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松花月亮2
  • 来自:天涯-异国风情 前往来源
  • 【活跃51天 / 跨度163天】
  • 开贴:2010-04-05 16:34
  • 更新:2010-09-15 17:51
  • 阅读:117805 回复:732 楼主:122
  • 字数:约108千字
  • 图片:129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异域风采]我们的蜜月在亚马逊 (雨林10天穿越原创纪实)(贴图)天涯旅游首页推荐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页码:
  •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8-15 02:37
    “既不是太华丽,也不是太低调。。。”相比于传销,我觉得自己更像售楼小姐。
    “不能吃!”

    “这个总可以了吧?长在树下的腐叶中间,略带点竹荪的风采。。。”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8-15 02:38
    奥兹玛哭笑不得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这个,不,是,蘑,菇。。。”


    终于,在这样的故事上演了几天之后,奥兹玛给我们下了简单粗暴的最后通牒:“亚马逊雨林里,蘑菇是不能吃的。”
    --这,好像是真的耶?我这才发现,安东尼奥的眼神从来不在任何蘑菇上停留,Manaus的市场上也没见过任何卖蘑菇的摊位。回想起来,我们这些天,竟然从没见过同一种类的蘑菇两次。也许在雨林中蘑菇的物种过于丰富,让当地印第安人也无从辨识吧?

    那么,我还是不要做那个第一个敢吃蘑菇的人了。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8-15 19:36
    前五页链接失效了,天涯又不能修改自己的文章,没办法啦
    我在旅游休闲版重新贴了一遍,可以到那里看前面的,
    不过更新最快的还是在这里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travel/1/275098.shtml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8-18 16:39
    90.

    瀑布带来的精神支撑还是没能熬过肉体的脆弱。
    还没穿过这片难走的地段,但这一次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了。行走中的每个动作都非常难过,似乎只要眨眨眼,就会出一身大汗。过量出汗的结果就是无法忍受的干渴。如果以眼睛是否能看到东西来定义是否晕倒的话,我还算是清醒的;但除了记得自己极度的口渴外,我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对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几乎全无记忆。
    据说,我一直在跌跌撞撞向前走着,但是我自己并不知道。我根本无力关注自己的脚下,任由胳膊和腿被各种锋利的植物割得鲜血淋漓。而我几乎都不记得疼痛。

    奥兹玛对我大声说了几句什么,就飞快地跑开了。隐约觉得,那灵巧的背影就像一只矫健的鹿在雨林中穿梭。泪水无缘无故地淌了下来:是羡慕,还是嫉妒?
    逐渐明白过来的时候我正半倚在一个爬满了各种虫子的烂木头上休息,乱毛和安东尼奥守在我身边。原来,这里已经距离一条小河不远了。奥兹玛先行跑去,是为了生火支营、给我取些水回来。我感激又有点羞愧地望着安东尼奥,不知道说什么好。老爷子面无表情地打量了我一下,却转身离开了。我坐在地上,与乱毛面面相觑。

    这一次,安东尼奥还没五分钟就回来了,带着一脸笑呵呵的表情。
    “这个!”他比划着递给我了一根树枝。






    我接过了树枝,不明所以。这又是什么神奇的东西?看着我迷惑的表情,安东尼奥开始用不清晰的英语费力地解释起来。
    花?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树枝中心那木头的轮廓。“花,”他重复着,“美。”
    安东尼奥期待着我的回答,他的眼睛像孩子一样明亮。原来,他是在问我:你看这根平平无奇的树枝,它的芯里竟然有一朵花盛开。太美了!你觉得呢?
    “美。”我慢慢地点着头,感动得鼻子酸酸的。这位丛林中的老人眼中四处都是"美",带着孩子般的天真烂漫。而此刻,他却像哄孩子一样,用一朵木头的花来安慰着生病的我。

    终于等到了热心的奥兹玛,终于挪到了营地,终于躺倒了吊床上。接触吊床的一瞬间,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让我好好休息吧,今天已经足够了。
    雨林的今天,足够可怕,也足够美。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9-09 14:43
    大家好,前面的图因为外链失效,天涯又不能改自己的帖子,只好又贴了一遍,在旅游休闲版,地址是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travel/1/282945.shtml

    最近月亮总是四处出差,没空更新。现在可算回来了,打算拼命补了,争取每天更新2段,呵呵,敬请期待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9-09 14:51
    91.
    我不知道是晕倒的还是睡倒的。我在冰冷的夜里出了一身的冷汗,打湿了抓绒睡袋,又在哆嗦中慢慢醒来。
    天色漆黑,看不到月亮或星星,连萤火虫都找不到半只。周围没有风,只有凝固的寒冷。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绝望的昆虫,被困在了一块巨大的、黑色的、冰凉的琥珀中。
    随着意识逐渐地清醒,身边的嘈杂声也越来越清晰。走来走去的声音,水声,拍打声,说话声--是乱毛!乱毛正压低着声音,跟安东尼奥兴奋地嘀咕着什么。安东尼奥只是嘿嘿地笑着。
    我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了。这两个人不睡觉,鬼鬼祟祟在搞什么飞机?我张口想问,却发现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郁闷!不过对于月亮小朋友来说,好奇心是大于一切地。我努力从吊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让自己清醒,准备凑过去探查探查。
    我的动作被乱毛看到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快看快看!”他举起手中的相机。

    下载 (191.38 KB)

    2010-6-23 23:56

    下载 (100.71 KB)

    2010-6-23 23:56


    “好大的鱼!”我开心地瞪大了眼睛,“安东尼奥到底捕到鱼了!” 我开始幻想着明天温暖而肥美的早餐。
    “请注意,是我捕到的!”乱毛纠正道。
    原来,在我睡下以后,安东尼奥就开始布置捕鱼陷阱。乱毛对昨晚大鱼跑掉的事情耿耿于怀,主动在觅食工程中引入了竞争机制:他自己跑到不远处的水边又做了一个陷阱。这一次正是乱毛的陷阱有鱼上钩了。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如果是你的陷阱,为什么照片上是安东尼奥在取鱼呢?”
    “你真笨!”乱毛叹着气,摇了摇手中的相机:“要是我去取鱼,谁来照相呢?"
    这个解释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此后的事实也证明了乱毛的功劳:此后数日,乱毛选手无论是在陷阱作战中,还是在钓鱼大战中,都保持了对所有向导全胜的记录。我的嘴巴在几天中越张越大,惊讶得眼镜都要掉下来了。
    “到底有什么诀窍?快讲讲!”某天我逼问乱毛。
    “当然是有诀窍的。”乱毛洋洋得意,“第一条,我一般都选择河流略微转弯的位置,半活半死的水。”
    “这是常识呀,安东尼奥也差不多。”
    “第二条最关键了。嘿嘿,我绑的肉,块头要比他的大一倍。”
    “!!!”我哑口无言。原来乱毛的奇迹纯粹是馋出来的。怪不得上乱毛的钩的鱼都如此之大。问题是,这里的溪流浅得不到1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鱼出没呢?
    “你还是挺厉害的,能准确预测出这里的水里长着多大的鱼。如果只有小鱼,你的陷阱岂不是就全都白放了。”我崇拜地说。
    “还有这个问题啊!”乱毛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只是隐约觉得,捕杀小鱼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仅此而已。”他补充道。
    看着乱毛瘪瘪的肚子,我开始有些迷信地相信:大自然有时也会偏袒善良的傻瓜。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9-15 17:46
    作者:松花月亮 时间:2010-09-15 17:51
    92.

    一切归于安静,我却有点睡不着了。浑身骨头疼得要命,特别是有旧伤的右腿,似乎每活动一下,膝关节都会嘎嘎作响。在吊床上左躺右躺也不舒服,我决定去偷偷瞧瞧我们捕到的大鱼。
    嗯,我就是亲眼看看,摸一摸,绝对不偷吃。

    摇摇晃晃爬下吊床,脚下好像踩在云彩上。我得意地想着:幸好面前几乎是一片漆黑的,否则我一定感觉头晕目眩。身边的鼾声此起彼伏,我踮起脚,试图以比美洲豹更轻盈的脚步向河边走去。
    还没走出五步路,突然间,刺耳的铃声大作。铃声?还没明白过怎么回事儿,我就被脚下的什么东西狠狠地绊了一下,接连踉跄了好几步才跪在地上。就这一跪可好,手掌恰巧拄到了一堆尖利的树枝里,疼得我差点没叫出声来。不远处,铃声还兀自响个不停。我晕晕沉沉的脑袋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是机械地向绊了我的东西伸手摸索过去:冰凉的,长长的,在夜色的微光中慢慢摇晃。。。难道是毒蛇?我惊出一身冷汗。
    不对,它为什么悬在半空中?
    我挣扎着从树枝堆里站起,使劲儿晃晃脑袋,试图明白自己到底是身处现实还是梦境。突然间,一双大手把我的脸掐住了。
    “唉,你啊。”是乱毛的叹气声。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他先是压低着声音“嘿嘿,嘿嘿”,继而忍不住“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我捂着生疼的手,一脸委屈地瞪着他。

    原来,捕到大鱼之后,乱毛在营地附近设了防范美洲豹的一个机关。用乱毛的话讲,"The Kitty Loves the Fishy."(猫爱吃鱼,参见电影马达加斯加的对白)。美洲豹可能不会刻意地攻击人类,但面对这么大一条鱼,可就难说了:以我们在林中这几天的经历来看,主要可吃的东西都是植物和果实,动物不是没有,但大多是机敏的啮齿类,在雨林中躲得飞快。美洲豹虽然是丛林的王族,也未必比我们肚子更饱些。晚上它一定会上河边喝水,若是遇到了这条大鱼,不动什么坏心眼才怪呢。
    肚子永远处于半饥饿状态的乱毛此刻正如英雄一般誓死保护着这条难得的猎物。他把我们的二十米救生绳松松地拴在树上,在营地附近围起了一个半圈,又把我的防熊铃拴在了绳子上。这样一来,当美洲豹接近的时候,首先会触碰到绳子,继而撞响铃铛,美洲豹惊觉要逃走的时候,一转身便会扎进荆棘丛里。剧痛会让它更加害怕,顾不上抢鱼就溜掉了。
    乱毛的设计听起来合情合理,并且非常聪明,--如果不考虑我就是那只可怜的美洲豹的话。
    “那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呀。”我委屈地埋怨着。
    “我已经告诉安东尼奥他们了。谁知道你带着病还坚持半夜偷鱼吃呢?”
    “带病。。。坚持。。。”我彻底无语。
    “还好我没把机关彻底做完。本来我打算在树枝中再放点剃刀草。。。”
    好血腥,我万分庆幸。
    “我还打算把绳子下面做一个活套来的。。。”
    我开始想象自己一只脚被绳子拴住倒挂在树上的样子。
    “那条鱼到底在哪儿?”
    乱毛神秘一笑,伸手向上一指:“就在你的头上。”
    我抬头望去,一条巨大的黑影拴在高高的树上,微微摇晃。“你特意爬树把它挂上去的?”
    乱毛微微颔首,露出英雄接见崇拜者一般亲切而伟大的微笑。
    “安东尼奥。。。”我吞吞吐吐地说,“没拦着你吗?”
    “他。。。说我。。。疯了。”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页码:
  •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