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玉彩的华章
  • 来自:天涯-旅游休闲 前往来源
  • 【活跃98天 / 跨度1212天】
  • 开贴:2015-12-28 16:55
  • 更新:2019-04-23 18:34
  • 阅读:1137691 回复:3426 楼主:2473
  • 字数:约313千字
  • 图片:1073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自驾旅行136天,深度探索美国西部辽阔的自然风光和深邃的世俗人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玉彩的华章 时间:2015-12-28 16:55
    先说几句与旅行无关的话:
    朋友说,你用“玉彩的华章”这个网名,感觉很女气,并以诗经《郑风?有女同车》这首诗的其中“将翱将翔,佩玉将将”两句,来证明他的说法正确,意思是那女子体态是多么的优美,声音又是多么的悦耳动听啊!
    我说非也,诗经《卫风?淇奥》里“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壁”,说的却是一个其精神如金锡,其品格如圭壁的君子,而这个君子还是一个风流倜傥,文采焕发的君子呢。那个匪,不是匪徒,是特指有文才的人。而“圭壁”,不但是古代祭祀、朝会的玉器,还是瑞信之物。
    其实,“玉彩”是小时候祖父为我起的名字。出生在内蒙古的我,两岁还不会说话,母亲就以为生出了一个笨蛋。城市里是容不下笨蛋的,容下的是那些神采飞扬,口若悬河的精英们,他们似乎从小就表现的巧舌如簧,机灵可人。而这连话都不会说的孩子,将来定会为城市添堵。为了疏堵,就把我发落到千里之外的山东老家了。
    从土坷垃里刨食吃的祖父母,勇敢地接纳了我。但面对一个不会说话,体弱多病,不受待见的孩子,一下子又进入艰苦的生活环境,他们真担心我的“成活率”。为祈祷他的长孙能够活下去,想到了女孩子“好养活”这个习俗,便取了个“玉彩”的名字;当然,也不拒绝我以后,可能成为一名文采斐然的君子。
    说也奇怪,自从取了这个名字,话也能说了,身体也一天天地好起来,但自己感觉却不自在了。记得上大学时,市文联主席委托我,给一所艺术院校的校长捎个信,当看到纸条上的姜玉彩时,他却把头转向了跟我一起去的女同学,让我颇为尴尬。自那时起,我决心要改一个气势磅礴的名字,于是在“姜”后面加了“巍”字。
    人们已经习惯叫我姜巍了,而我也尽管没有巍然屹立,却也嘎嘎兮默然,只有在出国或者必须出示身份证时,才知道自己还是叫姜玉彩。
    一辈子没有与他人红过脸的祖父,活到九十二岁去世,今年是他老人家诞辰115周年。于是乎用“玉彩”这两字注册了网名,作为感恩,作为对祖父母羽翼下,那段艰苦而快乐的生活的缅怀。


    闲话少说,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在正传之前,先发两张照片,网友可以从照片中,一下子就对美国的西部与东部有了初步印象。
    从照片上看,这一张无疑是苍茫辽阔的美国西部了,如果用音乐形容,应该是气势恢弘的交响乐。






    这一张则是绵长细腻,诗情画意的美国东部的乡间小路,如果用音乐形容,应该是一首婉丽清秀的风情小调了。





    当然,正如标题所示,我这自驾136天的全部行程,讲的都是美国西部,下边是我探索美国西部的一个“序言”。


    对于那些竭尽所能追求不朽的人来说,我倒愿意选择近乎平庸的,像小草、小雨、泥巴甚至洞穴般平和与平凡的生活。
    我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才能使我的躯壳离开那高楼林立,且灌满了雾霾的闹市,离开那叮当乱响的货币们所发出的噪音,让我的灵魂能够挣脱这追魂般的,沉重的、冗长的和聒噪的阴影,恢复它轻灵、宁静、自由的精气,以使我的心灵和体魄健壮起来。
    想到这些,我便有了生命的深刻萌动。那早已在肉体中酝酿了良久的大翅,确认了一个出行的方向,轻轻煽动,便把我送到了太平洋彼岸金黄色的大陆上。
    这是一个极其愉快的旅行,而不是旅游。我拒绝旅游,却青睐旅行。
    游玩、游乐、游闲的生活,会让我的心志更加浮躁或肤浅;而旅行则是行走中的体验、观察与思索,是对生命的丈量与激励,是在寂静的行走中自己与自己,自己与荒野的真诚对话,是对花草、大山和溪流的认知和对人类自身的反省。
    这是一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难度的普通行为,但却是一个被淬化了的境界。我愿意把我旅行的体会与感悟,分享给那些愿意接受分享的人们。
    我在辽阔的美国大陆上穿梭,在东西两条悠长的海岸线上疾驰或漫行。
    当我走进位于圣迭戈的墨西哥小镇时,我从被海风抚摸了数百年的悬于山坡的老屋中,依然还能嗅到美墨战争中的一丝遗味儿,但现实中那种随遇而安的舒泰与安宁,却塞满了这条用不了十分钟就可走完的纤巧街道。




    我透过晨光,看到的不是如今好莱坞鼎盛的巨大身影,而是这个不停地在制造离奇故事中,那一个个大佬们所经历的艰辛与拼搏。




    我在星光闪烁的丹麦小镇里,重温了安图生的许多童话故事,并受到了诗一般的温润;我从旧金山厚重而壮丽的金门大桥上,看到了淘金年代匆匆而过的身影,也看到一个个走向生命终点的人们,从大桥上那令人惋惜的惊心一跃……




    我在拉斯维加斯这个欲望之都里,发现的不是在欲望中暴发,就是在欲望中消失的那些令人震惊的故事,而是这个城市所充满的活力,以及这种活力所激发的骄人的思考。
    是的,令我更为沉醉的当然是美国的自然风光。
    我沐浴着夜色的微风,枕着布莱斯大峡谷海拔3000多米的,红得令人不可思议的山头,数着湛蓝夜空中宁静的明星,我有一种欲神欲仙的幻觉。




    我从羚羊峡的地缝里,看到了色彩绚烂,美轮美奂的景致。它们谦卑地隐于地谷深处,却制造了世界上最美的地下迷宫。由此我不肯低估任何拙朴的表象,唯恐与一个伟大而丰满的内涵失之交臂。
    我从黄石公园的沸泉中,看到了在沉重的大山下奔走相告,集结而成的沸水们,如何突破了生命的出口,愤然跃出的不屈精神。
    我从大提顿雪色天光的群山里,从澄澈碧蓝的湖泊中,感悟到那令人敬畏的静穆和渗入骨髓的清宁,似乎她拥有了领养你灵魂的权力,让你心甘情愿地放下凡尘的包袱,乖乖地归入她的怀抱。
    站在优胜美地巨大而光滑的酋长岩下,你会感叹大自然这位杰出的雕塑家,所呈现给你无与伦比的艺术创造的魅力,它会把你沉睡的想象力重新唤醒,焕发出再搏一回的精神力量。




    锡安山公园里那条赭色的公路,把你送到高达400多米的“大白皇坐”的孤峰山下,你会从这白的耀眼的岩壁上,感到了像梦一样迷离的景色,以为误入了另一个奇异的世界。
    我曾两次到过美国,我像一个背包客那样,在那个险象环生,却也风光旖旎的土地上行走和寻觅,在惊诧与思索中慢慢地提升我的心智与感悟。




    丛林、花草、溪流、山脉、荒漠或村庄,都会在寂寥与肃穆中激起我潮涌般的诗情。
    我想,真正的旅行,是花费了自己的心血,所触动的那片情怀,是灵魂的磨砺与再造!


    微信联系号: jiang17687





    接下来,我们就从圣迭戈开户这次美国西部之族吧,我给这一组旅行起了名字:

    斑斓圣迭戈

    把圣迭戈作为我开启美国之行的第一站,是遵循了一家旅行社的旅游线路。
    电话打过去,旅行社的小姐殷勤地告诉我,这是一条在美国西部旅行的黄金线路,当她知道我是中国人时,立刻又改成了流利的汉语,但当她得知我要自驾行时,又多少有些遗憾地跟我“拜拜”了。
    我要行走,我不要旅游,一直是我旅行的一个基本模式。我认为“行”是认知,是思索,是发现,我要告诉我的眼睛要有锐利思想的触角,从海量的景物中找出最有价值的东西;我还要告诉我的思想要有鱼鹰般的眼力,有从深水中喙出那条鲜活大鱼的能力;而“游”则是游玩,是观光,是悠闲自在的这瞧瞧,那看看。“行”和“游”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我坚定而警觉地提醒自己,误把有趣的“行”滑向肤浅的“游”了。

    说实在的,我没有时间旅游,但我一定要有时间旅行,因为它丰富了我的阅读,延长了我的阅读,并给我的阅读装上了两条健硕的长腿;靠着这两条健硕而智慧的长腿,我会读到遍搜书斋,也难以找到的东西;我会读到,一个若大的图书馆里也难以装得下的东西。

    我感谢那位小姐为我提供了这条线路,她给我这个对美国不大熟悉的人,指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使我不至于过于盲目,或者不得要领地在那块大地上乱串。
    车子是从洛杉矶朋友那里借的。他很支持我的这次美国之行,当我说出要租用他车子的时候,却被他一口回绝了。他说作为朋友这种提法太过生分,开去便是,家里不缺这一辆车。并强调,如果我愿意的话他还可以提供油费。我当然不能愿意,因为我不想在美国朋友面前跌份。
    临行的前一天,我悄悄买了一个更好的,可以兼容汉语的导航仪,把朋友已经使用了几年的那个只会讲英语的替换下来,还特意去了指定的售酒商店,出示我的护照,并花了3.8美元买了两瓶加拿大上等啤酒,自己喝了一瓶,另一瓶以祭祀的方式,把导航仪仔细地擦拭一番,这明明是在巴结它,来为我好好工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