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全线追凶》不要在雨夜开车,我朋友不信,然后他死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7 21:45




    看过我之前帖子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警察,最初在巡警队,两年前调到了刑警队。干我们这行的,尸体见过无数,就算你胆子再小,也得给你练大了。可最近出了一起怪异的案子,弄得人心惶惶。

    事情的起因是我的一个同事胡远出车祸死了,他坐的轿车与一辆越野车迎面相撞。当时车上有两个人,胡远坐在副驾驶位,开车的是名女子。车祸现场相当惨烈,胡远的身体被撞得血肉模糊,当场就死了。

    诡异的是,开车女子的身体同样变了形,她却一滴血都没流,而经过法医的鉴定,该女子事实上已经死亡三天了。




    《全线追凶》系本人作品,首发于天涯,未连载于任何小说网站。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本文。未经授权转载者,本人保留追纠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版权合作,请联系微博:http://weibo.com/u/3763845361 (或微博搜索[韦一同])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7 22:01
    最开始到现场的是交警,他们从胡远身上翻出警察证,得知了他的单位,然后通知了我们,女子身上并没有能证明其身份的东西。

    那天晚上是我们组值班,外面下着雨,街面很是冷清,我们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案子,在值班室吃宵夜。

    当我挂了电话把这事告诉组长疯哥后,他二话不说就放下刚吃了两口的方便面,大步出了门,我们几人忙着跟了上去。

    “疯哥”本名杨峰,四十出头,因其办事雷厉风行,每次接到案子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故而得了这么个绰号。

    去现场的路上,疯哥给大队长汇报了这事,之后就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疯哥做了十多年刑警,破获要案无数,是个名副其实的“神探”,见着他这副模样,再想着之前交警告诉我开车的是个女尸,我这心里就很是没底。

    当我们风驰电掣地赶到现场时,那里已经很热闹了,各个部门的车辆围了一圈。

    停好车,我们跟着疯哥冲进人群。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7 22:05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8 11:20
    我正想问他为何如此笃定,却听着疯哥在叫我:“陆扬,你来看看这人是不是秦晓梅。”

    听到疯哥的话,我的脑神经猛地一抽,秦晓梅?这名字好生熟悉,在我走到疯哥跟前时,我想了起来,她是一个杀人犯,为了破她的案子,局里还成立了专案组,那时我刚到刑警队,经验不足,就没有被抽去,而疯哥和胡远都是专案组成员。

    女人的脸在疯哥的摆弄下,已经恢复了八九分的模样,头发也被拔到了耳旁。经过一番辩认,我向疯哥点了点头,她的确是秦晓梅。

    如此一来,这起车祸就更加离奇了。秦晓梅杀人罪名成立,我记得这几日正是她被执行死刑的时间,现在她的尸体却开车载着胡远“自杀”了。

    疯哥不敢怠慢,立即往上汇报。经过层层汇报后,市局领导批示下来,此案案情重大,责成刑警队彻查,杨峰为指定负责人。

    疯哥随即让辖区派出所通知秦晓梅的父母过来认尸,秦晓梅还是个大学生,她的父母不过四十多岁,那晚我见到的两人,却是满脸皱纹、头发也白了一半,足见秦晓梅之事对他们的打击很大。

    秦晓梅的妈到现场后就一直在哭,还是她爸再次向我们确认了秦晓梅的身份。

    疯哥把现场交给了我们组的另外两名同事,秦晓梅父母坐我们的警车,殡仪馆车子跟在后面,一起回刑警队。这案子古怪得很,极有可能要对两具尸体进行尸检。

    路上疯哥给队里打了电话,回去后,尸体直接由法医接手,我们则带着秦晓梅父母去作笔录。

    秦晓梅的父亲叫秦川,他告诉我们,秦晓梅是三天前死的,她死后,根据家乡风俗,要在家里停尸七天才火化,停尸期间每天都有人守灵。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8 11:21
    这几天灵堂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装秦晓梅尸体的棺材盒子也是关着的,接到派出所电话时,他们还有些不相信,直到打开棺材盒子发现里面并没有秦晓梅的尸体,他们才匆忙赶了过来。

    秦川说完后,疯哥问:“每天守灵的都是些什么人?”

    “长辈是不能给晚辈守灵的,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家里都是安排晓梅的堂表兄弟在守,多亏有这些亲戚帮忙料理晓梅的后事,光凭我们老两口,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听了这话,我有些纳闷,秦晓梅杀人案是公开审理的,她杀害大学室友的手法相当残忍,按理说,对于她这种人,亲戚应当是避之不及的,她死后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去帮忙呢?

    想着,我就问:“你们家亲戚对秦晓梅杀人一事都没有什么看法吗?”

    “晓梅不会杀人的!”我刚说完,之前一直没有吭声的秦晓梅妈突然抬头瞪着我吼道。

    秦川忙着拉了拉她衣袖,柔声劝道:“老婆子,晓梅都走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你们冤枉了晓梅,她死不瞑目,一定是她回来找你们报仇了,哼…哈哈……”

    我本来对死尸驾车一事就有些犯怵,现在听着秦晓梅妈的话,再看着她咧嘴大笑而扭曲的脸,心中泛出了一股寒意。

    恐惧源于未知,尽管我不愿相信是鬼魂复仇,却也不自然地看了一眼疯哥,因为他也是秦晓梅杀人案的办案民警之一。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8 11:30
    秦川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我们赔着不是,让我们理解他老婆中年丧女之痛。

    疯哥比我淡定多了,他合上面前的笔录本,从容地站起身来,要求去秦川家看看秦晓梅的灵堂,同时要一份这三天为秦晓梅守灵人员的名单。

    秦川的家在离城十公里的一个镇上,他们是当地人,房子是自建的小楼,下面有个院子,秦晓梅的灵堂就布置在院子里。

    乡镇上没有路灯,警车开了一阵后,前方出现了一片惨淡的光芒,秦川说那就是他家了。

    走近后,我才看清刚才那光是门口挂着的两只白灯笼发出来的。走进院子,里面还有好几只白灯笼,四周摆放着七八个花圈,都是白色的,正中间写着大大的“奠”字。

    在这一片白色之中,有一抹红色很是扎眼,那就是院子正中的一口暗红色棺材盒子,盒子架在两根长凳上,下面摆着一碗油灯。这种盒子我见过很多次,是殡仪馆对外出售的。

    我们进去时,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秦川说刚才他们出门的时候,让守灵的亲戚都回去了。

    疯哥打量完院子后,就朝那红色棺材走去,我跟在他身后。刚走几步,我旁边的秦川突然“咦”了一声,我忙问他有什么不对的。

    秦川几个大步越过我往前走去,边走边说:“我明明记得我们打开棺材盖子看了后,是把盖子盖好才走的,怎么现在这盖子裂开了这么多?”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8 11:34
    他说这话的时候,院子里恰有一阵风吹过,挂着的白灯笼轻轻扭动着,花圈上的那些白色纸条也飘啊飘的,顿时让这院子诡异了几分。

    “是晓梅回来了……”秦晓梅妈呼喊着向棺材跑去。

    我皱眉问秦川:“会不会是你记错了?”

    被我这么一问,秦川也不确定了,疯哥附和说应该是当时他们走得匆忙记错了,我们把盖子合上就好了。

    我松了口气,准备上前去帮疯哥一把,却听着秦晓梅妈有些癫狂地喊着“晓梅!晓梅!”

    喊这话的时候,她把本就裂开的棺材盖用力往旁边拔了开去,盖子一下掉落在地上,发出“哐”的一声。

    我们三人都冲到棺材旁,探头往里望去,这一看,我只觉口干舌燥,喉头发紧,明明应该锁在刑警队尸检室的秦晓梅,竟然好端端地躺在棺材里。

    她的脸仍然有些发黑,有几处淤青,与之前不同的是,她的眼睛睁开着,两个眼角各有一行红色的印迹,像是流的血泪一般,嘴唇似乎也比之前红润了一些。

    我一时惊吓得说不出话来,想要逃离,双脚却又像灌了铅一般,还是疯哥一把推开了我,大声说:“给队里打电话,马上让人去尸检室看看!”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8 13:35
    我有些慌乱地拿出手机,找到法医曾大志的号码拔了过去,刚才就是他带着殡仪馆的车子去尸检室放尸体的。

    打电话的时候,我左耳传来听筒里的“嘟——嘟——”声,右耳听着秦晓梅妈拉长着声音在喊“晓梅……你回来啦……不怕……”

    电话响了好几声曾大志才接,我们回队里时,疯哥并没有让他马上尸检,我估摸着这家伙把尸体放好后就跑备勤室睡觉去了。

    果不其然,他的声音听着就像是从睡梦中起来的。在听见我让他去尸检室查看秦晓梅的尸体还在没在时,他有些不悦地说:“陆扬,大晚上的,你别逗我啊,尸体是我亲自锁进去的,怎么可能会不在。”

    我此时也没办法和他解释,让他别管那么多,先去看了再说。曾大志还有些嘀咕,我直接说现在秦晓梅尸体就在我跟前,他这才哑了声,说马上就去看。

    挂了电话,我往棺材边走去,淅沥的小雨一直没停,脖子处传来一阵凉意,我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警用大衣。

    我看到秦晓梅妈把手伸进棺材里,在给秦晓梅擦着眼角的血痕,秦川试图拉开她,她却一把甩开了秦川的手。

    疯哥站在旁边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眉头拧在了一块,想必今晚接连发生怪异之事,他心头也笼罩起了一层迷雾吧。

    曾大志很快就回了电话,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告诉我,秦晓梅的尸体真不见了。

    曾大志从医学院毕业后考进刑警队,一直从事法医工作,到现在也有四五年了,我还没见过他这么失态。我以为他是怕这事追责到他头上,正准备安慰他几句,他却再次用颤抖的声音说:“胡远的尸体也出问题了……”
    作者:韦一同 时间:2016-01-28 14:03
    我心里一沉,忙问:“胡远也不见了?”

    疯哥一直在看着我打电话,此时听到我这么问,他两眼猛地睁大,瞳孔里闪出一丝精光。

    “在,尸体还在,不过,他……他的心脏不见了……胸口……胸口好大一个洞……”

    曾大志的话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心脏,让我一阵眩晕,这起案子的发展态势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见我有些发神,疯哥直接从我手中夺过手机,问了曾大志详细情形,又吩咐他去监控室调取尸检室那边的视频资料。

    兴许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恐惧,疯哥把电话交还给我时,捶了我一拳,略带怒气地说:“陆扬,打起精神,管他是人是鬼,老子都要把他揪出来!”

    说完,也不等我回话,疯哥复又走回棺材边,然后弯下腰去查看躺在里面的秦晓梅。

    我长呼出一口气,疯哥说得没错,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阴阳相生相克,如果这世上真有鬼魅,那一定也有懂法术的道人能够收得了他们!

    “你干什么!”是秦晓梅妈的声音。

    我看过去,只见秦晓梅妈正用两手去抓着疯哥的手,疯哥让我过去帮忙,我几步走过去,拉开了这个老妇人。

    老妇人还想冲过去,此时疯哥已经掰开了秦晓梅的嘴,他扭头向妇人吼道:“你再阻碍我办案,信不信我把你铐起来?”

    妇人一下被震住了,愣了几秒,又哀嚎起来:“晓梅,我的晓梅啊……”

    我见她不会再冲过去,就松开手,走到棺材边,打开夜间办案必带的警用强光电筒,弯下腰来照向被疯哥掰开的秦晓梅嘴里。

    秦晓梅尸体从尸检室失踪,胡远的心脏被挖,我自然明白疯哥是在查探什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韦一同4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5天 / 跨度891天】
    • 开贴:2016-01-27 21:45
    • 更新:2018-07-07 10:37
    • 阅读:46659483 回复:73774 楼主:3199
    • 字数:约1157千字
    • 图片:9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