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白眼中的水浒传

  • 首页
  • 上一页
  • 212
  • 页码:
  •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05-14 18:30
    冒泡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05-24 22:18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08-02 17:11
    突破!昱岭关——黑木崖最后的屏障! 另一篇 汤隆的回忆片段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声声不断,音音不息。原来黑木崖外昱岭关下,方才结束一场伏击战,南国明教教众一面清扫战场残骸,一面吟唱哀亡悼词。

    “这些北国兵士,原本与我是血溶于水的同胞手足。可惜他们误受昏暗朝廷欺骗,白白葬送性命。这笔血债,我们定要血偿!”一个雄浑的声音高喝,乃是明教旗使雷炯。

    “血债血偿!”
    “推翻朝廷!”
    “生擒赵狗!”
    “圣火明尊佑我!”
    “大光明神万岁!”
    ...

    “兄弟!”一名浑身是血的大汉忽然挣脱两个押解的教众,扑向一张马革上的尸骸,上面是冰凉的九纹龙史进,浑身箭孔已流不出血来,额上插着一支雁翎箭。箭头深入天灵盖,是故未将拔出。

    砰!大汉脑后受到重击,扑地。原来是旗使计稷怕再生变,背后打倒了大汉。又令人押了下去。

    南国教众哗然,小养由基庞万春挥了挥手,周遭静了下来,“今日大获全胜,明夜大宴三军。”

    雷炯便对庞万春道,庞将军,我有一戏,振奋军心。


    ...

    却说明月微明,四处无风。鼓上蚤时迁与那小行者望深山径里寻路。

    时迁道,如此穿林透岭,揽葛攀藤,却难为你了。
    小行者道,不妨。
    时迁又道,我北军之中,也有位行者哥哥。
    小行者道,莫不是有名唤作摸还摸得?
    时迁道,你如何知哥哥大名?
    小行者道,梁山聚义,我们在南国也常闻说。
    时迁道,说的也是。只可惜摸还摸得哥哥与我鲁大哥随左路军攻打光明顶,中了那魔教诡计,鲁大哥下落不明生死未知,摸还摸得哥哥身负重伤生死一线,我许多西军将士血洒沙场。
    小行者,生死有命,将军且安天命。
    时迁道,你知这一仗我们西军将士折损多少吗?
    小行者,休言。且看。

    原来二人行过数里山径野坡。到一处山岭崇峻,石壁嵯峨,远远地望见开了个小路口。巅岩上尽把大石堆迭砌断了,高高筑成墙壁。

    小行者道,将军,关已望见,石迭墙壁那边便是。过得那石壁,亦有大路。
    时迁道,小行者,你自回去,我已知路途了。

    小行者自回,时迁却把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本事出来,这些石壁,拈指爬过去了。

    却说时迁一步步摸到关上,爬在一株大树顶头,伏在枝叶稠密处,看那下面,也是合当有事,正值庞万春雷炯计稷等大宴教众。酒过三巡,只见雷炯喝令押上一人,时迁望了那人,只惊得差点从树上跌了下来,你道那是谁,不是别人,正是梁山好汉拼命三郎石秀。

    雷炯便道,此人乃梁山匪徒头目石秀,人称拼命三郎。

    有些教众认出了石秀,那个身中数矢浑身淌血在三百名教众围攻下格毙数十人的悍匪身影已然成为他们脑海中抹之不去的梦魇。

    雷炯道,此人原是我南国人士,却不信奉我圣火明尊。与我大光明神作对。做朝廷走狗。我自小信奉明尊,做到明教掌旗使,今日与之放对,且看因果业报。

    言毕,跳上台来,手仗一柄尖刺锤。打了个照面。

    那边计稷用佩剑割断石秀绑缚绳索,又另塞了一柄短剑给他。一把推上台去。石秀脚下一趔趖,摔倒在台上。台下嘘声不断。

    雷炯便道,这是匪徒向明尊叩首。教众欢笑起来。

    石秀爬将起来,仍自歪斜,他本重伤未愈,计稷为防有失,先在他腰后刺了两刀,血犹未止。所赐短剑,锋口极钝。且长不盈尺,雷炯的尖刺锤却长三尺三寸。

    雷炯挥锤攻上,石秀勉强招架。雷炯有心戏弄,只拣不致命处打,几个回合下来,石秀身上又添几处创口。台下叫好不断。

    石秀撇了短剑,雷炯道,我也不欺你,只凭这拳脚,叫你知道明尊庇佑的厉害。石秀吸一口气,待其近身来,却闪个过,正欲扭住雷炯,不料腰伤迸裂,转身迟着些,被一交摔倒在地,半天不起。

    雷炯便换计稷上台。计稷拳打脚踢,如猫戏老鼠。更加言语挑逗。言所谓博士文凭,梁山前十的悍匪不过如此,石秀本在梁山排名三十三,却说成排名前十。台下教众深以为信,觉得石秀不过尔尔。先前被杀怕的教众兀自羞愧,越发信奉大光明神。

    两人轮番上台,眼见得石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计稷便放石秀跪在台上,雷炯拿过一把明晃晃的刀,撩得火杂杂的,架在石秀脖子上,高声喊道,诸位兄弟瞧好了,这便是不信奉明尊,与我大光明神作对的朝廷走狗的下场!正待割下首级,只见石秀眼中忽地闪过一丝微光,“天彗星最大奥义,...”

    雷炯计稷两人大惊失色,急忙跳开,却不见石秀扑来,只见石秀嘴角一荡,扑地俯身往台上一撞,气绝身亡。

    时迁在树上衔枝在口,右手早在树干上抓出一个手印。只见得台下庞万春道,贼将畏惧大光明神神威,自绝于人民。且割下首级,悬挂关前示众!

    雷炯计稷也道,我们有明尊和光明神庇佑,刀枪不入,贼兵匪徒在我等面前有如三岁小儿。誓死为教主守住昱岭关!

    教众齐声和道,我信明尊,明尊佑我,人在关在,关亡人亡!

    ...

    时迁在树上直候至天明,望东去时,只见林木之间,半天价都红满了。却是卢先锋和朱武等拔寨都起,一路上放火烧着,望关上来。

    看那庞万春、雷炯、计稷,都将弓箭踏弩,伏在关前伺候。看见宋兵时,一派价把火烧将来。中间林冲、呼延灼立马在关下大骂:“贼将安敢抗拒天兵?”

    明教散人庞万春等却待要放箭射时,不提防时迁已在关上。那时迁悄悄地溜下树来,转到关后,见两堆柴草,时迁便摸在里面,取出火刀、火石,发出火种,把火炮搁在柴堆上,先把些硫黄焰硝去烧那边草堆,又来点着这边柴堆。却才方点着火炮,拿那火种带了,直爬上关屋脊上去点着。那两边柴草堆里,一齐火起,火炮震天价响。
    关上众将,不杀自乱,发起喊来,众军都只顾走,那里有心来迎敌。庞万春和两个副将急来关后救火时,时迁就在屋脊上又放起火炮来。那火炮震得关屋也动,吓得教众都弃了刀枪弓箭,衣袍铠甲,尽望关后奔走。时迁拿了石秀首级,立在屋上大叫道:“已有一万宋兵先过关了,汝等急早投降,免汝一死!”

    庞万春听了,对雷炯计稷道,你们听得么,原来关内混进了奸细。
    雷炯计稷便来拿时迁,时迁却记得他俩模样。与之周旋不走。庞万春眼见得北军攻打得紧,叫道,速走。雷炯计稷恼怒时迁,定要拿住时迁。庞万春张弓搭箭,瞅得时迁空中不得扭身,嗖的一箭,时迁伸手便接,不想箭速极快,早中左大腿,射个两头亮。时迁扑地掉下来,兀自紧紧抱住石秀首级不放,雷炯计稷左右包抄上来。

    时迁正没奈何处,忽见雷炯背后一黑影奔来,急叫道,杨雄哥哥,休叫走了这俩人,他们杀了石秀哥哥!

    雷炯见来人不善,提左脚虚踢,右拳却攒劲。怎料杨雄速度更急更快,早欺进身前,一肘正打在胸口,雷炯一声闷哼,栽倒在地。

    计稷见头势不好,掉头便走。原来计稷诡计多端,见雷炯被秒倒,知不能力敌,逃走是诈。计稷背听得杨雄在后,忽地回马踢出,不料竟踢个空,计稷急回头,正直杨雄一膝顶中鼻梁,眼前一黑,扑倒在地。

    杨雄抽出佩刀,铮的一声掷在计稷项边,插入土中。便盯着数十丈开外的庞万春看。

    从杨雄出现到完成掷刀,前后只一霎那时间。南军教众眼见来人只一拳一脚就击倒了威风凛凛的雷计二位将军,大惊大骇,不知所措。

    时迁大叫道,我这位哥哥只排名梁山一百零七位,比我家哥哥厉害着,还有一百多位,你们不怕死的,只管在此待我哥哥们前来。

    实则杨雄排名三十二位,而且此时梁山好汉早已不足百数。但时迁此话甚有见效,教众们眼见得杨雄的厉害,听闻还有一百多更厉害的在后面,唬得魂不附体,丢盔弃甲,抱头鼠窜。至于什么明尊光明神,早抛之脑后不顾。

    却说杨雄与庞万春对峙了半炷香时间。庞万春缓缓张弓搭箭,搜的一箭,时迁急叫快躲。杨雄纹丝不动,箭贴着项脖而过,连划伤也没半分。庞万春叹了口气,收起第二支影子箭,转身走了。

    时迁便又叫道,你们的什么神臂将军,被我家哥哥吓破了胆,连箭也射不中了,屁滚尿流地跑了。南军教众们听了,只恨得爹妈少生两条腿,没命也似地逃。

    此时卢先锋督阵,林冲呼延灼已夺得昱岭关。孙立黄信魏定国单廷圭带领将士们往这边过来。杨雄拾起佩刀,插回刀鞘。对众人道,请禀告卢先锋,我和石秀不能再侍卫左右。又自语道,庞万春这厮箭术高超,只怕又有几个兄弟要折在他手上。可惜我不能亲手杀之。

    黄信便道,哥哥你欲如何?
    杨雄道,我欲亲往圣火洞,潜入刺杀魔教教主方腊。终结这场战争。
    单廷圭道,哥哥你疯了!这事从长计议。
    魏定国道,是啊,我们且回军营,哥哥你生擒二将,立下功劳不小。
    时迁却道,哥哥带我一起去。我们三人不分离。

    杨雄走近时迁,右手扑地一拳击在腹部,左手扶住晕倒的时迁,交给孙立,拱手道,我走也。
    孙立接过时迁,拱手道,祝你成功。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08-03 11:02
    汤隆的记忆片段之一

    是夜月光如昼。
    黑木崖下,北军营寨外,小道密林中。
    十处埋伏,二十员偏将。
    汤隆与丁得孙一组。

    会来吗?
    军师说的不会错。
    休言,来也。
    虚。

    一彪人马,马摘鸾铃,人披软战,军卒衔枚疾走,神臂散人当先引路,光明右使押后督阵。众人跟着。转过山径,穿越密林。

    汤隆捏住身边的丁得孙,示意这便是庞万春,后面的是高玉。丁得孙点点头又摇摇头,表示放他们过去,一切按计划执行。

    突然丁得孙大力捏住了汤隆的手。汤隆吃疼,差点喊出声。汤隆不解,只见丁得孙把面埋进地里,身子微微颤抖。

    直待最后一名南军兵士走远,汤隆才立起,将丁得孙翻过身来,正要问却才为何,眼见丁得孙脸色紫黑,气若游丝道,有毒蛇。脚下一条圈圈尖头蛇,已被丁得孙压死。

    兄弟!你为何不做声!左近张青孙二娘那组有伤药啊!
    会惊跑南军。
    兄弟!南军可以再打,人死了怎能复生!
    众家兄弟的仇,要报。你的表兄徐宁,我的大哥张清,要报。

    丁得孙一阵抽搐,不动了。
    汤隆伏在丁得孙冷却的身躯,低声哀泣道,你的力量,都给我吧。我当这最后一路,绝不放任何人回去。

    只听得三更炮响,火光微动,约莫四更时,一队人马厮杀而来,连突几路埋伏,径奔最后山口而来。过得山口,便能回黑木崖重整。

    汤隆见得来将正是神臂散人庞万春,只是不见了光明右使。引伏兵杀出。庞万春早有准备,起手一箭,真似流星追月,正中心口。只听得当一声响,那支箭直坠下地去。

    庞万春吃了一惊,正不知撞着什么宝甲。汤隆舞动钩镰枪,正是徐宁那支,喝道,天佑星最大奥义,金枪耀目华!

    唰唰三道白光,连人带马射来。一道斩了马腿,两道被庞万春高高跃起躲过。

    庞万春弓不离手,却才一箭,已然发现这宝甲咽喉最是薄弱,当下半空拈弓搭箭,正指喉咙,汤隆喝道,地速星最大奥义,极乐大回环!

    那三道白光,竟划了一道弧,又折返回来,庞万春大惊,争奈空中转身不得,两道斩在腰背,一道斩在右脚,摔落下来。汤隆喝叫军士拿了。解到寨来。

    原来丁得孙善使标叉,能空中回旋。当日与同是飞行道具专家的项充相斗,正是用折返术胜了一场。汤隆把钩镰枪术与回旋标叉结合,竟胜了魔教散人。正可谓,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08 12:46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13 17:14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17 23:57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18 13:21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20 12:42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21 13:19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22 13:55
    顶顶更健康
    作者:huhuahuan 时间:2014-11-24 16:22
    顶顶更健康 纯顶而已
  • 首页
  • 上一页
  • 21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huhuahuan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83天 / 跨度1451天】
    • 开贴:2010-12-03 20:36
    • 更新:2014-11-24 16:22
    • 阅读:304215 回复:9337 楼主:1417
    • 字数:约1274千字
    • 图片:7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