坐了一站后,手机里收到一张相片,这便是他此行的任务:时时刻刻不离她的视线,保护她的安全。
    现在,他正坐在这个女人斜角不远处,可以非常不经意地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这个女人从上车开始就一言不发,苦着一张跟谁都有仇的脸,只专注地望着窗外发呆。已经好几个小时,没见她换过姿势,也没有见她换一口气。
    | | 1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4
    她一直侧着脸,所以看不清她的眉眼,也细辨不了她的年龄。消瘦而坚毅的脸侧,似乎表明她是一个尚有几份姿色的女人。应该不年轻了,不然不会如此愁苦。她全身上下只有一字可形容,那就是瘦,甚至可以说得上瘦骨嶙峋。再加上一身简单的修闲装束,更显得没有一点曲线,她全身上下就一条线,那就是直线。
    她虽然一直在发呆,手托着下巴,但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线条都是直的,是那种僵硬的直。这得是一个多么乏味的女人啊,苏办在心里哀叹。
    | | 2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4
    此时,他把目光落在她的手上。突然他的眼睛被刺了一下。她拳面虽然还是消瘦,但那瘦瘦的骨节中间有突起的肌肉。虽然看不见她的指节,但他已经明白那肯定是精壮而有力的。这令他更绝望了。他本来以为要保护的是一个什么证人或者重要的专家之类的,虽然乏味但也不至于太枯燥。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就更不简单了。她肯定是一个乏味、枯燥、强势而难对付的女汉子。
    恰在此时,他又收到了一个命令:全程受她领导,作她的助手、保镖。这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全部明白。必要时得为她牺牲自己,这是每次任务时他这种角色的使命。
    | | 3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4
    他不得不再次审视这个叫倪虹的女人,实在看不出她有什么过人之处。最后,他不得已自嘲,就冲她几个小时不换一口气,不换一个姿势这点,也值得他好生学习、佩服了。可是很快,他便为自己的武断而吃惊了。
    因为这个女人开始抹眼泪了。先是眼泪不间断钻出来,在她的镜片之下如冰封的冰面之下的两条暗涌。她依然保持着那雕像般的姿势,不去理会脸上涓涓而淌的泪流。没一会儿,她清秀的脸上便爬满了泪虫,像是平原上难得一见的溪流,更像一块被撕碎的抹布。仿佛风一吹,那些破布条便要随风飞舞了。什么梨花一支春带雨,同样是哭,这张脸看上去如此之不堪。最是覆在泪虫之上的一副眼镜,令她看上添了几份滑稽。
    | | 4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4
    他赶紧转移开视线,再这么看下去,以后还怎么配合她的工作。等他再次将目光投在她脸上,那张脸低下去了,她已经哭趴下了,正耸着她消瘦的肩膀在抽泣。没有声音,但那哑剧般的抽搐给人一种痛苦的震撼。先前对她的所有评倾刻间烟消云散蜇了他的心一下,痛起来。女人只有在男人面前显出她的软弱才会得到怜惜。
    此刻,怜惜便在他的心里发了芽。他想走过去,安慰她,跟她套近乎,以消除她的痛苦。但他不能。因为这个任务的全程是:他认识她,而她不知道他的存在。所以这一程注定是他作她的观众,而她演她的独角戏了。
    | | 5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5
    最后他得出结论,她真是一个难对付的女人。因为这一哭,她又哭了太久。他真怕她那消瘦的身躯会因此而散架。一个孤身的女人如此恸哭,势必是会引起人们关注的。她对坐的那个年长的男人便轻轻地问候了好几次。她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专注于她的哭泣。那老男人也是热心,见自己的关心没有得到接纳,便怀疑是性别差异。他不辞辛劳地穿越过几节车厢去找来了列车员。直到列车员到来,在列车员标准的温糯软语的问询下,她才抬起脸来。
    令人更吃惊的是,这张脸居然是平静而光洁的,丝毫没有恸哭后落下的伤痕。
    “我没事,谢谢。”
    | | 6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5
    然后她又专注于望着窗外发呆了。苏办一时恍惚,这激起了他的好奇。他不相信她刚才的抽泣是假的。可他更不相信一个刚才还如此恸哭的人,能够在一秒之间将自己收拾得如此风平浪静。
    所以,他不安分起来。他将领导的命令抛诸脑后。他先是起身去了趟厕所,然后装作走错位置在她的旁边坐下。面对陌生人的侵入,她并没有转过头来,依然专注于她的沉默。这就给他提供了便利,他得以仔细地观察她的袖口,那里确实是一片洇湿。
    他傻了。他终于从心里服了这个临时的领导。这个女人内心不管有多大的痛苦,不论她的情绪受到多大的波动,只要面对任务,她都能瞬间收拾好自己。受命于这样的一个女人,他相信这次的任务会圆满的成功的。
    | | 7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5
    正当他出神时,突然她转过脸来,这张脸又变了风景。此时是不笑而柔,那声音虽则轻却有如播蛊般不容拒绝:
    “先生,可以留一个你的号码吗?”
    久经沙场的他,一时也有点乱了方寸。他脱口就要报号,她摆手止住了他。
    “或许你可以写在纸上,你看我手边没有可记录的。”
    他马上回到自己的座位找出一张便笺纸来,将自己的号码写下,走回来递给她。他本想再坐下。她深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寒意,冷冷地说了声““谢谢。”
    他只灰头土面脸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可他刚坐下,便她见掏出一个打火机将他给的便条给烧了。这真是一个棘手的女人。他在心里暗叹。
    | | 8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5
    乘车的时间很长,再无聊再好奇,他都不敢再将视线定在她身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起身去厕所。正当他在专心致志地排队时,身后挤来一个人。只一瞬,那人便消失在拐角了,而他的手中多了张便条。他不敢展开看。
    等进了厕所,他展开便条,是一行秀美的行书:一个好猎手无论多么专注于他的猎物,也会假装漠不关心。过于热切,会害死你的猎物,切记。
    是她写的,可刚才过去的那身影分明是一个男人。原来车上受命于她的并非只有他一人。他掏出火来把纸条点燃,扔进马桶烧成灰,冲了两遍水才放心。
    回到车厢,她的座位是空着的。此时,手机收到了一条新信息:坐到终点站再下,你不适合再与她同时出现在更多的地方了。去拉萨玩几天,调整好心态,你太紧张了。他很想知道刚才那个递字条给他的人,是否已经下车了。可是他再不敢东张西望去找,他怕再收到一条字条,直接将他除名。 | | 9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08 00:36
    新坑,欢迎新老朋友踊跃踩蹋~ | | 10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14 23:27
    2剧变
    用万念俱灰来形容她这段时间的心情,再恰当不过了。当所有不着边际的想法,终于被平静而安逸的生活驱逐殆尽,一个晴天霹雳重又砸进她的生活。把她炸得血肉横飞、惊魂未定。
    此刻,窗外不断倒退的山谷和平原,更像一把飞刀,在不断地割她的体肉。一刀一刀地,最后,把她割成一副枯骨。死不过如此,可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听命。 | | 14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14 23:27
    三个月前,她在母校培训。突有一天,她被带到一个办公室。里面坐着的是他最尊敬的两个老师,一个是她原来的班主任,一个是现在的校领导。坐在他俩中间的,是一个五十余岁的男人,气宇要比她的两位老师更轩昂。
    带他来的老师并没有进来,而是反身出去将门给锁上了。锁扣的嗒啦声与她心里一声咯噔,一起响在了凝重的空气中。
    “坐吧。” | | 15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14 23:27
    她在他仨对面的凳子上坐下。老者递给她一张肖像。她接过来,仔细地端详着。相片中的女孩子约莫十六七岁,清澈而单纯,梳着短发,坐在一架紫萝兰藤下,凝望着远方。
    “是你吧?”
    “好像是。”
    “你知道我们是从哪得到这张相片的吗?”
    “不知道这么一张普通的相片,对于你们有什么意义。”
    “很有意义,这张相片让我找到了一个人,并且找到了与之相关联的人。”
    “与之相关联的人肯定是我了,而你们找到的这个人是谁?”
    “这要看你将这张相片送给了谁?”
    “二十余年过去了,我想不起来了。” | | 16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14 23:27
    “你或许送出去过许多张,但你想想有谁会如此上心,将它剪成如此的精致心形,贴身收藏二十余年?”
    “谁知道。”
    “你肯定已经知道了。”
    “我们也不必卖关子了,二十年前,那个一毕业就消声匿迹的人,现在我们找到他了。”
    “你们既然找到他了,怎么还来找我呢。
    “我们是找到他了,但没有证据来确定是他。
    “他对于你们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 17楼 | | | | |
    作者:周流敏 时间:2020-06-14 23:27
    “很有意义。我们怀疑他现在是一个恶魔,而要抓住他,将他绳之以法,需要你的帮忙。
    “既然已经找到他了,你们就去抓他,我不明白我能帮得上什么”。”倪虹突然声音高起来,有些愤怒了。她看了两位老师一眼,把愤怒强压下来。
    “他突然消失了,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这么多年来,你就甘心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抛弃吗?”
    “他对我已经没有意义。首长,您不会是为了成全我的八卦之心而费这么大周章吧?”
    他把手中的一叠资料递给她,“当然不是,你好好看看。” | | 18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周流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天 / 跨度63天】
    • 开贴:2020-06-08 00:33
    • 更新:2020-08-10 17:00
    • 阅读:2831 回复:376 楼主:332
    • 字数:约9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