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鬼灵事件!

  • 首页
  • 上一页
  • 225
  • 页码: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15 22:45
    中间坐着的老道这时说话了,他问那个瘦老道:“师弟,此事我未曾听你提及啊,如果书的内容确如这位闳孺先生所言,我看,不如把书交出来,以免祸及无辜。”
    这位当家人的话入情入理,算是一个明白了,我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觉得拿到书有望了。
    瘦老道对着中间的老道一抱拳说道:“师兄您有所不知,我是唯恐后世之人被邪法所害,所以才和士龙一起写了此书,并无害人之意。”
    “笑话,如果只是为了帮人,没必要把怎么害人的方法写的那么详细吧?你就只写怎么对治就行了,我看你,分明是居心险恶。”
    瘦老道听我说完突然用手一指我,厉声喊道:“朝廷的走狗,容不得你在真龙观说三道四,你无辜鞭打我派弟子,又跑到本观寻衅滋事,分明没把真龙观放在眼里,今日老夫非教训你不可!”
    “哎呀,我以为只有这郭士龙不是人,没想到啊,他还有一个不是人的师叔!”
    “你找死!”瘦老道被我骂急了,撸袖子就想过来。
    “住手!”中间的老者威严地呵斥了一声,然后笑容可掬地对我说道:“郎中大人,我的徒儿有冒犯之处,还请您谅解一二,我一定按照门规好好处罚。至于那本书,看来确有其事,至于如何处理,请放心,老夫自当按照本派门规处理。”
    这话,也就是说,书是不会交给我了?既然知道书会害人,还不找出来当众销毁,这老道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道长,既然现在事情都明明白白的了,不如让郭士龙把书找出来,咱们就在这烧了它,这样不是更好吗?”
    老者听完我的话并没回答,只是一直保持微笑看着我。那雪儿这时把我拉到了一边,低声说:“你真笨啊,这属于道观的私事,自然由道观自行解决,你可不要再要求别的了,万一师父动怒,恐怕我都帮不了你的。”
    我看了看那雪儿,又偷眼看了看其他三个对我怒目而视的老道,心说这次来真是失算了,恐怕这郭士龙我也带不走的,书也休想拿到,哎呀,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这是何苦来着。
    “来人,送客!”瘦老道突然喊道,门外就闯进来几个道士,意思是请我们出去。
    “送客?我这进来连杯茶都没混上,就这样把我赶走了?怎么说我也是朝廷命官,惹怒了我,回去我奏请皇上,踏平你们这座真龙观!”我也是生气,就把大话扔了出来,也是想吓吓他们。
    “狗官!既然如此,今日就把命留下!”瘦老道说着突然就窜了上来,对着我就是一掌。
    “先生小心!”紫茵猛然冲了上来,并伸手接了老道一掌。
    | | 8772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15 22:45
    我没想到紫茵这么不经打,被老道一掌打倒在地,嘴里还吐了血!我赶忙蹲下身搀扶起紫茵,见她脸色苍白,呼呼地直喘粗气。完了,一个瘦老道都这么厉害,紫茵怎么说也做过梅华寨的寨主,功夫肯定不一般,却被老道一掌差点打死!看来我带的这些人都白搭了。
    瘦老道还想闯上来揍我,那雪儿突然站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说:“师叔慢着,他怎么说也是我的哥哥,还是放他走吧!”
    “哼,放不放,我说了不算,问你师父吧!”瘦老道气呼呼地一甩袖子,转身坐回了座位。
    中间的老者依旧是一言不发,那雪儿转身跪在他面前说:“师父,恳请师父放我哥哥他们离开。”
    老者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把士龙留下,我自会严加管教,郎中大人,得罪之处,还望海涵,本观也就不多留你们了!”
    再留下,恐怕都得死在这了!我抱起紫茵把她放在了原本押着郭士龙的车上,然后招呼随从赶紧离开。
    刚走出道观不久,后边马蹄声响了起来,很快,那雪儿就追上了我们。我看到是她,故意装作没看见。她的师父和师叔都是不讲理的无赖,她应该明知道的,却还建议我们前来,是不是故意就是想救郭士龙?这个真有可能,怎么说也是同门师兄妹,也说不定她还喜欢郭士龙呢!
    “紫茵姑娘怎么样了?”她追上我的马后问道。
    我冷冷地说:“不劳您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还是请回你们真龙观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故意的?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追上你们,也是想尽快逃离真龙观,因为,我觉得这真龙观有点怪。”
    “怪?怎么怪了?”
    “我师父师叔以前不是这样的,但这次看,根本就变了个人似的,我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什么东西上身控制了?”
    我心里一惊,想到了那本《蛊魂录》,没错,只要学习了蛊魂录,这人的性情就会发生改变,难道,这几个老道都在学书里的邪术?
    不行,不能就这么走了!我让随从护送紫茵赶紧去和小喜小顺她们汇合,自己则打算再返真龙观。
    那雪儿一听,惊诧地问:“你回去干吗?不要命了?”
    “我要回去用把火烧了真龙观,不能让那本书继续留着了,最好也能把几个妖道烧死才好呢!”
    那雪儿咬着嘴唇想了想说:“你一个人去太危险,我陪你一起去!”
    “你也去?你忍心我烧了真龙观?烧死你的师父和师叔?”
    “只要你想做的事,我都支持,快走吧!”她说完调转马头就跑了下去。
    我疑惑地看着她的身影,有点受宠若惊,但又有点蒙灯转向。但一时也没时间想这些,嘱咐了随从几句后,我也调转马头朝着真龙观的方向飞驰而去。
    到了汇合点,我赶紧去查看紫茵的伤势,还好,
    | | 8773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15 22:46
    刚跑出没多远,前面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这人站在路中间,把双手一伸,拦住了去路。
    我和那雪儿赶紧勒住缰绳停了下来,再看路中间那人,是个五六十岁的男子,穿得破衣烂衫,活脱一个叫花子,头发很长披散着,脏得都粘在一起了。
    “你干吗拦路?”我用手一指他问。
    “道观不能烧,快回去吧!”他头也不抬,闷声说了一句。
    怪了,他怎么知道我俩要去烧道观?那雪儿催马到了他跟前说:“老人家,你认错人了吧?还请让开让我们过去。”
    “烧了道观,你的心上人可就从此消失了,你舍得吗?”乞丐慢慢抬起头盯着那雪儿问道。
    头发遮着这人的半边脸,但我隐隐觉得这人有点熟悉,只是声音很陌生,于是就催马也凑了上去。
    那雪儿继续问:“消失?不知老人家何意?”
    “不要问了,郎中大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你们快去照看赵王吧!”他说着转身就走。
    “老人家你等等,我看着你好面熟啊!”
    我不叫还好,一叫他跑得更快,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那雪儿问:“你认识这个人?”
    “只是看着面熟…对了,他说我是你心上人,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乞丐胡言乱语,怎可当真。那,我们还去不去道观?”
    我想了想,这个乞丐难道是一直跟着我们的?是道观的人?不太可能吧,说烧了道观我就会消失,哎呀,我突然有点明白了,这老头有点像那个让我穿越过来的普师父!怪不得总觉得熟悉呢,不让烧道观,是不是说烧了道观后,就改变一些东西,我因此就会死掉?
    “算了,道观里住的都是你师父师叔师兄啥的,咱们回去吧!”
    “嗯嗯,回去,走吧!”那雪儿显得很开心,赶紧调转了马头。看来她其实根本不想烧道观,却又为了我违心去做,真是难为她了。
    | | 877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2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红色记忆34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67天 / 跨度1001天】
    • 开贴:2016-01-18 11:06
    • 更新:2018-10-15 22:46
    • 阅读:23303906 回复:13350 楼主:1636
    • 字数:约1522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