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 首页
  • 上一页
  • 3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08 22:12






    明天去福建厦门采风,十二号回来继续更新,朋友们稍待。 | | 22201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13 12:24

    第一百二十二个故事:樵夫


    洪州西山里住着个樵夫,自称姓干,叫干大,也不知多大年纪,村镇里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很怪:干大一个人住在深山老林很多年,也不见他衰老,也不见他家人,只是老人们都说打小时候就记得干大就这模样,数十年从没变化。

    干大很有礼貌,时常去村镇里卖柴火,他卖的柴火又干又耐烧,大家伙都喜欢卖,他也不要钱,只要点粮食,有人跟他谈生意,他必然拱手作揖,如果有人多给他点东西,他必然推辞不要,如果有人要跟他聊聊他的来历,干大只微笑不语,作揖而去。因此当地人都说他是个神秘的修道人。

    这天,有个喜欢修道的少年偷偷知道干大不凡,偷偷跟他走了好久,噗通跪倒在他面前大喊:“小子愿侍先生为师!”

    干大吓得一惊,赶紧逃避,少年腿脚快,抓着干大衣襟就是不松手,紧紧跟随,谁知干大进了山,身形如风,嗖嗖嗖快如闪电,少年吓得抓紧他的衣襟不敢松手,片刻再看,妈呀!已然到了西山的峰顶!

    少年心知干大肯定有道行,跪在地下砰砰磕头,一个劲儿要拜师学艺。干大苦笑道:“你这孩子!咋这么执拗?我就是个卖柴的樵夫,哪里懂什么修道!赶紧回家去吧,你爹妈要着急啦!”

    少年大哭道:“小子天生崇尚自然,愿意修炼道法,知道您是高人!您不愿意教我,我就跪死在此!”,干大看着少年嚎啕大哭,叹息无法,只好说:“我也不懂怎么修道啊!”

    少年急问:“那为啥先生得享高寿,身体如此好!您肯定有神通!”。干大大笑道:“哈哈哈,这话说的错了,我无家无业,无妻无子,以天为父,拜地为母,与日月星辰为兄弟,以山中花草鸟兽为宾朋,就是个野人罢了,怎么敢称神仙,又哪里知道道法呢!也不过跟世人一样,困了睡,饿了吃,难道你要跟我学打柴么?”

    少年就是不听,干大闭目片刻,睁眼说:“你要喝茶么?”,少年正觉得口渴呢,说:“好啊!师父既然收我,我去烧茶!”干大笑道:“这里哪有壶啊,你来!”说着话从口袋里取出几片黄橙橙的茶叶,放在少年手心里,说:“你去那边的溪水里接点水,这就是咱们喝的茶!”

    少年疑惑道:“这茶叶能泡开么!”他不敢违命,赶紧在溪水里接了一点水,谁知茶叶入水登时迸发几道瑞彩,少年一口喝了,顿觉香甜无比,生津满口,遍体舒适,飘乎乎太舒服啦!慢慢地少年闭上眼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等睁眼一看,早已月朗星稀,干大也不见踪影!少年大哭:“还是我心不诚!师父不肯收我啊!”

    空谷中忽然传来个悠悠声:“回去吧!好生侍奉父母。有缘再见!”。说完寂静无声。少年心灰意冷,看看深山黑夜不见道路,只得慢慢行走,走了半天等晨曦初显,却发现自己早已到了邻县!少年琢磨着奇异之事,回去跟爹妈一说,老两口都骂他不懂事。打那以后,少年不再执拗修道,照顾父母,顶门立户,谁料他一直容颜不变,身轻体健,一直等二老归西,又过了60多年,少年还是少年模样,一天告别家人,再入山中,就此消失了。


    人们都说,少年是吃了干大的仙茶长生不老,后来会集仙缘,入山修仙了。



    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
    | | 22211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13 12:27



    | | 22212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15 11:25
    第一百二十三个故事:无影人




    老邓年过三十,家无资产,茕茕孑立,在江西节度使幕中做师爷,他性格孤僻,也不喜欢迎来送往,所幸文笔很好,被节度使大人看重,所以衙门里的大小官员都挺敬佩他,称之为“邓先生”。

    老邓不爱应酬,闲了便读书写字,尤其是夜晚,衙门大摆宴席,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他却对着一盏孤灯读书、沉思,心驰神往。有时别人就打趣说:“邓先生不同凡响啊,吃喝玩乐都不喜欢,金银美女也不在意,他适合去做和尚呢。”,老邓笑道:“和尚哪有我自在?”。


    这天晚上,老邓读书很久,见窗外夜色沉沉,屋里静谧如常,看着墙壁上自己的身影忽明忽暗,笑道:“影子啊影子,我与你天天不离,亲密无间,看我独身一人形影相吊,你怎么老在墙上左右跟随,不能变化一番给我增添点乐趣?”,刚说完这话,就见墙壁上彩光一闪,影子竟然脱墙而下,大声说:“遵命!”


    老邓吓得大惊失色,颤抖问:“你、你是人是鬼?!”,影子大笑:“你这人真有趣!你说叫我给你带点乐子来,怎么变得叶公好龙呢?”。老邓定住心问:“你有啥好玩的能让我高兴?”,影子说:“你老人家根书呆子似得天天读书,难道读傻了?我可以随你心愿变化。”

    老邓无奈笑了:“确实,我有点不合时宜。嗯,我自己孤身一人,想找个少年良友长夜论道,行不行?”,影子说:“这有何难?!”眼前一晃,影子化作一个少年,长身玉立,谈吐风雅,博学多才,说起诗书文章头头是道,老邓大喜,谈了半天问:“你变成个贵人试试。”

    片刻间少年忽然变成了紫袍金带的大官,富贵俨然,端着架子坐了上座,满口的忠君爱国仁义道德,假模假式十分逼真,笑的老邓前仰后合,谈了几句,老邓说:“那你变个美貌佳人吧,我想看看。”,大官缓缓下了座位,摇身一变,眨眼间成了一位二八小姐,容貌清华,杏眼红唇,娇羞绯红冉冉下拜说:“郎君万福!”

    老邓大喜,赶忙搀扶起来,喜不自胜,俩人双双扶上牙床,脱衣同睡,真是玉润风姿,仪态万千,尽享鱼水之欢,同赴乌山云雨。

    打这起,大家发现,老邓跟换了个人似得,在屋里又说又笑,也不那么天天严肃了。每当夜深人静,月明灯亮,那影子变幻百出,或变成朋友、或变成贵人、或变成神仙、或变成佳人,跟老邓谈天说地说古论今,侍寝欢乐,无穷无尽,渐渐地,连白天都能脱离老邓的形体,别人看不见,只有老邓能见到。

    老邓如痴如醉、如歌如狂,大家很奇怪,就问他原委。老邓忍不住说了真相,众人大惊,有人偷偷看他的影子,果然能脱体变化,众人传言开来,都说老邓中了邪,被鬼魅迷惑。老邓自己却不以为然。

    如此过了几年,江西节度使举荐老邓做官,这天影子忽然跟老邓告辞,老邓大惊,问:“你是我的影子,怎么能离我而去?古人说无影则死,你走了我岂不要没命了?”,影子大笑:“无妨无妨!君此去就要升官发财了,做官之人,影子很多,或中正平和、或魑魅魍魉、或金尊玉贵、或丧心病狂,都是你的影子,迷离百态千变万化更甚于我,您何必在乎我呢?”,老邓苦苦哀求,影子说:“我要去数万里外的云烟清丽之地,您就别挽留了,好好生活,告辞。”


    老邓哭泣着摆酒给影子践行,送他到大门外,就见香风缥缈,影子凌风而起,顷刻随风而去,从此之后,老邓没了影子,倒也没啥事,一直在江南做官,人们都觉得很惊异,背后称他:邓无影。




    故事说完,朋友们看看附近的人,多少是无影人呢呵呵。好了,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

    | | 22214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15 11:26



    | | 22215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17 19:16
    第一百二十四个故事:鬼戏人


    云阳城东有片大树林子,当地人传说,这里多有鬼魅邪祟,大白天都会出来吓人害人,因此过往的旅客常常担惊受怕,结伴而行。

    这天,勇武的军士小赵路过,他虽高大威猛,可胆子却小,挎刀走了一段,四处安静异常,山风吹拂,闹得小赵心里七上八下惶惶不安。正加紧几步要走呢,突然有个少年不知打那儿蹭蹭跳出来,在后头猛追他!


    “哎呀不好!是鬼!鬼来啦!”小赵吓得魂不附体,转头就跑,边跑边大喊。后头的少年穷追不舍啊,小赵吓哭了,跑了一里地,不小心被地下的树根绊倒,啪的声摔了出去。小赵摔得七荤八素,后头少年几步追了过来,却蹲身搀起他,问:“哥们,你跑啥啊!!别怕。”话音未落,小赵爬起来对着日光仔细看看,发现他不是鬼,是人!


    小赵登时勃然大怒,挥拳便打,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大白天敢窜出来吓人,吃老子几拳!”,少年大惊,吓得转身往回跑,边跑边喊:“鬼啊!你是鬼!!”


    俩人扭打了半天,无不咬牙切齿,也说不清到底谁是鬼。正打得难解难分呢,一个中年汉子气宇轩昂大步流星走来,大喊:“住手!你们二位怎么大白天斗殴?!到底为了啥事!”,俩人一看,都举手指着他喊:“鬼!你、你是鬼!”,中年汉子大笑:“啊?我是鬼?这里哪有鬼啊。”,解说再三,两人住手,聊了聊,原来都是同乡,平时都听过对方的名字而没见过面的,仨人握手,都为方才的惊慌失措失态大笑不止,仨人决定一起走过这片大树林,哪还怕啥?


    仨人走了几步,中年男子忽然在后头嘻嘻笑道:“二位兄弟真是胆大啊,想我这样丑陋的样子,你们难道不怕么?”,前头俩人正疑惑,回头一看,妈呀!就见后头哪有中年汉子,一个身高3米,面大如盆,披头散发,巨口獠牙的恶鬼正对着他俩笑呢!俩人大叫:“鬼啊!!”登时吓昏在地,鬼也大笑着消失了。。。


    故事说完,笔者读了之后发现,心中有鬼,则感到处处有鬼,以内心阴暗为最。没鬼的时候别惊慌,真的碰见什么邪乎事儿,也不要怕,只要心地光明正大,怕什么鬼呢?这就是所谓:我们唯一恐惧的是恐惧本身而已。 | | 22223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17 19:19



    | | 22224楼 | | | |
    作者:齐州三爷 时间:2019-01-21 20:23
    第一百二十五个故事:虎怪食恶



    扬州府郊外陈家庄有个地痞无赖,外号“陈癞子”,成天欺男霸女鱼肉乡里,荼毒乡民,大家伙儿非常忌惮他。因为他特别会耍赖皮,告刁状,欺负了别人,谁也不敢对付他,不然他就跑到你家,往大门口躺下,闹得你家天天乌烟瘴气,连官府也不敢辖制,竟成了当地有名的恶霸。


    这天夜里,陈癞子正喝醉了酒在家哼着小曲悠闲自在,忽然灯花一跳,光影阴暗,屋里显出个玄甲武士对他大喊:“还睡着呢?!大王召你!”,陈癞子一激灵醒了,上下打量武士一番,问:“谁?谁叫我?你是何人?”,武士冷笑道:“我?我乃伥武士,为大王取食的!”


    陈癞子仗着自己身大力不亏还想挣扎呢,就见那人一招手,自己身子轻飘飘起来,跟着那人飘了出去!腾云驾雾般穿房越屋也不知走了多远,到了一座阴森森草木茂盛,绵延百里的大山里,迷迷糊糊进了一座巨大的山洞。陈癞子越发心惊,见四处灯火森然,无数长着豺狼狐豹脑袋的怪人在两厢站立,瑟瑟发抖。


    走了不远,忽然听见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喊他:“陈癞子,你来啦!!”,陈癞子抬头一看,登时吓得魂不附体,原来正中巨石上坐着个黄袍金甲的大王,却是虎头人身,身高1丈,双目如电,巨口獠牙!

    玄甲武士启奏:“陈癞子带到!”,那大王挥挥手叫武士退下,阴阴瞅着瘫在地下一个劲儿喊救命的陈癞子,冷笑道:“你可知道本王为何叫你来这儿?!”,陈癞子大哭道:“小人无知!祈求大王饶命啊!”

    “呵呵呵,我山中没有粮食,专吃你们这种混蛋畜生!你生性粗犷凶悍,行为恶劣狠毒,实在不是人!虽然吃了你,可味道确实不好呢!今天叫我的伥武士招你的魂来,暂且充作蔬菜给我下饭,要是本王拿你当粮食,太臭了!你的痛苦非历经千万劫不可饶恕!”陈癞子听不懂虎王的话,只有砰砰磕头求饶。


    虎王一挥手,玄甲武士提溜这陈癞子进了厨房,剥了他的衣服,用玉刀将他全身肌肉切成细条,陈癞子惨叫连连,痛苦万状,却死不了,在剧痛中求死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割成一具白森森的骷髅!武士用金盘乘了陈癞子的肉送到虎王面前,虎王尝了尝大笑道:“果然没有人味儿!只能当蔬菜吃!来人,送我的饭来!”,奄奄一息的陈癞子就见厨房里轰然大震,十几头壮牛和肥猪被牵到虎王面前,他张开血盆大口,大吃大嚼,吃几口肉,便用陈癞子的肉当菜清口。心胆俱裂的陈癞子虽然吓瘫了,可智识仍在,痛苦无比,只等虎王吃完了,这才剧痛中醒了过来。

    | | 2223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齐州三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96天 / 跨度1193天】
    • 开贴:2016-02-16 10:30
    • 更新:2019-05-24 14:15
    • 阅读:15218808 回复:32579 楼主:3746
    • 字数:约2292千字
    • 图片:55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