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 首页
  • 上一页
  • 2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04-16 00:21
    这章因为历史资料比较多,更的慢了一点,接下来鞭子的来历就有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写,故事结束后,我会在后记里说明,请朋友们继续欣赏。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04-17 00:23
    秦汉之时,横扫六合,九州一统,帝王至尊,仿于北极。秦始皇灭六国收其车辂,开驰道,增车辂,改造“金根车”,添入“辒辌车”、“辇车”、“高车”、“高车”、“辟恶车”、“革车”、“传车”,增车旗伞盖兵甲仪仗,以“玄极”九九八十一数为皇帝大驾车辂之数,五行车辂在中,将商代白旒白服,改为玄幡玄甲,以应本朝“水德”之色,。


    炎汉代秦,汉以“火德”,改玄为赤,自高祖、文帝、景帝承秦之旧,五帝好大喜功,改变车辂大驾,添入辎车、軿车、轩车、五色安车、五色立车、戎车、猎车、凤凰车、游车、温车、斧车、前驱车、羽葆车、朱轮车、指南车、黄门鼓车及武刚车。仍以五行车辂为中,才有了鹤盖成荫,旌节如林的万乘之尊,大驾羽林之盛。


    南北朝以来,大驾卤簿再次完善,添入记里鼓车、霹雳车、四望车、鼓吹车、宝象车、黄钺车、豹尾车,隋唐鼎盛,又添入大辇、七香宝辇、九华逍遥辇、凤舆、九龙辇、崇德车及明远进贤车。此后虽经宋元明清历代损益,或添或减、或改或删,以玉金象革木为尊的五辂车及群车仪仗所组成的大驾卤簿,一直传之于今。


    ……




    上图是秦始皇陵发掘出的大驾卤簿中的“副车”














    上图是故宫博物院原藏的《北宋大驾卤簿图》,可见当时皇帝仪仗车驾之盛。明天我会简单注释一下名词,不耽误故事。朋友们就当看个新鲜吧。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04-17 00:23
    “说这么多,看起来老弟读书明事确高于我等,不过,这跟今儿的鞭子有什么关系?”方才那位遗老不无醋意地着了意气,斜眼盯着郑学士。众人正聚精会神听郑学士掰着手指头侃侃而谈,被这老头一冲,立时大煞风景,没了兴趣,都不言声望着俩人。大杨心说:嘚!这老头生了意气,叫板呢!


    郑学士点点头:“老兄问得好。不说明这些,就不能不说到大驾卤簿中净鞭的来历。”


    “愿闻其详!”遗老拿出个鼻烟壶磕在烟碟里满满研磨,非要刨根问底,问倒郑学士。自古文人相轻,即便是同科的师兄弟也不能免俗。大家伙肚里暗笑,都竖起了耳朵。


    “原先秦汉三国魏晋之时,大驾卤簿中,并没有什么净鞭肃驾仪仗,到了东晋太宁年间……”


    东晋太宁年间,江左政局混乱,本地士族与南迁到江南的士族不合,又有北方五胡之乱,因此尽管晋元帝南迁金陵时,北方大乱,长安洛阳沦陷,仓惶之际,连麒麟阁的藏书经典和宫廷宝物,或毁于八王之乱自相残杀的兵祸,或被乱兵抢掠不存,丁点没带出来。可随驾的朝廷大臣、兵士并没有忘记带着少许天子大驾法物和朝章典仪,到了江南,当地氏族势力大盛,元帝只好“王与马共天下”,才苟延残喘延续了晋室帝祚。皇权威仪,自然比西晋差的远了。历经几代,才算是粗粗具备皇帝大驾。晋明帝太宁年间冬至,明帝摆了天子大驾,由打金陵城内去南郊祭天,鼓乐法器、彩旗宝幢、兵甲仪仗迎风飘舞,辉煌夺目,大驾出了台城正往前走着呢,八宝玉辂上的明帝忽然打了个盹儿,朦胧中,只见前头血海翻涌飞剑凌空!从人群里窜出来十几个大汉,冲入仪仗张牙舞爪就要攀辕而上,刺王杀驾!明帝大呼:“来人!!快来人!!”谁知身边甲士侍卫木偶一般,傻怔怔并不动身。明帝吓得抱头惊呼,一个大汉正窜上了玉辂,俩人对眼一瞧,明帝登时毛发森然!原来眼前的刺客,竟然是个虎头人面的怪物!



    怪物挥刀便砍,眼瞅刀光袭来,明帝闭眼惨叫:“我命休矣!”,谁知耳中就听“噼噼啪啪”几声震耳欲聋的脆响,眼前刀光、怪物霎时在空中化为虚空幻影,渺然不见。等他再睁眼看,四周依旧是朝阳遍地,金陵盛景,繁华世界,玉帘外士民官僚欢涌如堵,山呼万岁之声由远及近,雷动轰鸣,这才发觉方才是南柯一梦!


    在斋宫打坐之时,心慌意乱的明帝招来司天监术士秘询,术士不敢怠慢,占了一卦,却是“妖梦入怀”之兆,主人君被邪祟困扰,宫内有镇物冲犯紫微帝座,幸而半路上有神物救护,明帝才转危为安。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04-18 17:57
    士这番言语令明帝大起疑心,下旨严行搜查,果然在温德殿内发掘出几个诡异偶人和秘符多张,严刑拷问之下才知是周氏旧人勾通内宫宦官,意欲谋反谋逆。勃然大怒的明帝下诏兴大狱广为株连,杀了数百名涉案人等,这才放了心。想到奇怪的救命之声,忙派人打听,原来是宰臣王导家里旧存了一支先代所留的“蛟皮七星鞭”,乃百年前祖上自扬子江中捕获一只恶蛟,杀后取皮做的鞭子,一直作为镇宅驱邪之用,不想那日大驾出城,路过王府,那支鞭子猛然间飞空自鸣,盘旋良久才落地,家中大小正惊疑不定,随驾的王导聆听圣谕,这才明了前因后果。


    不待明帝开口,王导连忙叫人把“蛟皮七星鞭”送入大内供明帝把玩。明帝默思此物神奇,救过圣驾,岂非天意?便命人仿制几根,添入了大驾卤簿。此后,凡朝会大典、万寿大典、南郊祭祀天地神祗,特命殿前将军鸣鞭为礼,一则显示天子威仪,声波四海,二则肃静百官朝列,以定规矩,三则震慑各类邪祟凶魔,使之闻声远避。东晋之后,宋、齐、梁、陈代代承袭此礼,唐宋时载入《会典》《会要》,成为朝廷正礼之一:俗称“鸣鞭礼”……


    “呵呵呵呵,郑老弟!你说的这些都是齐东野语、稗官小说之言!咱们士林高士,谁能相信!再则,即便是朝廷鸣鞭来源于东晋,那支‘蛟皮七星鞭’在哪?一千多年前的物件,早就朽烂不堪喽!莫非,眼前这支就是传言中的七星鞭?”那位遗老嗤嗤笑道,甩了甩沾满烟沫子的手,只是不信。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04-18 17:58
    “然而不然呵呵。”郑学士起身踱了几步,扫视了众人一眼,笑道:“这可不是东晋那支蛟皮七星鞭!而是来历相似!老兄不信,请看!”说罢,郑学士坐下,叫瑞儿小伙递过一只小巧的剪子,借暖黄灯光,捧起鞭身细细打量,找了处微微破损之处,小心翼翼顺着杏黄丝绒攒成的鞭股,避开金线金丝,轻轻剪下小拇指长的一段,众人大气不敢喘,静静观瞧。


    郑学士把那截剪下来的鞭身托在手里,托给大家伙瞧了,又用细长银针,轻轻在截面处捅了进去,大杨想笑又不敢,拽拽瑞儿小伙,他也是一头雾水。俩年轻人抽了半天,“嗯?!”大杨惊奇的发觉,郑学士用银针,竟然从丝绒截面里捅出一条盈盈发绿光、细如竹丝的亮晶晶“小毛毛”!


    “这是什么物什?”那位遗老昏黄的眸子里幽幽放光,众人赶忙凑过脑袋来。“是牛毛?虎尾?不对,马尾?金线?怎么会亮晶晶似麟甲之物呢?”


    “着啊!”郑学士大笑轻轻搁下麟甲说:“老兄眼力不俗!这可不是什么牛毛、虎尾、熊发、狼毛、马尾,更不是什么缂丝锦缎彩绣捻金!乃是奉天故宫满文老档记载中, 高皇帝自长白山偶遇神龙,得到的神龙之须!”


    “龙须?!”遗老勃然变色,一甩手动了意气:“我看你是故弄玄虚!这世上哪有什么神龙?还把 高皇帝搬出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剩下几个老头正听得入神,莫不厌烦他的插嘴,可这位爷年高德劭,还不好意思说他,忙乱劝他,递茶的递茶,点烟的点烟,好容易把他摩挲顺了,大杨在一旁肚里直乐。


    郑学士微笑好不在意,等他平复了,叫大家伙儿传递细细观赏那根亮晶晶的“龙须”,悄悄吩咐瑞儿小伙去房里搬来一叠文稿。挑出一张递给几位遗老笑道:“这是兄弟前些年从奉天故宫记录的满文老档,诸位请看。”


    “嗯……这……”正对着“龙须”啧啧称奇的众位文人高士们登时哑巴了,那位一个劲儿叫真儿的老头有些不忿,随手抓过来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番信口雌黄有什么依据!”谁知拿起来一瞥,霎时像吃了颗死苍蝇般呆在当场,一脸紫涨尴尬。原来,那张纸上写的曲流拐弯鬼画符天书似得满文,把这群自以为腹有诗书、见多识广的老头全难住喽!
  • 首页
  • 上一页
  • 2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齐州三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83天 / 跨度951天】
    • 开贴:2016-02-16 10:30
    • 更新:2018-09-24 12:18
    • 阅读:14896363 回复:31474 楼主:3481
    • 字数:约2069千字
    • 图片:45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