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电子工程师刘某
  • 来自:天涯-旅游休闲 前往来源
  • 【活跃37天 / 跨度118天】
  • 开贴:2017-12-11 11:53
  • 更新:2018-04-08 21:53
  • 阅读:1051417 回复:2408 楼主:507
  • 字数:约200千字
  • 图片:407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高寒部落】有时遇见熊--藏地荒野故事:狼群、熊、毒虫、营地奇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7-12-11 11:53
    你有一个朋友,在雪山过着另一种生活……

    这个超长帖,是我辞职之后,在藏地生活7年的一个总结。希望大家知道,还有另一种生活存在。

    ——刘杰文



    日出

    有一天夜里,风声太大,实在睡不着,我坐在火边磨刀。

    一个人在荒野,已经四十多天了,大部分时间,我都在为生存搏斗,背水、砍柴、防野兽,搞得身心疲惫。一边磨刀,我一边想,要不搬回营地住?也许那里还有人,不用睡到半夜“闻风而动”,总感觉有狼隔着帐篷在闻我的呼吸。




    一会儿躺进帐篷,一会儿出来添柴火,迷迷糊糊搞到清晨。

    天还没亮,我看到这样一幅画面:雪山已经现身,正在慢慢聚光,感觉拿火把就能照亮,但是没有,它把光都吸走了。风声还很大,杜鹃林起起伏伏,像有人在拉巨大的风琴。




    天空开始发蓝,从冰川下面升起云,漫了上来。随着晨光的到来,鸟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直到看到,鸟群掠过丛林,飞上了悬崖。眼前的雪山,一开始还头顶旗云,穿着宽大的云大衣,接着山顶、冰脊,披起一层光芒。当云海漫到半山腰,神山一下打开了上半身,是一个天神般的存在,清冷、壮美、巍然不动。



    我没有呼喊,张着嘴巴,看着他。

    这是日出的那一刻,是自古以来亿万个日出之一,是我在雪山的二千多个日出之一,仿佛他在茫茫云海之中,感受到了我的祈祷,拨开白云,现身人间。

    我有一种冲动,好想踏过云海,投入到他怀中去。那一刻,人与神山之间,有种神秘又真诚的交流。你感觉,光影才是现实,而云朵、花海,不过是用来反映光影的陪衬。

    看着看着,心里凉凉的,忘了自己的处境。那时我想,不会有事。日出了,我不会有事,沿着山路,走了很久。

    切身的美景,切身的体验,需要等待。当你对憧憬过于急切,痛苦就会从心底升起。有朋友问我,你怎么可以在山上待那么久?因为我习惯了回忆,只要学会了回忆,就不再那么孤独,哪怕只有一瞬的美景,我也能凭回忆在荒野中独处很久。



    我的这些回忆,是从2009年6月3日 开始的。
    在梅里雪山,我偶遇一个藏族兄弟。他带我去虫草营地,翻山途中,突然遇到一头大黑熊。



    山民们相信,冒着生命危险,从熊掌之下,挖出来的山货,才是最珍贵的。正所谓,“要取珍品,必向险行”。神山之下,野鹿奔跑,狼群出没,没了人类的荒野,是另一种的丰饶。

    翻山、打猎、挖虫草、采松茸、摘雪莲……我辞掉工作,走进神山,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我交往了很多人,从猎人到工匠,从高僧活佛到餐厅服务员,从回族老大到藏家老奶奶,总体说来,他们不拘小节,情感热烈,永不消沉和沮丧,生动的表情里有着不可思议的色彩,回想起来不由发出惊叹。这是对人的惊叹。

    也是日出的一种,能给人力量。



    不知不觉,我在雪山已经生活了七八年。有天采药回来,坐草地上聊天。藏族兄弟问我,你为什么来这里?我说,我喜欢这里,选择了这种生活。他不明白,怎么过日子还要去选的啊。生活是活出来的,不是要选出来的。



    我忽然明白,旅行不是观光,看过就算了,旅行是生活,走到哪里都在生活当中。在生活中,他们带我去了更高、更远、更险的地方。这些经历、这些故事,是我过去在公司上班不敢想的。荒野中的日子,有艰辛,也有奇遇。我所能做的,只是活下来,去听、去看、去感受,把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




    刘杰文
    2017年 于梅里雪山

    目录

    有时遇见熊——藏地荒野故事
    一个人的秘境,荒野生活49天
    狼群

    水源
    祈祷
    中毒自救
    重返荒野
    寻访修行者
    梅里腹地
    山野纵横
    营地奇遇
    藏家旧饰
    藏刀
    藏饰
    佛珠
    梅里转山
    藏地奇人
    玛咖老板
    虫草老大
    高山科考队
    藏家新年
    杀猪节
    迎神节
    新年法事
    山中生活已七年
    我在雪山等你



    作者: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7-12-11 12:09
    一个人的秘境,荒野生活49天
    狼群
    2013年5月,我睡在帐篷里,冻得直咳嗽。
    太挤了,一顶帆布帐篷,男男女女,横竖睡了七八个人。尼玛抱着我,胡子扎在我脸上,不时跨上来一条大腿。挖虫草太累了,他嘟着嘴,睡得像个孩子。
    我是真不忍心打扰他,但康巴汉子的大腿实在太沉,我本来就呼吸不畅,咳得往外崩。尼玛感受到了,嘟囔一声,抱到另一边去了。
    横竖睡不着,我摸出手机,才二点多,离天亮还有段时间,干脆看会儿书吧。
    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杂乱无章,响了一会儿,又奔走了。我想,它们大概太冷了,在运动中取暖吧。声音越来越急,我也没在意。
    起码过了半个小时,尼玛突然坐了起来。我拿手机照过去,见他张着嘴,在一脸惊讶中倾听着什么。
    坏了,他说,咬掉了嘎。他打开手电,起身穿衣服,并踢醒了另一边的平措。
    是狼吗?我问。
    是咯,“哦嘘,哦嘘“,他一边穿鞋,一边喊”哦嘘“。他在呼唤骡子。一手提刀,一手拿手电,冲了出去,“哦嘘”声更大了。
    我本来就没脱裤子,披上一件军大衣,赶紧跟了出去。一出去,就看到一条大伤口,骡子后腿上挂着肉,鲜血染红了整条腿。手电打在伤口上,骡子颤抖着,一蹬腿,涌出更多血。尼玛蹲着查看,丝丝地吸气,心疼不已。
    一共咬了三匹,其中一匹白马伤得最重,发出呲呲声,四脚支撑不住身体,屁股直往后掉。


    狼在哪儿呢,我提着手电,想去帐篷后面看看。
    别去,尼玛喊,一二头不止的嘎!意思是,干这事儿的不是一二匹狼,而是狼群。我拿手电扫了扫,灯光立刻被云层吸走,大山更显磅礴,幽深莫测。
    好久?尼玛问。
    什么好久?
    动动动,骡子动了好久?
    哦,我说,早就听到了,有半个小时了,以为在取暖。怕他听不懂,我补充道,我以为它们太冷了,在跑步呢。
    尼玛给我一根烟,没再说什么,神色凝重。唉,都怪我经验太少,怎么就没听出来呢,刚才骡子是在呼救啊。骡子很聪明,夜里在草坝上吃草,受到狼群围攻,就一边蹬腿,一边跑回营地。在它们求救的时刻,却碰到我在看书。我问尼玛,你是怎么听出来的?
    呼呼,尼玛呲牙吐气:在哭,骡子在哭哩!
    这里是“崖就”营地,海拔4300多米。
    崖就,藏语的意思是,在悬崖的下面。它面朝云海,背靠悬崖,左面竖起一座千沟万壑的雪山;右边是一条深谷,直通滇藏交界的一排雪峰——翻过去就是西藏。这里的云海,是从大森林中蒸上来的,顷刻之间,山头变小岛,浮于白云之上。


    六年前,就是在这个营地,他们遭到过狼群攻击。
    那是个松茸季节,尼玛和平措带了五头骡子,打算翻山进藏,去山那边收菌子(松茸)。爬到这里,决定休整一晚。
    傍晚,突然听到嘶鸣,尼玛率先爬上山坡,一看,大吃一惊。
    狼群正在追咬骡子。


    那场面如何,尼玛大哥汉语有限,说不太清,时隔六年了,说起这事还急得扔石头。追追追,这里追那里追,扑上去,不松口的,骡子拖着嘴跑。他掀开自己的大腿:扯下好多肉哩。
    多少,我问,狼有多少?
    二三十只有了吧。
    骡子也不傻,再怎么围咬,就是不上山,一旦被围上去,只有死路一条。它们想冲回营地,却被狼堵住,切断了后路。尼玛有枪,一边喊人,一边放枪。谁知狼群听到枪声,瞬间分成两队,一队继续围剿,另一队朝人扑了过来。
    一般来说,狼怕枪,枪声有震慑作用,尤其那股弹药味,狼特别厌恶,避之不及。所以他们上山都带鞭炮,没事放几炮,意思是:听到了吗,闻到了吧,我们有枪。可这次不同,狼群啊,咬红了眼,到嘴的食物,管你有没有枪。
    边打边退,竟然被狼围进了木屋。还好,人分散了狼群,有2头骡子拼命突围,逃了出来,其它3头就惨了,仍在一片撕咬声中。
    一头骡子,价值七八千,每头都有自己的名字,藏族朋友把它们当亲人看待。总不能亲人被咬,见死不救吧。再说了,在山谷中垂死挣扎的,有2头是别人家的。不为别的,为了有个交代,尼玛上足火药,第一个冲了出去。平措也豁出去了,紧跟其后,冲向了狼群。
    好勇敢,我赞叹。
    唉嘛嘛,尼玛却说,赶狗一样。
    他们带的是那种土制散弹枪,远距离无法瞄准,但近距离喷射,一扣扳机,一小棵树没了半边。对着打,威力巨大,在勇猛的枪声中,狼群终于被冲散,可也只救出了1头,那2头倒在血泊中,已经露出了肋骨。更不公的是,惨死的这2头,全是别人家的。
    怎么办,他们的选择竟然是:抬尸体!
    本来不想抬,可尼玛说,一想到人走了,狼还在咬人家的骡子,心里难过。这样做,其实很危险,狼并没走远,等于你要在狼群的注视中,把它们的食物抬走。我听下来,其实还隐含了另一个危险,狼群冒死捕食,都到嘴了,竟然没吃几口,你把食物抬回去,晚上怎么办?
    于是,他们一边抬骡子,一边放鞭炮,我听得笑起来,不是没同情心,因为按我们的习俗,这个场面还挺喜庆。其实呢,疯劲过了,他们干得胆战心惊。
    把骡子抬回来,草草吃点东西,开始加固木屋,堵死漏洞,并准备大量柴火。他们给幸存的3头带上护具,护住脖子和后腿,再装足火药,等待狼群。
    等啊等,等过半夜,不见动静。
    事后猜想,狼早就来了,它们在夜色掩护下,悄悄穿过丛林,把木屋围住了。狼,尤其是高山狼,都是围猎高手,它们在等待时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