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鬼灵事件!

  • 首页
  • 上一页
  • 15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03-14 16:07
    我们很快爬到了半山腰,林子这时突然变得开阔了,面前赫然出现了一座建筑!这个建筑其实就是一个类似于仓库那种直通房子,东西长有20米左右,宽能有七八米吧。不过这个房子和一般的房子不同,它的房顶特别高,高的有点不协调,平常人家建房子绝对不会建成这样。
    我们回头往身后看了看,又认真听了听,似乎后边没什么再追来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这房子我小时候咋从来没见过呢?”郭闯疑惑地看着房子说道。
    “兴许你小时候这房子还没盖呢?”邵俊回了一句。
    我们都朝房子走了过去,等走近了,我发现房子已经非常破旧了,看接近地面斑驳不堪的墙根,这房子起码能有上百年的历史。
    “不对啊,这地方我小时候真的来过,那时候真没这房子,你们看哈,这房子肯定超过一百年了吧,我当初咋就没发现呢?”郭闯越来越纳闷了。
    “你不是说小时候的事记不清了呀,那可能见过没印象了呗!”榕儿边说边推开了南墙上一扇土黄色的木门。
    那扇门刚被推开一条缝,突然“轰然”一声倒塌了,并且立即化成了飞灰,一时灰尘四处飞散,众人都往后倒退了几步,捂着口鼻诧异地看着。
    “看,那是啥东西?”邵俊指着门洞内地上一件东西喊了一句。我凑近看了看,是一件雨衣!
    郭闯凑近拎起来抖了抖上边刚刚沾染的浮尘,猛然一惊说:“哎呀,这就是我给老爷子找的那件雨衣,这边的袖子是烂了的,就是这件!”
    “黄爷爷?”我们几个一下都有点激动,这证明黄爷爷来过这里,而且极有可能就在这间屋子里呢!
    “等等!”师姐喊了一声,并指给我们看门头上。在门框上垒着一块不大的灰色条石,有五十公分长,条石上刻着一行奇怪的符号。
    “这是啥?咒语吗?”邵俊踮起脚跟仔细看着问。
    “不不不,这是伊斯兰文,意思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其中一个警察回答道。
    “你懂得真多,这都知道!”邵俊一副钦佩的表情。
    “因为我是回民,我们院门上都有杜阿意。”
    “杜什么?”
    “哦,你们叫牌匾,我们叫杜阿意!”
    “哎呀怪不得我看着这么熟悉呢!是是是,回民的院门上都有这写符号。”邵俊恍然大悟地笑了。
    师姐问郭闯他们村子里是不是有回民居住啊?郭闯摇了摇头,说绝对没有的。
    “奇怪,那这房子上怎么刻着这个呢?”
    那个回民警察显得有些激动,迈腿就走了进去,另一个警察也跟着进去了。师姐本想拦着,抬起手的时候人已经进去了。
    我看了看师姐,问她我们是不是也进去,这时两个警察已经扭亮了自己带的手电,屋里影影绰绰看的见两人的身影和一些摆设。
    “走,咱么也进去看看!”师姐也迈腿走了进去,我紧跟在后边。
    屋里正中有一张方桌,墙的右侧有一扇小门。我们所在的这个房间很小,也就20多平米。两边墙根各有一把椅子,是那种特备古老的太师椅,由于光线太暗,看不清什么颜色。
    “看,古兰经!”那个回民警察惊喜地喊了一句,只见他从桌上拿起一本书,用嘴吹了吹上边的浮尘,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手电借我一下!”师姐从另外一个警察手里借过手电,然后往地面照着。我看到一行脚印进了右侧的那扇小门里,会不会是黄爷爷?
    师姐走到小门前,小心翼翼地伸手慢慢推开了那扇门,门“咿咿呀呀”地开了一半,一股冷飕飕的风从门内吹了出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屋内黑咕隆咚的,师姐靠近门边拿电筒照了进去,突然一个黑影“嗖”的一下从门内一闪而过,惊得门前的我们几个全都往后一闪。
    “看清是啥没?”榕儿惊恐地问师姐。
    “废话,这么快,谁看的清!”
    “那,咱别进去吧!”邵俊往后退了一步,边说就有想跑出去的意思。
    师姐瞪了邵俊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我和榕儿,随即转身就进了小门,榕儿咬了咬嘴唇,跟着也进去了,我回头看了看胆战心惊的邵俊,还有那两个一直在研究古兰经书的两个警察,然后也跟着榕儿走了进去。
    进了门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情景,我们面前是一条笔直的通道,右边是墙壁,左边似乎是房间,但一直走都没有看到有房门,但隔不远就有一扇不大的正方形的小窗户,可是窗户都是从里边用木板封死的。这样一直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从外边看,这房子不该有这么长的啊!
    “师姐,咱走了这么久,按说早就该到头了,可是…”我刚说到这,就突然觉得身后有股气息一下贴了上来,同时就好像有个人正把头靠近我右侧的耳边,我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04-03 22:57
    我的身子瞬间僵直了,一动不能动,看着前面师姐他们越走越远,想喊,喊不出声,急得我出了一身汗,知道这是被鬼上身了。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瞬间的迷乱,一时间竟忘记了师父教给的脱身咒语,越急越想不起来。
    “你不要急,也不要念咒,我不害你!”
    一个女子的声音很清晰地在我耳边响起,我一惊,这声音是鬼还是妖?竟然还敢跟我说话!我在心里忍不住问了一声:谁?
    她没有回答我,但这时左边的墙突然塌掉了一块,闪出一扇门来!从这扇门的暗影里猛然伸出一只手,惨白惨白的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被强行拉了进去,临进入房间时我看着前面师姐他们越来越远的光亮,心里怕怕的,想着自己这次是不是会挂了?
    时间静止了那么三四秒,接着眼前逐渐有了一丝光亮,那亮光远远的,我循着光亮摸索着往前走,自己似乎走在一条深邃的由黑暗围成的巷子里,我不敢往别处看,更不敢往别处走,深怕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
    光亮就在眼前,竟然是一盏昏黄的小油灯,而我竟然是站在墙壁里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小油灯挂在墙上,勉强看得清房间不大,地上铺着薄薄的一层稻草,一个女人蹲坐在墙角,抱着双腿,下巴放在膝盖上似乎在沉思。
    房门突然开了,三个男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迅速从里边把门叉了上,然后三个人嘿嘿笑着靠近了那个女子。
    女人惊恐地站起身往后退,还没等她喊出声,三个男人猛然闯了上去,捂着嘴把她按到在地,然后开始七手八脚扒她的衣服...
    “住手!停下!”我愤怒地大喊着要冲过去,可是怎么努力也无法冲过面前那面墙,它在我面前是透明的,却无法逾越。
    “阿爹...”屋里传来女子绝望的一声哀嚎声,我背转身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泪水夺眶而出。
    耳边突然就有了风声,我擦干泪水转首看时,发现自己正幽幽荡荡地漂浮在一个悬崖的上空。我身下的山路上走来了几个人,前面一个被用绳子捆着胳膊的似乎就是房间里的那个女子,在她身后一样被捆着的还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汉,他们俩被几个人推推攘攘地往前走着,其中三个男人竟然就是非礼那个女子的畜生。
    老汉被其中一个人推了一下摔倒了,额头碰到了石头,鲜血直流。
    “阿爹!”女子回过头想跑过去,被两个男人一把拉住了,她大声咒骂起来,让他们帮她阿爹包扎伤口。
    “你少蹦跶,把你带到镇上,晚上俺们队长会好好伺候你的,哈哈哈哈哈!”几个男人淫邪地狂笑起来。
    女子悲愤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又无限疼惜地看了看还在流血的阿爹,然后突然一转身朝悬崖跑了过去。
    “啊!”几个男人还没晃过神,女子已经跃身跳了下去。
    “啊!娃,我的娃!”老者疯了一样起身就往悬崖边冲,几个男人伸手想拉他,一下没拉住,老者也跟着跳了下去。
    我看到女子像一片树叶般轻轻飘落着,她在坠地前回过头对我微微一笑,但挂满泪水的脸上所展露出的这份笑容是那么苦涩、那么让人酸楚。
    “砰!”一声枪响在我耳边突然炸响了,我诧异地慌忙四顾,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周围围着师姐、榕儿和邵俊。
    “醒了!”邵俊喊了一声。
    我转首四顾,借着师姐手里的电筒光亮,发现我们还在过道里。我诧异地问刚才是不是有声枪响?
    “是,你不是昏迷了吗?听到了?”榕儿问。
    “怎么会有枪响?那两个警察不会有事吧?快走,去看看!”我一骨碌爬了起来。
    “你没事了?”师姐关切地问我。
    “我没事了,咱们快出去看看!”我说着就往进口处跑了去,他们几个在后边跟着我往前跑。
    刚出那扇门,我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两个警察都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其中一个警察左手还拿着那本《古兰经》,右手握着一把手枪。
    邵俊跑上前蹲下身查看了一下,然后回过头看着我们说:“都死了!枪打死的,你门看,另外一个像是被这个打死的,然后这个又自杀了。”
    我看到另外一个警察仰躺在地上,子弹是从他额头正中射入的,而手拿手枪的警察则是脸朝下,弹孔从太阳穴右侧射入,然后从左边射出,左边半个脑袋几乎都没了。
    这时师姐对邵俊说:“别动他们,咱们要下山让更多警察上来。”
    “咱就这样回去?那黄爷爷不找了吗?”我问。
    榕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受伤那个警察下山前,他们约好了,如果咱们天黑后还没回去,他们就会派更多人上来的。”
    我这时往周围看了看,诧异地问:“你们看到郭闯哥了吗?”
    “咦!我记得从进了那个小门后好像就没见过他啊!”榕儿说完转身问师姐和邵俊是不是留意过,他俩都说确实没留意他,他真的是从我们进小屋就没了踪影了。
    这时,从那扇小门里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女人清脆的笑声,邵俊吓得赶紧站起身跑到了我身后,惊恐地问我们是不是听到了。
    我们都望向那扇门,侧耳倾听着,但笑声再也没有响起。
    师姐回头看了看地上两个警察的尸体,然后咬着嘴唇想了想,说我们还得进去,谜底一定就在这扇门里。
    “要不,我下山去找多点人上来吧?”邵俊犹豫地问。
    榕儿嘿嘿笑着说:“你去呗,说不定能遇到咬伤警察腿的怪物,你和那东西见了面可以好好叙叙旧。”
    邵俊瞪了榕儿一眼,憋着不吭声了。师姐看了看我,征求我的意见,我说那就进去吧,反正也没别的办法。
    师姐第一个走进了那扇门里,榕儿紧随其后,然后邵俊紧跑两步跟了上去,这小子,估计是不想走到最后边。
    我们又进了那条奇怪的通道,我时不时地往右边的墙壁看,深怕又会突然出现一只苍白的手。不过还好,手并没有出现。但走了一段,我就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虽然听不到脚步声,可是那种感觉特别强烈,我几次回过头去看,借着前面师姐手电微弱的光亮,也看不清究竟是不是有人,我只能劝自己可能是多想了,就硬着头皮往前走。
    又走了十几步,我突然觉得后边又有东西靠了上来,这次我很警觉,猛然转过身瞪视着,就觉得一团黑影“嗖”一下冲了过来,然后头部被什么东西一下击中,我瞬间就晕死了过去。
    恍惚间,我似乎听到了人的笑声,就努力睁开眼睛。眼前刺眼的阳光让我本能地拿手挡了一下,然后逐渐看清自己正躺在一处半山坡的草地上,不远处有三个人影在晃,看样子像是正在田间劳作的农民。
    我忍着剧烈的头痛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朝他们走了过去,等到了近前,才看清这三个人似乎是一家三口,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夫妇,还有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那个女孩子的样貌好熟悉,可是我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那对夫妻背对着我,和妻子在田间播种着什么,女孩子在田地间蹦蹦跳跳地追逐着蝴蝶啊蜜蜂啊什么的,快乐极了。
    我往前又走了几步,开口问了一声:“请问这位大哥,这是什么地方啊?”可是他们都没反应,于是我又大声问了一遍。那个男子突然直起身诧异地问她的妻子:“你听见了吗?”
    “听见啥?”妻子也直起身疑惑地问。
    男子猛然转过身往身后看着,我一下看清了他的样子,忍不住“啊!”地惊叫了一声!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04-11 18:45
    我看到的竟然是郭闯!不对,并不完全是,因为面前的男子比郭闯更高一些,瘦一些,但真的太像了,活脱一对双胞胎。
    那男人并没看到我,疑惑地独自嘟囔着:“我好像听到有人喊了声啥!”
    这时那个小女孩从远处跑了过来,喊着:“爹、娘,你们看,我捉了一只蝴蝶!”
    “孩子,不要弄坏了它的翅膀哈,快放它走了吧!”中年女子笑着嘱咐道。
    “可是,我喜欢它,我想和它玩!”
    “它的爹娘会想它的,乖哈,放了吧!”
    “哦!”女孩子有点不舍地放开了蝴蝶,那是一只蓝色的蝴蝶,翅膀美极了,可我的目光定在了小女孩的脸上,因为我突然记起了她像谁,像那个跳崖的女子!
    我正在疑惑,小女孩突然转身正对着对我笑了笑,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问:“你,看的到我?”
    周围的景物突然全都不见了,我瞬间又到了一个峡谷之中,没有阳光,天阴沉沉的,似乎是傍晚时分,周围有叫不出名字的鸟在古怪地叫着,另外还有一阵阵阴冷的风不断吹在身上,让人忍不住发抖。
    左侧远处恍恍惚惚走来了几个人影,我谨慎地赶紧在一边的草丛里躲了起来,看着他们逐渐走近。
    来的是三个人,男的。其中一个男人肩上扛着一个麻袋,另外两个人抬着一个麻袋,鬼鬼祟祟地到了我面前后停下了。
    “行了,就这吧!”扛麻袋的人说着把麻袋往地上一扔。
    “咚!”地一声响,麻袋重重摔在地上后封口自己开了,一具尸体的头猛然露了出来,是她?竟然就是那个跳崖的女子,而面前的三个男人也正是那三个侮辱过她的畜生。
    他们把麻袋放在一边后开始用带来的铁锹挖坑,坑挖好后,他们合力把两个麻袋扔进坑里开始填土。
    “这事,回村里都不许提,就说半路跑了!”
    “哥你放心吧,不提,俺们都不提!”
    三个人填实土坑后临起铁锹走了,等他们走远后,我才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望着面前被填实的土坑,我心里一阵酸楚,虽然知道自己估计是在梦里,可是这梦太真实了,而且让我经历这些梦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女子跳崖的真相?这女子又是谁?
    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我越来越冷,就转身想走出山谷再说吧!可是刚一转身,左脚脚脖子那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我低头一看,妈呀!竟然是一只从土坑里露出的手,我惊叫着撒腿就跑!
  • 首页
  • 上一页
  • 15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红色记忆34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06天 / 跨度1057天】
    • 开贴:2016-01-18 11:06
    • 更新:2018-12-11 08:22
    • 阅读:23430883 回复:14027 楼主:1699
    • 字数:约1587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