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 首页
  • 上一页
  • 355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11-05 12:14




    | | 22032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11-07 16:29
    第九十五个故事:死去活来



    陈龟范是福建明州人,客居扬州,给扬州推官老马做师爷,半辈子颠沛流离,满腹经纶,参加了多次科举考试,就是不中,因此常常愁闷。这一天吃完饭正在家里闲坐看书,忽见外头飘进来俩青衣卫士,一甩铁链子锁了他就走。老陈大惊失色,大声叫嚷,那俩人却好似听不见,把老陈带到一处所在。


    老陈抬头一看,嗬!此地气象森严,甲士林立,阴气沉沉,不禁发憷,进了大堂,忽听堂上珠帘里有人问:“抓来了么?”,青衣卫士答:“回大人,抓来了!”,就听里面簌簌翻阅册页的声。片刻,里头说:“撤帘!”,左右珠帘挑开,露出个幞头紫衣的官员。


    官员疑惑问:“你是陈龟范?”,老陈叩头说:“是我,不知我有何罪?大人要抓我。”,官员摇摇头:“错了错了!我找的是陈龟谋,不是陈龟范。”,老陈挺老实,说:“额……我原来叫陈龟谋,因为跟着马大人做师爷,马大人给我改了一个字,叫陈龟范。”,官员喊:“来人,取明州簿子来!”


    片刻,一个小吏送来了明州簿子,官员看了一会儿,挥挥手,叫小吏带他下堂去了下属部门。老陈莫名其妙,见四处诡异,心里哆嗦,悄悄问小吏:“敢问大哥,这是何处?为何大人审问片刻就叫我下来呢?”小吏一歪头笑笑:“你啊太有趣了!这是阴司地府!有人在地府告了你的状,判官大人要你来对质,谁知那人撤了诉,去轮回了。”


    老陈吓得心惊肉跳差点没瘫倒,哀泣道:“那么说我不是死了么?!这可完了。”,小吏拖着他带到一个办公室,笑道:“没事儿,原告撤诉,你就没事儿啦。准备回去吧。”老陈听完,长叹一声拱手问:“老哥啊,我是一辈子没出息,平生多难,困苦极了,都说人固有一死,既然死了,我就在这儿生活吧,不愿还阳,我读书识字,留在这儿还能帮您干点活呢。”

    小吏一怔,随之大笑:“老陈你说傻话呢!该活的死不了,该死的活不了。咱们阴司难道跟你们阳世善恶不分,诬良为娼一样么?你快回去吧。”老陈哭求,小吏不同意,半晌老陈小声问:“既然如此,请老哥看看我下半辈子的福运如何?不然我会去也没啥意思。”小吏被老陈缠不过,只好找出一个簿子翻了翻说:“你以后日子很好,虽然说不上富贵荣华,官职禄位还是有的。”

    老陈惊喜,忙问:“那么寿命多少?请老哥指点。”,小吏摆手:“这是机密,绝不能轻易泄露,不然我也吃不了兜着走。”,老陈点点头:“请问我会死在哪里?”,小吏笑道:“这可有趣,你死的地方,不是扬州,不是鄂州。别问了,走吧。”,小吏亲自送老陈回了阳。不几年,也不知老陈走了什么运,竟然考中进士,被任命为知州,在江南做了足足20多年地方官,他勤政爱民,政绩卓越,很得朝廷爱重。

    那年他做扬州知府,有公事出差去鄂州,走到半路,果然病逝于两地之间的彭泽。。



    古人说穷通有命,可谓真实,如果老陈真的留在地府不回来,哪有后来的官运呢。看来啊,我们在生活事业爱情低落时,不要萎靡不振灰心丧气,坚持住,总有一天好运会来临。


    故事完,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 | | 22037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11-09 14:37

    第九十六个故事:哭笑不得的转世



    洪州医官老马医术精深,医德仁厚,病人无论贫贱富贵,他都耐心治疗,医好了不少病人,在当地有口皆碑,老少爷们提起他来,无不称赞有加。

    这年夏天的一个午后,街上静悄悄的,骄阳似火,晒的各处滚烫,医馆没有病人,老马正安稳坐在桌边读书,门帘外忽然传来个声音:“马医生在么?”,说话间打外头急匆匆进来个年轻人,20来岁年纪,长得很朴实。


    “我就是,有什么事?”老马招呼问,小伙子热的满头汗,说:“我媳妇过几天要生了,可今天不知怎了,老是一惊一乍,说、说屋里有鬼!这会儿正在屋里叫喊呢,知道您医术高明,您给指点个法子吧!”说完就作揖。

    “啊?”老马哭笑不得说:“小伙子,我这是医馆,不是道观,你要驱鬼,南城那边有个玄真观。”

    “不是!”小伙子磕磕巴巴说:“媳妇儿临产遇上这种事,找道士来家,都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啊,您赶紧个想想办法吧。”说着就跪下了,老马仁慈心软,想了想便带着药箱,跟着小伙去了崇仁坊他家。


    一进家门就听见屋里又哭又喊,院里挤着一群邻居,屋里摆设很平常,床上的女子挺着大肚子指着墙角脸色惨白哇哇大叫。老马诊了脉,没发现什么事儿,见墙角也没啥,小伙儿一家子都紧张地盯着他。

    老马叹口气,他虽是医生,多少知道点辟邪的法子,便拿出一小包朱砂嘱咐小伙如法炮制,然后用银针给怀孕的女子针了几下,半晌,女子果然平静下来,沉沉睡了。家人大喜,感谢不迭。


    看看没事儿,老马回了医官,总觉得这事儿可笑,回家跟家人说了,家里也哄笑一场。吃完饭,老马叫儿子下了板,在书房看书呢,静夜沉沉,外头忽地呼喇喇起了一阵阴风!“吱……”门开了,老马一愣,就见外头飘进来个绿油油的影子!
    | | 22042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8-11-09 14:38


    老马哆嗦着刚站起来,一瞅,妈呀,影子竟是个披头散发青脸獠牙的厉鬼,指着老马大骂:“好你个马大夫,你个老小子真缺德!挡了我转世之路,我跟你没完!!”说着就要往上扑。老马吓得心惊胆战,颤声问:“你、你是谁啊?!”厉鬼狞笑:“我就是蹲在怀孕女子家,等着投胎的鬼啊!阴差好容易大白天把我送过去,本来今儿人家就要生啦,你个老小子出来挡横儿,弄了个朱砂驱鬼法,弄得我不敢近前投胎!坏了我一世,你说,你该不该死!”

    老马这才恍然大悟,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苦苦求饶,要给厉鬼烧纸送钱。厉鬼痛骂了半天觉得这点还好,就答应了,末了厉鬼说:“哼,马大夫,这次我是转世不成,拿了你的钱,我再去背的地儿转世,不过你阻扰阴司的法度,这自己熬得药还是你自己喝吧。告辞!”说声告辞,厉鬼倏然没了,遍体冷汗的老马噗通一声瘫软在地。


    片刻一激灵,叠声叫家人预备纸马纸钱,烧了一大堆,见风清月明,心里总算好受了点,可想起厉鬼临走时那句话,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没几天忧郁成疾,亲朋好友知道了,都来看望。奄奄一息的老马叹气说:“医不自治啊,我啊,终于想明白了那天厉鬼那句话,看来我要托生到崇仁坊去啦。”,家人闻言心里大惊,都以为是不祥的话,又过了几天,老马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把儿子叫到跟前儿说:“我一辈子行医治病,慈善为怀,咋会托生个女人啊,哎,儿子,你知道我托生的地方,以后可想着照应着点啊。”

    老马的儿子匪夷所思,以为老爹说的胡话,刚要劝几句,老马一闭眼去世了。家里这就预备丧事,老马的儿子是个孝子,想了想,赶紧按照地方去崇仁坊找,果然找到了那家生孩子的人家,正是前阵子找老马看病的小伙儿两口子!望着襁褓里哇哇大哭的小婴儿,小马一问,这小孩正是老爹咽气那会儿生下来的!

    两口子听了小马的话半信半疑,孩子却冲小马直乐,众人不禁感叹奇事奇缘,也冲淡了马医生去世的悲伤,就此认了亲戚,那边办丧事,这边办喜事,竟然是悲喜交加,哭笑不得,成了当地的一桩奇闻。



    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 | | 2204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55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齐州三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08天 / 跨度1001天】
    • 开贴:2016-02-16 10:30
    • 更新:2018-11-13 20:42
    • 阅读:14983564 回复:31760 楼主:3528
    • 字数:约2115千字
    • 图片:47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