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dxxy135
  • 来自:天涯-旅游休闲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60天】
  • 开贴:2019-10-14 20:32
  • 更新:2019-12-14 16:39
  • 阅读:10371 回复:259 楼主:224
  • 字数:约61千字
  • 图片:217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贝加尔湖的水,你眼中的泪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页码:
  • 作者:dxxy135 时间:2019-12-11 20:15



    餐厅装修中式风格,档次不低,进入餐厅,工作人员都是俄罗斯人,没看到有中国人。我们选择了靠窗的一处僻静的位置面对面坐下,夜幕降临,城市灯火闪烁,安吉丽娜接过菜单开始点菜,在点了一个铁板烧牛肉,一个沙拉,还有一个炒菜之后,她停下来,问我想吃什么,我对安吉丽娜说,我无所谓,什么菜都可以,你可以点你爱吃的菜就好了,最后她点了一个汤,还有一份炒饭,点完后,她担心地看着我说,可能有点贵,我安慰她说,不贵,这里物价和中国差不多,算是正常价。我其实还是有点担心,不是担心别的,是担心我身上的卢布万一不够支付的话,不知这里能不能用人民币支付。今天晚上要回家了,卢布剩余不多,原本我打算请她吃饭时在车站附近,那里我相对熟悉些,附近有取款机,现在换到这里来了,我一时之间也无法去取卢布。不过,我想,既然是中餐馆,万一卢布不够,微信,支付宝,银联卡等等总有一样能用上吧?实在不行,我用人民币现金支付也可行吧?最后结账时,其实折合人民币大约130多一点,还好卢布够用,不过,最后登机的时候,我的卢布还剩100左右,刚刚好,否则就尴尬了。 | 246楼 | | | | |
    作者:dxxy135 时间:2019-12-12 20:43
    服务员接单后离开了,此刻,窗外灯火阑珊,室内灯火迷离。安吉丽娜双手托腮,眼角带笑地看着我,我略显尴尬,一时之间语塞。我问她是否要喝点酒?她说她基本不喝酒,那天喝酒是因为恰好遇到不顺心的事。我一想,她还要开车回市区,喝酒还是不合适。当我进一步询问是什么不顺心的事时,她避而不答,我亦不好再问。她转而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出来旅游?从事什么工作?我告诉她,我从事XX工作,每年假期会选择外出。她继续问,每次都是你一个人出来吗?那个是你太太吗?我有点懵,这问题不太明白,我看着她,她似笑非笑,指了指我的手机。原来是我手机动态壁纸上出现了一美女,她以为美女是我太太。她再次打开我手机时,壁纸变成了风景照,无需我解释,她也明白了。不知不觉中,饭菜已经上齐,晚餐开始。她询问我的家庭,感情,孩子等等问题,我无保留地告诉她,在此时此刻,我也无需伪装。她一边听一边插话,一起探讨。话题打开后,她也毫无隐瞒地向我打开心扉。她打开她的手机给我看,背景是她和女儿的合照,她结婚7年了,有两个孩子(我也没明白,女儿已经13岁,先有孩子,后结婚的吗?或是与当地的习俗有关?),夫妻两人开了一家咖啡馆。 | 248楼 | | | | |
    作者:dxxy135 时间:2019-12-14 16:22
    谈及夫妻之间这些年的感情,她是这样表述的:
    这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可我们都在尽力坚持。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邻居之间的关系,我尊敬他是因为他是我孩子的父亲。但最近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和他离婚,我需要的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而不是一个邻居。
    我遇到你那天,你喝了很多酒,哭得很伤心,也是因为感情的事吗?
    不完全是,那天是个例外,我只是喝了很多酒。我在考虑能不能做这个决定(离婚)。我在想,我是否有权摧毁我们的婚姻,让我的孩子失去父亲,其实我丈夫很爱我。我们没有分道扬镳,我们在一起都7年了。我们从不吵架,当我对他说些什么的时候,他总是沉默……
    | 250楼 | | | | |
    作者:dxxy135 时间:2019-12-14 16:39
    她谈了很多,似乎压抑许久的内心,全部在我这个陌生朋友面前释放出来,情绪时而低沉,时而高兴,时而撒娇。谈及未来,她有点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一边担着爱,一边担着怨,爱恨交织,纠结到无力自拔,所以她感觉到累,她想好好歇息一段时间,重新调整自己。我静静地倾听着,间或插话,待她稍许平复后,我告诉她,中国夫妻之间也一样有这些问题,不同的是中国夫妻之间会吵架,会发泄,会排解,吵完之后,情绪得到释放,不会像她这样压抑在心里…… 她听完后,点点头,怔怔地看着我,良久不语。 | 251楼 | | | | |
    作者:dxxy135 时间:2019-12-14 16:39
    窗外,繁星满天,清风吹叶,我轻声告诉她,有机会你来中国吧,我来接待你,也许换一个环境可以调整一下心情。她神色黯然,轻轻地握了下我的手说,时间会证明一切,如果有机会来,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但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心下恻然,感慨地说,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是相遇,第二次相见是分别,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吃饭,也不知以后还是不是有机会一起吃饭了?闻听此言,她眼睛里闪着泪光,低声说到,你就要回去了,明天我也该走了,我明天带孩子去我妹妹那里,我妹妹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也许我会永远呆在那里…… (全文完) | 25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页码: